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白赢无差】套路

套路

by:月栾画

#暗夜贵公子X白色死神#

#除了人物,剧情纯原创#

#严禁私转谢谢#

(上)

  冬日的城堡里,亲王秘密将自己的两个儿子招到身边。殿内微弱的烛光仿佛要将年迈的老人残余的生命夺去。透过光,依稀可见两个少年的身影。

“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儿子,有一件事我没办法再对你们隐瞒下去,虽然我的谋士千恳万求我不要破坏这千百年的规矩,但是我实在不忍心看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人死去……”

  老人是现任亲王,是这个吸血鬼家族第26位继位者。包括他在内,每代亲王都必须得要和自己的兄弟决斗,以保证下一代的强势。

  这个继位模式的诞生,源于第一代吸血鬼的两位王子儿时的一次赌约。原本两位王子当做玩笑的赌注,被无聊的死神在他们悠长的生命中听见,继位时,诱惑弟弟杀死自己的哥哥。继位后的亲王没有了亲人这个软肋,加速壮大了家族的势力。所以有心的家伙便特地定下规矩,将残忍的决斗流传千年。


  “你们记住一定不要听他们的话,要信任彼此,他们会不断的开出各种利益,诱惑你一步步走下去。”亲王严肃的说道,“我知道你们两个本来就亲近,但是越是亲密,越是容易被人挑拨关系无。”

  嬴政平时不喜听无用的唠叨,现在也紧张了起来。他们的长辈提起过死神,那种藏匿在时间缝隙里的家伙听命于地狱,喜欢入侵人内心最脆弱的一点,抓住后加以利用,让人掉进他们的陷阱,交出生命。但是死神之间的斗争很多,内部是互相猜忌的,她们谁也不信任谁。

  “我让你们同时登基,因为你们各有欠缺,阿政对于政治方面的研究已经十分到位,而起你更善于兵法战争一类的事情。到时候两位亲王一同上位,我相信你们的时代一定会比我的时代更加辉煌。”

  他们的父亲有无限的野心,这是他们儿时便懂得的道理。这位亲王立下的功劳远远高于前面的人,甚至连一向处于优势的圣殿方都不得不与吸血鬼们做谈判。白起和赢政的老师是个愿意接受新事物的老人,他曾经给他们两个讲过。圣殿方有两派势力,一派是由教皇刘邦带领着神父张良与特使韩信的主干,另一派则是与其有政治冲突的项羽一派。还有一个特例,吸血鬼猎人,通过猎杀吸血鬼在刘邦那一派换取一些赏金。

  亲王只是说了一会话,便开始疲倦。他原本的银发都已经脱落了许多,手指发黑,眼神都已经开始渐渐涣散,这是他即将死亡的象征。
  “我累了,你们下去吧。”
  “是。”

  外面天已亮,仆人早已挂好厚重的绒布窗帘,融雪的天气,即便是他们也不愿外出。

  白起的房间只是和嬴政隔了一堵墙,他卧在床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墙上一副画。

  画上是他的母亲,不过在他出生时就已经去世。对于普通吸血鬼来说,十多年的时光也就是一眨眼。

  他一直明白,自己和嬴政并非同一个母亲。一个高贵,一个低下。自己即使是哥哥也无法超过嬴政。

  他敲了敲嬴政房门,得到允许后推门进去。

  “阿政,你觉得父亲是不是被圣殿方的刺客偷袭了。”白起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拨弄着一个打火机。

  “有可能,纯血的亲王寿命很长,可我们的父亲仅仅是在位一千五百年左右,圣殿那群蝼蚁……迟早要灭了他们。”
 
  白起沉默了一下,道:“……这不是你平时的风格,阿政不会让我那么随便的开口。你这种次品还是自己现身的好。”

  沉默片刻,嬴政轻轻掀开被子站起身走到白起身前,“速度真快,这就猜到了。”

  白起不说话,摸出一支烟用打火机点燃抽了一口,黑暗中嬴政低声说道“你没有一点紧张?”

