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邦信】如履薄冰(史向中篇)第二章(2)

【邦信】如履薄冰第二章

(2)

  刘邦还在殿中处理政务,韩信也未离开。这次带队偷袭之事被交给了别人,未免道路不清楚迷失方向,韩信让人请了一些山野农人前来带路,其余事情还在商讨。

  刘邦的眼神总无意识落在韩信身上。

封大将军已有些日子,他听萧何说,韩信是心志高远、脾性高傲,虽晚自己20多岁,但志向却不输其他人。

  刘邦想起自己年少时,对后世一概不知,却也曾看过秦王政浩荡车马发出“大丈夫应是如此”的这般感叹。

  一晃多年,如今自己的身体却开始有走下坡路的迹象,真是岁月不饶人。他感概,心里某种想法却越发深刻。

  都说如今已死的秦王政想要练出长生不老的仙丹,反倒被仙丹害死。人越老身体就越虚弱,那样的肉体如果能为自己驱使该要多好。征服,不就能证明一些东西?

  这个想法越来越深刻,他唇角勾起一抹笑。从书笺中摆出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对下面的人说道:“韩卿留着,其余人退下,我与你有话相谈。”

   听闻此言,周围人等迅速退下,韩信放下手上的书笺起身。
  “大王……要与臣相谈何事?”

  “你到我身边来。”
  韩信放下腰上佩剑,走到刘邦身边,那人让其坐到侧面,他心有疑惑,不过因是君王旨意也照做了。

  一臂距离间,刘邦越能仔细看着韩信的脸庞,静比文人的模样,又带着强者的气质。在他的眼睛里似有似无的带着对刘邦的谨慎,刘邦皱眉,“韩卿可是怕我?”

  “臣……只对大王有敬意罢了。”

  “敬意?那你便把眼睛闭上,不许你睁开就不能睁开。”

  刘邦的话让韩信大为不解,不是说有事情要说,怎么又要他闭上眼睛?况且看刘邦面没有一丝严肃,越想越是在耍自己。
 
  “大王不是说有事情要与臣谈吗?若没事还请让臣去处理事务。”

  “你的意思是要违抗我的话?事情我稍后会跟你说。”

  他无奈地闭上双眼,心中警惕更深。

  刘邦悄悄站起身,绕到韩信身后,一下子将韩信用来绑发的绳子拉开,红发一下子散下来披在韩信背后。

  “大王!?”突然被解开头发的韩信像一头受惊的鹿,差点就要睁开眼站起身来。刘邦一手按在他的肩头,“别动,韩将军的头发束得如此紧,我心疼你给你解开罢了。”

  他得了便宜还卖乖,强忍笑意的走到韩信正面,手直接拉开衣领,漏出里面的皮肤来。

  韩信抖了一下,想说话但咬牙忍住了。客卿张良曾与他说过,刘邦本性顽劣,忤逆他的意思得不到一丝好处还会落得个很惨的下场,等他兴头过了自然就会放了自己。

  刘邦好奇为什么韩信被这样动手动脚还没说一句话,手却得寸进尺得把那一寸地方越拉越开,直到漏出腹肌,他手指划过惹得韩信痒了才忍受不住开了口叫了一句大王。

  他还笑应道:“韩卿喊我可有何事?”

  韩信心里暗骂刘邦祖宗,嘴上却恭敬道:“大王为何要解开臣衣衫?”

  “因为……”刘邦凑到韩信耳边吐着气,惹得他面红耳赤,他心想如果刘邦再干什么他说什么都不会忍了。

  正当刘邦没了什么动作,他想睁开点眼睛瞧瞧的时候,自己的嘴唇挨上了什么。他吓得猛地睁眼,虽然还未适应过来,但他看到刘邦面色带红急忙扭头的样子。

  “韩信你穿好衣服退下吧,本王还有事要处理。”他还没开口说任何,刘邦已站起身离开。

  “这刘邦脑子里想着什么?还有刚才什么碰了我的嘴巴?”韩信一边迅速穿衣束发一边困惑不解,三两下整理完衣服他推门离去。
  听到外面的静下来刘邦暗自松了一口气,其实韩信疑惑的这个问题刘邦自己都不知道,他靠在后殿塌上,恍惚的回想自己所做的事。

  “我为什么要亲他?”手指摁在自己嘴唇上,刚才一举一动刘邦都还深深记着,包括韩信羞红的脸颊和嘴唇的温热。

  他有些经受不住,抱着脑袋深呼吸想忘掉刚才的场景,可越这样越难受。自己骂了一句,走出去唤来下人备车。他要去寻些别处的乐子来冲淡刚才的事情。

【生病真的超难受……】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