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信白】真心话:你怎么也是妖!

#练习作#
#梗非原创,架空题材,不喜勿喷#
#本篇重点练笔前4#

1.

  李白和族人不同,他最爱人类。

  于是年轻的少年偷偷摸摸的溜到族长房里,想偷走打开青丘结界的钥匙时被抓了个正着。

  族长也不是第一次抓他了,并且因为抓得次数多了,已经摸透了这小子的套路。

  “所以……你就这么想去人间?”他捋了捋下巴下的胡须,十分质疑得问到。刚被抓个正着的李白耳朵搭着些,显得有些郁闷。

  其实狐族不老不死,族长虽然年长但也完全不用伪装成这幅老模样,他这么做不过是为了增加一些压力罢了。

  “是的……我真的很喜欢和他们交谈,您也知道人间的美妙吧,所以让我下界去吧,这样也不会再在结界里捣乱不是?”李白此刻喜不自胜,从刚才那般怯生生的样子又恢复了回来。

  族长听他这话,怒气上头一折扇敲在这小子后脑勺上,打的李白龇牙咧嘴缩脖子。

  “你也知道你麻烦!调戏别家的小妖就算了,你还去隔壁玄武的地盘找他们的少爷打架,要不是你打赢了,真能活把我气死!”

  “不过……”族长扇面一展思考着,李白见事有转机,又悻悻然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你也是该到下界修炼的时间段了,你个麻烦一走我也能轻松点,不用再担心会出什么岔子了。”

  他听到这话他恨不得撒开腿立刻下界去,但是族长清楚他什么脾气,赶忙拉着他的肩膀。

  “回来回来,事还没说完就跑。”

  “这还能有什么事……?放心我接到命令就会立刻回来的,不会逗留超过百年,更不会……”

  “和这些都无关。”族长扇面合起,此时已然翩翩少年郎一名,墨发青衣眼中带笑,看起来和李白年龄相仿。“你记住,若要长时间呆在一地,一定要幻型,不然你不老、不死定会被当做鬼怪为人所害怕的。”

  李白点点头表示明白了,族长塞给他一颗菩提,接下钥匙的他嬉笑一声一溜烟离开了族长的视线。
 

2.

  韩信下界干什么呢。

  他其实自己也不清楚。首先自己家族中小时候喜欢兴风作雨的大哥回来了,就只是去了趟人间胡闹一下,却莫名认识了很多事情。居然把一个从前的混世魔王变成如今踏实稳重的顶梁柱。这让韩信特别好奇人界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下界是父辈们认可的,毕竟他不是那种没事就下场雨,不开心了就弄次山洪的糊涂人。家里对他也没多警告什么,只要他安全就没事。

  他是不担心自己饱腹这种事的,毕竟也会辟谷,少吃几顿到也不成问题。但该去往何处休歇却要他想了些时候。

  虽说龙都不讨厌水,但突如其来的大雨却刚好打断了他的思路。

  “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他心道,急忙几步往前奔去,想寻找一块遮雨的地方。正巧一处老庙屹立前方,虽已有岁月,砖瓦零散,但好歹也能暂时休歇。

  3.

  他刚踏入庙,就闻到一阵香气,虽然不是饿但也让他食指大动。

  但就在此时,他的耳边传来一阵刀剑破风的呼啸声。韩信下意识侧身闪避,不知是自己第六感太强,还是听力太好,竟真躲过了将要杀向自己的剑。他幼时提不起枪,倒也练过剑。并且与人切磋多了,难免熟悉这种声音。只是下剑之人很是强势,自己才刚到庙中片刻,居然就能预料到有人出现。

  “你是谁……”

  光线不太好的地方,隐约能看到有一个人形,韩信不动,他自也不动。听语气,他感觉对方并无杀意,只是纯粹出于保护心才向自己下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在下韩信,外面下雨入庙躲避一番,并非有意打扰。”

  明显感觉那个人形也放下了戒备,从暗面探了出来。
  “在下李白,兄台看样子也不是追杀我之人,抱歉那一剑下手颇狠,多有得罪了。”

  “无碍,白兄还是出来说话吧。”

  闻言,李白走了出来。韩信随他绕道后面,那里堆着火,正烤着东西。

  “白兄是遇到了仇家追杀…?”韩信围火坐在李白对面,他常年用枪,这次下界为避免别人眼光尴尬,在枪外缠着一圈粗布。

  李白拍了拍肩上蹭到的灰,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我李太白并无仇家,只不过一名逍遥剑客,却又不知得罪了何人,日日夜夜骚扰偷袭不断,逼到现在连口酒都无法喝到。苦啊……”

  他自得是委屈颇多,下个界居然被道士盯上了,还没来得及一品人间美味,一赏风花雪月就要挨人追撵,又气又恨。

  韩信只以为面前人不过一江湖侠客被追赶,听他诉诉苦也罢。但那人突然提到一件事让他不得不紧张起来。

  “韩兄你不知道啊……追杀我那位是个江湖术士,据说能辩妖魔识鬼怪通神明。不知这种人会不会些法术什么的,唉,我这条命就要交代了。”

  韩信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虽说能认出他的少之又少,但自己的身份可是很要紧的,若是要凡夫俗子看到定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一切还是以小心为上。

  韩信问:“若是这么说,白兄倒也是危险,不若这样,我与白兄携手将此人击杀,以后一块闯荡可好?”
  李白正愁自己一人对付有些麻烦,听到韩信这么一说自然开心,一拍腿就这么答应了。毕竟能躲过自己刚才那一剑,说明此人实力不俗。

4.

