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邦信】如履薄冰 第二章(3)

【邦信】《如履薄冰》第二章

『此处高亮』

雷bg或者对邦信高度洁癖的这篇迅速避雷

(3)
 
  张良从书阁中起身离开,远远看见将军韩信步伐匆匆的从长廊中走过,身旁也并无侍卫。
  刚才大王不是留下他有事商谈?这样急匆匆的离开,不知是要他去做什么。他暗暗思索,估摸着韩信也开始被刘邦重用,心里有些欣慰。

  其实那日宴后,是自己主动找上韩信,问他可否有问题未向刘邦提出。他先是惊讶,所以遣散周围人与张良详谈起来。正如张良所言他确有保留的意见未与自家君主交流,只因这个意见有些冒险,他才刚上任实在不敢乱来。

  张良他若不是凭着角书有足够的底气,也是不敢随意与君主提意见,搞不好就是与自己性命开玩笑,这点不能怪韩信。

  他毕竟只是一名客卿,随军打仗之事一定要靠将军,可将军若不能被君王重用,下面的士兵也难管理。

―――――――

  韩信心事重重的围着园子走了又走,神情焦灼得不行而且越来越纠结。

  君主对他做的那般事是什么意思?侮辱?欺压?越想越想不通,总不可能看着后宫三千美人如玉说刘邦喜欢男人?还是说他就只想考验自己?

  想到最后他气急败坏得甩袖进屋,丝毫没注意到外面有人偷看。

  “你们说将军回府后为什么总围着书房前的花圃转啊?”

  “有烦心事咯?”
 
  “不会是喜欢谁家姑娘了吧?诶听说下次集会马上就要开了,你说将军会去吗?”

  “可能就是害了相思病吧,而且,战争都打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稳定了下来谁不会想要找位贤淑的妻子?”

  两仆人躲在一丛叶后看了将军很久,她们眼中韩信那样就像是得了哪家女子喜欢,开心的停不下来。盯得有些久了,韩信都已离开,她们也感觉掌事要来找了才迅速走远。只是韩信因情而心乱就这么被传了出去,甚至都传到了府外一些人耳朵里。

  萧何听闻此事直谈有意思,韩信这才封将就想着美人,不知是谁家女子如此吸引人?他算算手上要事已完,也有些日子没与韩信聊天,带着家中藏酒去找韩信闲谈。

  听闻萧何要来府上的韩信也是轻松,好不容易有人来分解心情,虽然此事不能说但喝酒舒缓舒缓倒也不是不可,立刻就吩咐下人准备酒宴去。

  为了避免下人听见,宴没设多大,在园中亭台处摆上酒席足够两人畅谈而已。

  “几日不见相国忙于后勤辛苦,在下先敬一杯。”韩信将酒斟满,一口饮下。

  “我是无所谓,这打仗的妙计是将军与君主提出来的,我所做的不过打理而已。”他这话倒也说得韩信心头,无奈苦笑一番。

  “相国不必客气,我能如此还是多谢您与夏侯的提点。而且这次的计谋并非我有意献上,这献上计谋后发生的事也让我颇为纠结啊。”酒水入喉三分话题就扯开了谈,他总算是能把这事稍微放下些。

  “相国,我先问问你,大王应该是喜欢女子的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以为大王喜欢男人?”萧何疑惑,又说到:“大王的后宫有那么多佳丽,你若要送女人去大王身边还是免了吧。”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得到萧何答案的韩信松了一口气。

  “呵呵……其实我这次来找你聊天是听闻了一个传言。外面都传,君主见将军年轻有才,唤来女怜等等绝色,其中一位让将军一见钟情,回家之后思之若狂啊。韩将军与我老实说,你可是有了心上人?”萧何微眯的眼角微红,他这人喝酒就要漏出来点颜色,不过在烛光与月光下还不至于那么明显。

  韩信听完愣了愣,莫名其妙道:“这是谁传出来的?”
  “你看看你还装傻,你往街上酒馆一钻,谁都在说你这事呢。”

  他更疑惑了,本来刘邦做的那等事情就让他头疼,现在怎么又出了这等讹人之说,忙叫住还要说的萧何道:“这事情根本就没有,我韩信心中远程未到,怎么会贪恋美色。”

  “唉,本来想如果你要真喜欢就去找大王,让那女子做庶出先陪着你,日后找一正门大户家的女儿也不迟。哪晓得你这是个讹传?”
 
  韩信也无奈,可他堵不住悠悠之口。萧何摇头,道:“不说了,既然你不愿说,那就先多喝几杯,开解开解心绪。”

  “好。”

————————

  刘邦身侧卧一美人,眉似远山目如漆,平日里极受宠。今日不知如何却不能让刘邦有所动容。

  “大王……您今日是怎么了?理都不理妾身一下。”

  她总是乖巧干净的样子,刘邦抚上美人脸庞,年轻白皙的皮肤能让很多人垂涎三尺。可他却又想起那日自己附在韩信耳边看到的那般相似,眉头一抽,莫名想扇自己一巴掌。

  “不该问的别问。”他特别郁闷,酒是一杯又一杯直到醉意绵绵,女人果断换了话题,不断地调笑着,她虽不解帝王心之所想,但这也不是她该想的,她要做的只有服侍好眼前人换来自己在宫中的一切。

  “你告诉我,如果要你在长生和与我在一起享乐中选择一个,你会选哪一个?”他一把揽过女子,挑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让她没办法逃开。

  女人乖巧的样子像一只逆来顺受的雀鸟,没有丝毫挣扎,“妾身只愿君心常伴,夜夜与您享乐。”

  得到答案的那个人仿佛很满意的样子,俯身压下。
  与其期盼奢望长生,还不如贪图此刻享乐,利益为王,死虽然可怕但好歹还愉快的活了这么久啊。
  但他似乎越来越喜欢那种年轻的感觉了。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