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邦信】如履薄冰(中篇史向) 第一章(3)

【邦信】《如履薄冰》 第一章

(拜将部分参考《六韬·立将》与《西汉演义》,部分文言文乃本人加入思考自翻,不对等历史。)

(3)

   拜将,既要修拜将坛,坛高三丈;阔二十四丈。刘邦把一切都交由萧何处理,准备都很迅速。只是刘邦心里总有些郁闷,拜大将后便要将他的军权完全交出,手上无权,心中无底。对于韩信他又没有多大信任,实在不爽。

  “君主唤臣来有何事?”也许是太过执着,他忘了被自己叫来却又晾在一边的张良。

  提起张良,刘邦心里总有那么一丝莫名的情绪,不过只因韩王一句命令,他便保得自己出龙潭入虎穴而不伤。有智有谋,而且还总能在关键时刻警醒自己,人才难得,才更能体现出他的价值。

  他眼角余光扫过那人平静如古波一般的脸庞,道:“也并没有多大事情,不过就是想问问你怎么抓牢一个人罢了。这问题我可不敢跟萧何说,他听了免不了要说几句,对你可就不同了。”

  “我与萧何兄皆是谋士,为君主谋略,并无差别。”张良猜不透刘邦所想,只能半猜测的说道:“人心所属于感情,抓牢一个人,或许将那人的感情抓住便可。”

  “你说的当真?只要我抓牢一个人的感情,是谁都不会逃走吗?”刘邦还有些疑惑的问道,他怕张良只不过在糊弄他。抓住感情这就是要他去和那人亲近,难道不能用权力?

  “……是。”虽然很不情愿,但答案确实没错,张良眉心微皱,古有美人心计诱君王毁江山,抓牢的可不就是感情?这让他有些后怕,虽然他清楚刘邦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希望这江山再次易主“不知您是否见过薄冰的河川?”

  “突然提这个作何?我问的问题与冰川又有何关系?”刘邦不解。

  “冰层以下是暗藏玄机的江流,谁都不能保证会不会死在河中。您要抓牢一个人的感情,就好比于在薄冰上行走。如果一不留神就可能坠入河中,生死由命……臣话已至此,只是希望君主不要让自己陷入不复之地的好。”

  刘邦挥挥手道:“我知道的,你是担心我过头弄个鱼死网破吧。那种事才不会出现在我身上呢,子房多心了。”他觉得自己做事很有把握,至少以自己为中心自己绝不会死便是了。

  “君主,子房离开韩国已有时日,敢问是否能让臣回到自己的家去?”张良只等刘邦心满意足才把自己的请求说出口,天下已定,他自然要回去侍奉自己原本的君主韩王成。

  “呵呵,这天下谁能拦住有志有才的谋士呢?”刘邦遗憾此人不是自己部下,不过念在他的恩情之上,他也不会亏待了张良。赏了些金银做本金,再说些话便让张良退下了。

  其实他已经很累了,撑着脑袋靠在锦枕边,闭眼衡量得失。桌上摆着的茶水已凉,自从被那“莽夫”项羽糊弄到这巴蜀之地,刘邦就没有一日不想攻回汉中。那压制自己的三人,颇让他气愤。他真不敢相信韩信,就像张良所述,他在薄冰上行走,或许赌上了韩信这枚棋子就能救他一命。
  谁知道其他人会不会来杀他,君王的命都在刀尖上悬着。

  “韩信……我是否要赌你这一把……”

  张良退下许久,刘邦手下将领灌婴踏入殿内。
  “君主,坛已建好,可择一吉日拜将。”灌婴平日以骁勇著称,他带兵南征北战杀敌无数。近日自家君主要拜大将军,他也是好奇这位日后三军之首到底是何模样。
  “传萧何来商议此事。”片刻,丞相道,刘邦早恢复成平常小有些不正经的样子,哪里看得出之前的疲惫。
 
  商议完毕吉日已定,汉王与百官戒斋三日,并昭告百姓,肃清御路,伺候拜将,各衙门不判押,不动刑,不宰牲,不饮酒,不茹荤。萧何已做完全准备,他期待许久的事情即将做成,说不兴奋那是假的。
  如期,刘邦黑衣盛装上车碾,至相国府接上韩信。
 
