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邦信】如履薄冰(史向中篇)第二章(1)

【邦信】如履薄冰

第二章 主战疆场

(1)

  刘邦心情稍好,喝酒作乐歌舞笙箫。已向自己辞别的张良却也坐席中。
 
  “子房愿多呆些日子了?”刘邦举起手中酒樽,笑向那人邀酒。

  “不过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张良不善饮酒,只举杯回礼饮尽杯中琼浆就不再动杯。

  一旁韩信的视线本无意扫过张良那边,却见那人看着自己,眼神中三分冷淡七分傲骨。与周遭一众完全不同的神情让他好奇得去问萧何,那位能让刘邦有些敬意对待的人是哪位。

  萧何已衣袖遮脸,低声对韩信说道:“此人……与君主有恩义之情,又精通兵法,他看着你可能是在想你的能力到底如何。”

  “这样……”萧何已坐回原样,感觉自己再问也有些不好意思,韩信缩回自己还想打听事的念头。刚想举杯向一人敬去,却见刘邦也望向自己,眉头一抽心里有点疑惑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事。

  “韩卿,今日在坐的诸位中你觉得谁才是最会用计之人?”起先韩信已向刘邦祝酒过一次,二人开口对谈也不算尴尬。一众舞者退下,堂中空阔了些,底下似有人窃窃私语,不知谈何。

  周围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聚集在韩信这个点上,谁都期待得到夸赞,这种神情写在脸上,可也独张良一人不动声色。

  “臣不敢胡乱定论,但臣知用计之人再强势,也要用对方向。”腰间佩剑置于身旁,他看了一眼。他善弄枪,就好似他善带兵一般,可要他谋策长计便是才不对点虽能硬撑却完全不精通。

  更何况此时席上坐着的哪一位都是自己以后要接触的人,多嘴一句毁了关系才是不妙。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刘邦故意而为,自己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既然韩信你不愿说,那我也不强求了。今日兴致正高,切莫停杯!”说着刘邦举樽又是一杯,台下气氛这才缓和,又像刚才一般欢笑起来。 仿佛小孩得了便宜还卖乖一样,刘邦又是多与韩信聊笑几句。

  第二日朝上,刘邦还有些散漫,韩信在一旁愁眉不展。张良看出他的忌惮,站出道:” 臣虽说辞去,但还有些事情要与陛下相谈。”

  “何事?子房且讲。”

  张良摇头,望向韩信那边道:“此事由韩将军来诉才好,臣不过只是给予韩将军一些启发而以。”
 
  “哦?那就请将军讲讲到底是何事吧。”听到韩信的名字,刘邦总莫名激动,新鲜感?不似。

  韩信上前答道:“昨日宴席后,臣与相国、军师商谈了一番。军师此前送君主至汉中建都,沿路烧尽栈道。所谓栈道,是悬崖峭壁的险要地方架起的道路。奇险之地也是锁喉命脉,我们自断去路,料我无东归之意。但昨日臣想起一件小事,现下三秦防守严密,若我军明面修复栈道,暗面绕开雍王章邯在陈仓的防御,派人将精兵带往关中偷袭。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打下陈仓,便能稳于关中,开创大业!”

  这件小事也确实挺小,不过是幼时韩信家中贫穷如洗,食不果腹时他就会去林中用食捕些鸟雀野味,当时感觉再平常不过的声东击西事情现在这样用让他自己有些想笑。

  刘邦想起当日入汉中时,见栈道被毁,一众士兵都是一副苦不堪言的神色,他自己也是痛恨不已。虽然萧何也劝自己忍一时而成大事,但忍而不动,一动便要震慑天下。此时以三年都难复的五百里栈道,遮众人心智,麻痹陈仓守军,正是时机。

  “此计甚好,韩卿当真是我至宝。”刘邦挥手迅速布置下指挥,命樊哙带一万人前往修理栈道,假令一个月修好。命令下去军中很多人都激动不已,他们当时以为再也不会东归,念叨我等生为关中人,死作褒中鬼,各各心灰意冷。如今修复栈道的喜悦传遍,每个人都激动万分。

  殊不知,一支精锐已翻山越岭没入关中。

【未完待续】

【说了周更就是周更,即使真肝痛也要写完。顺便问问想吃什么cp的肉,我终于有空能动笔了,没有回答我就写邦信r18了,现代设定。】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