  雨快停的时候,一道黑影蹿至老庙门口,如同飞鸟一般的轻巧步伐让人听不到一点动静就摸了进去。

  火光还亮着,庙中湿冷,黑影悄悄摸过去却见火边并无人影,心念一动发现了老庙破窗边一块灰色的影子动了一下。

  他手中捏着一把短刃,绕过前殿往后院走去。正要推开一扇门,霎那间一杆银色长枪朝着他刺来。黑影反应过来的片刻间立刻抛弃了短刃,身子急转的片刻从封住的袖中甩出一把剑反刺向韩信。

  韩信枪杆一挑,拨开那人的剑,又是一刺,再被挡下。这么来来回回打动几下,黑影这才发现事有蹊跷,自己原本追踪的猎物不见了。他下意识寻找,恰巧被韩信看到破绽,一枪破开他胸口的软甲。黑影知道猎物可能已逃,正要忍痛逃走,却发现银枪那人的枪头似乎有毒,他眼前花了。可就算这样黑影也能感觉出一阵恶寒。

  反应过来时已晚,李白一剑穿胸,那人双膝跪地闷声倒下。

  5.

  世间逍遥不过年少,这话不假。李韩二人击掌为盟,倒不管人间黑白如何颠倒,他们自相来去无忧。一枪一剑,见者无比惊叹二人本领。

  李白警遵族长教训,每日都让自己的外貌有那么些许变化。其实按照他原来的想法,自己根本就不会在一个地方呆上太久,更不会结交同游的人类伙伴什么的,毕竟这样可以节省幻型的麻烦。但那夜韩信那样问他,他居然丝毫没有怀疑就点头答应了。原本的计划被打断也没有任何苦恼,仿佛身边就应该理所当然的有这么一个人。

  相比之下,韩信想的就没那么多了,他此次下界本就为了认识人间,结识人类是很平常的事情。只不过他有一点很清楚,自己不能总和他呆在一起,人类需要娶妻生子,就算是侠客,也终会归隐,自己最后不过也就是一名路人罢了。

  那年,幻化成二十多岁时的二人,在长安街过中秋节。

  二人喝酒赌拳,嬉笑间都醉得不行。韩信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指着天上满月叹道:“太白……能和你这样浪迹天涯的日子还能有多长啊……在我们这个年龄,别家的估计都抱上孩子了吧……”

  “你别瞎说……你想要你怎么不去娶一位姑娘呢。”李白还有点意识,他没说漏自己的身份,不过他这几年也累的差不多了,看过读过的事情太多,人心容易老。韩信提到退隐之事,他突然有了那么一点微妙的感触。“如果这个人能陪我一辈子,直到我死去该有多好……”他心道。

  “要是我能陪你一辈子……该有多好……”韩信闭上了眼睛,酒太纯,他一次性缓不过来,现在头疼的难受。

  李白看他似乎真不适,也就没搭理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扶起他返回了居住的客栈。夜里,睡在韩信身边怕他喝多出事的李白被隐约一声“我心悦你”给弄得清醒了。

  他摸了摸自己跳动的心脏,那里很清楚的告诉他生命的距离。平日里两人都是很愉快的样子,可真话都只有在夜里才会透过脑中的理智说出来。

  “太白……”

  “嗯……”

  “重言心悦你……”

  李白愣住了,韩信在说梦话吗?他不敢去看,但这句话真的是对自己说的,他除了震惊还剩什么……自己喜欢他吗?喜欢,可是自己根本没办法与人类相爱到老啊!

  他决定就在今晚把事情说出去……毕竟已经不得不说了……

  “重言,你醒醒。”他把睡着的那人叫醒,虽然知道这时候叫他肯定头疼到睁不开眼,但他哪里能忍耐得住自己心里的情感。

  “怎么……?”

  李白道:“下面的事情我必须要说,重言你肯定不信……其实我是青丘的狐狸。”

  韩信被这一句弄的一下清醒过来,“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是妖,不老不死……你是人类,一下子可能无法接受,但这事是真的……重言……我没办法陪你了,我天亮就离开……抱歉让你跟着我这么久。”

  “不……”韩信明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才能使他说出这么机密的事情,但他只是听到李白那句“不老不死”就已经明白很多了。“太白,你别走,其实我也有事情没和你说。”

  “其实我是龙族的人,也是不老不死的……”

  这下子轮到李白懵了,龙?青丘隔壁那个氏族的!?现在什么世道为什么随随便便都是这么大的人物啊?!

  “韩信……你还记得你说了什么吗?”李白想先确定一件事,韩信说的是真的梦话并且他不记得了,但是很不巧……

  “太白,重言心悦你。”韩信再说了一遍,这次他没有任何迟疑,因为他知道面前之人是自己能相爱到老的存在,根本不用惧怕生死。

  李白当着韩信的面,将自己的幻型撤了,原先的紫发再现,不过上面多了一对狐狸耳朵。

  “我也是。”

 
【´<_`别打我… 别打我… 别打我…
最后一段根本太晚了我乱写的都不知道写了什么!!!都是假的!皮皮虾我们走!!】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