  韩信今日的红发比平日更要整齐几分,藏不住的英气从眉眼流露出来,完全不负他那好皮囊。说起此事,他想起以前自己偶然参加了一次游玩集会,不过是反手抓住一名贼人。腰垮剑执拗的样子竟引不少暮春少女的倾心。
  感觉自己有些分神,韩信咬咬舌尖凝神。眼睛瞄了瞄窗外,已出西门。初闻自己要拜大将,他都有些紧张。三军皆惊,一些人有些讨好他的意味更是让他惶恐。
  而今见香雾漫街,两边旗幡映日,雷鼓通天,文臣峨冠博带列左而行,武将顶盔贯甲随右而进,他哪有心思想那么多,怀中充斥豪情,只想赶紧一战立新威。

  刘邦同他并百官行至坛所,坛中人着黄衣,与东南北三方各一色。诸将面色凝重,肃静恭听行礼。一路香风,坛分三层,引礼官带韩信上之第一坛。

  夏侯婴见来者,心稍稍放松些许。自己看重韩信,皆是为了日后做足打算。他面向西,韩信面北,太史官神情高昂,大声宣读祝词。读罢,夏侯婴双手捧弓矢道:“汉王有命,用锡弓矢,俾将征伐。”韩信跪下双手礼受,授与左右牙将,左执弓,右执矢,韩信中立。

  引礼官复领韩信上第二层,丞相萧何在这层。韩信欣喜的看着这位提点自己好几次的人,双拳不自觉地握紧,同上韩信依旧向北,萧何向西。祝文毕,萧何捧鈇钺说道:“汉王有命,赐将军鈇钺。从今以后,奉天征讨,诛此无道,为民除害为天下造福!”
◇◇◇◇◇

  一边金鼓震天豪气雄发,一边张良正和属下商量,将刘邦所赏之物悉数赠于项羽叔父项伯。项伯与张良乃故交,他很清楚此人贪财之心,见利忘义的举动更是心知肚明。他要赠送这些金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项伯去劝项羽再为刘邦加封汉中地区。

  韩信成了破楚大将军,国土无双,人中豪杰。刘邦捧着虎符玉节、金印宝剑,面色严肃地交到韩信手中。
  “韩卿,看到敌人虚弱的时候就立刻前进攻击,否则就停止行动。你一定不要仗着我军人多就轻视敌人,不要接受任命责任重大就一味拼死硬干。不要因高人一等而轻贱别人,不要因为独自的见解而违背众人。不要以为辩论取胜一方就一定是对的。要与士卒同甘共苦,与三军同食冷暖,这样士卒一定臣服你,没有不为你效力之人。”

  韩信拜谢,其实他对于刘邦的事情早有耳闻,心里盘算跳打得不比他少。他跪着对面南而坐的刘邦道:“臣听闻国事不可受外部干预,作战不能由君主在朝廷遥控指挥。将军在外,君主不能干预。这话不假,但臣还听闻有异心不可侍奉君主,就像犹豫寡断不能击败敌人一样。臣希望君主能听信我以上之言,我即已奉命执掌军事大权,不获胜绝不生还。但若君主不允,臣不敢担此重任,不敢报君主提点之恩。”

  和那么多人谈条件,这次却是被韩信一刀切中要点,刘邦忍不住笑了。韩信这般模样让他感到新奇,原本对于萧何他们这些老朋友,谁都知心知底却不结疤,这样的局势就让韩信给打破了,他实在忍俊不禁。
  “不就是想要我信任你?扯那么多做什么呢?”刘邦笑抿嘴角,盯着韩信直发毛。

  “是……所以君主您答应吗?”

  “哈哈!韩卿你真是太有趣了。”刘邦向跪着的韩信伸手, 双眸对视间他站起将韩信拉起身。“你这样要我怎么会不答应你的请求呢?记住了,我只要你能破了楚地,我绝不干预你分毫!”

【未完待续】

○<——<
一个表情代表一切,2000+更新你们看的开心就好了。顺便再多嘴一句,文是会改编部分历史的,不要较真……求你了,生病熬夜好累的。
顺便为了防止有人说我蹭热度不要脸,除了刘邦、韩信、王者荣耀、邦信这四个teg,其他的我都不会多打了。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