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脑洞之作】东风

#东风不与周郎便 铜雀春深锁二乔#


我是个小鬼,如果你愿意的话,坐下来听我讲个故事吧。


我在这个阎王爷身边当差少说有个十多二十年了,记得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我见到了这位看似平凡却又不平凡的阎王爷。


地府一个阎王?别闹,地府这么大,阎王可多了。


我面前的这位,在年会上一向是低调行事的,但这也掩盖不了他年年都受表彰的光环。


他没拿我着小身板去喂那河中冤魂已是不错的了,我跪在地上直哆嗦。就听他淡淡说了声起来,我身体不受控制的自动站起来。他能控制我。


“我缺个小鬼当下手,就让上头派人来,没想到派了个这么胆小的,这以后怎么做事。”


我听了这话更是惊出一身冷汗,我可不想被那饿鬼生吞活剥了去。


“大人……我能做很多事情的,千万别把我扔出去啊!”


历届阎王和孟婆一族一样,没有泪腺,没有情感,所以听着他们说话心里永远都是直发冷的。再加上他天生长着一副好容貌,练得一手好本事,我又怎么敢闹。


我尽心尽力的工作着,毕竟这工作也适合我干。


这位可不像别的阎王爷开口就先呵斥一句为快,他有自己的方法。


他不急,叫我引那鬼魂退到后殿休息休息,再端碗茶水给他喝。等他想定他们的罪了,想让他们投胎了,就瞅一眼鬼魂生前的记忆,喊他们去问话。


问什么?问你投胎想投成什么。


有的鬼魂想投成生前最想念的一样东西,有的鬼魂想投成他爱的东西,想的最多的还是想投胎成人。


我想…他们可能还没过够人的生活吧。


阎王爷只做些重要的笔录,其余的都叫我用笔记着,偶尔有些我听过的名将前来转世,他也会向我问些凡俗世事。他从不沾染那些,问完我点个头也就忘了。他过的清闲,我也喜欢这样的生活。


说起我的前世,不免有些失落,本是一名大家闺秀,却被劫匪抢劫杀人抛尸。平生也没干什么坏事,不然怎么会谋得这么好一差事。


有天,阎王爷常年不变的眼神有了点波动,他眯着眼睛看着生死簿,用一种好像要出事的语气说了句:“小鬼,备好笔墨,有位大人物要来了。”


他刚刚说完,殿门被推开,进来一个魁梧身躯的男人。我看呆了,那人不是什么强盗匪痞,不是奸诈小人,他是一代枭雄的孙策


他拖着极其沉重的脚步走到了殿中央。我照例想先请他去后殿休息片刻,阎王爷却站起身招手拦住我。


“不必了,我有话要问。”阎王爷皱着眉头,“阁下,若是让您自行选择投胎,您会投成什么?”


霸王没说话,他的铠甲早已卸下,面庞苍老中透露出一丝哀伤。他久久未说一句话。


他就站着,没有一句话的静静站着。阎王爷让我去外头报信,说他这收了一个恶人,定罪的时间长了些,先叫下一批来。


我那时特别好奇,为什么阎王爷说的出那般的话。再回殿中时孙策不见了。


阎王爷又恢复了他处变不惊的样子,生活也是。


阎王爷告诉我,孙策被安排在一间空屋子里,他必须等他说他的选择。我不止一次的去看他,看他的眼,没有悲哀的眼睛里也看不见光。也对,他是鬼魂啊。


一岁一枯荣,一步一叩首,一停一平川,一世一丰名。


为了他一句话,等了他整整八年,我真觉得奇了。我不止一次的去问阎王爷原因,他就是不肯和我说。


八年后的我,从一个小小的鬼魂,升到了鬼使。我只想留在这个阎王爷身边做事,我只能留在这。


八年后,他终于说话了。


“阎王,我只求化为一阵东风。”


阎王爷答应了,他一步步走向了奈何桥的另一端。


过了很久很久,我不记得过了多久。又来了一个将军,他叫周瑜。他比起孙策要有精神的多,进来的第一句话不是问情况,而是:


“江东故主孙策可有转世?”


阎王爷没回答,我拱了拱手,扯着嗓子回了一句。


“等了八年,投了。”


“快告诉我!投到哪了?!”


我刚要开口,阎王爷拦住我,“将军有遇到什么与风有关的奇事吗?”


他想了想,点了点头。“ 还真有一阵风,而且若不是那一阵突如其来的东风,我的军队就败了。”


阎王爷不说话了,我闭着眼低声回答道:“等了八年……投成一阵东风。”


他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低着头不说话。


他投胎去了,没说要投什么,阎王爷静静的为他做了个决定。


来年春天,见一束桃花开在江畔,有风经过,它摇摆着似乎在挽留。


阎王爷有次年会被我灌醉了,我总算找着机会问他当年的事情了。


“你说过魂魄转世前与转世后等价,可这孙策怎么就投成东风了?”


“那孙策不知是听了谁的话,花了八年去散他的魂魄,留下最后一丝,化为了救命的东风……”


我始终是个小鬼,所以我什么都不懂。地府吹的永远是阴风,不像江畔的风很温暖。阎王爷永远是阎王爷,所以他才会无论多残忍都下得去手。对于他来说,风与风都是一样的,两人选择的是什么,那他们就一定是对等的。



【好渣…】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