  “紧张?对一个需要利用我的人紧张是懦弱。”

  他好像听到背后的嬴政笑了一下。紧接着手被甩开,一个强迫的吻落在白起的唇上,白起不停挣扎,尖利的獠牙划破了嘴唇,一股血腥味在口间蔓延。那人的吻还在不断加深,渐渐的往白起身上靠过去。

  白起一巴掌恶狠狠的打在那个人的脸上。

  “玩够了吗!死神!入侵我的梦境加以利用?你们的手段真是越来越让人恶心了。”

  被打了一巴掌的‘嬴政’无奈的笑着摇摇头,“打在这张脸上难道不让你心疼?最讨厌你这种嘴硬的家伙,怎么想的随便你。相比之下那个人应该会比较好说话。”

  “你敢动阿政……”白起一下子攥紧拳头,他的眼神里尽是愤怒。

  “我怎么可能去动他,我负责的是你。他那边是个蠢货负责,不过我巴不得那个蠢货把事情办杂,我好去看笑话。”

  “我没空听你废话,放我离开。”

  死神伪装成赢政的样子,再次凑过去勾住白起脖子,他的金色瞳孔随了他父亲,而白起的红瞳正好相反。“不要这么急着走啊,既然你不想听废话,那我们就来聊点有意思的。我给你一个条件,我会让你们永远在一起,那么请问你愿意夺取权利吗? ”

 
  “你就只知道这一点吗,恶心。”白起此刻强装镇定,死神问的那个问题白起不能回答,他最近一直无法安心,就是因为这个问题,回答只会把自己的底线一再突破。他拔出随身带着的匕首,划破了自己的手臂,用疼痛强行离开了死神的控制。

  死神漏出了原型,红裙少女无奈的扯动了一下嘴角,“虽然同为黑暗中的生物,但有的时候我们真讨厌你们吸血鬼,性格又臭又自大,劝你也不听,都不愿意和我多聊聊。你仔细想想吧,我下次再来找你。”话毕她化作黑沙消失在空气中。

  刚清醒过来,还在慌张着的白起坐起就发现床头除了自己还坐着一个人,那个人速度很快,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叫。他不能说话,那人轻轻在他耳边说道:“我换来的条件是让你成为死神,不要乱来,理性一点。”

  他的语速很快,似乎有急事一样。下一秒,说话的人消失,白起飞快起身一把推开门,走廊空无一人。檐上的冰已经被铲下来,窗外又在下雪,白起长叹一口气,唤来仆人将房间内的炉火烧起来。

  “为什么……要我成为死神?”看着跳动的火焰,他皱眉不解,“不过或许能利用一下……”
 

(下)

  白起自认不善言辞且冷漠,所以对于自己内心的感情,他选择了用逃避来面对。

 
  “不甘心……”

  次日夜晚,白起再次入梦,这次死神没有任何伪装,不过她的头发上沾着一些血液,血腥味是瞒不过吸血鬼的。他被死神带到了一座木质的长桥上,两头只见青蓝的灯火,没有别的生物在。

  “你想好了吧,我必须先说好,契约限定时间内一切变故都是被允许的,就是不能毁约。”

  白起向后退了一步,“不,我最想问你一件事,你们死神是不能越过自己的职位,直接插手吸血鬼的继位的吧。”

  死神挥动了一下手里的伞,把一些参着淡红的雨水甩落,“是,死神是没办法越界的。顺便一提之前的局都是弟弟杀死自己哥哥,嫡子没办法直接越位继承。我们的合约只和生死有关,你是第一个长子,你只要拦住你弟弟不让他得到位置你就赢了。”

  “……我要改变条件。永生,我与阿政两人的永生。”白起道,他看着桥下流水渐渐变色,“还有除了梦境,我还能怎样召唤死神?”。

“贪心的家伙。”死神眯眼笑着凑近白起,“不过你问寻找死神的方法干什么?有我和你交易不就可以了吗?”白起再次往后退,与死神保持距离。

  死神翻了个白眼,“只要你心里有欲望,与这个欲望相匹的死神便会来找你。”

  “好的,谢谢你告诉我这点,快点结束吧。”白起皱眉道。

  一纸契约出现在他面前,死神打了一个响指,契约直接化为灰烬,但是隐隐看见白起的眼睛里多了一丝金色的纹路。

  “我会让你后悔来找我做交易的。”白起看着
自己手腕的也多出一圈金色纹路,叹息了一句,“顺便,我很讨厌你,亵渎他人思想的白痴。”

  “白起,你就算得到了永生又怎样。死神有无数种方法能让你把永生再次输出去。你依旧得不到爱情,我一定会咒你孤独终老!”

  “哦?来啊,看谁玩的赢谁。”

  木桥晃动了起来,在无数恶鬼的尖叫声中,他被送离了木桥。

 
  赢政是个视权利如生命的人。小的时候他就说过,若是他当上亲王,他便要向更远的地方拓展势力。相比之白起,除了熟悉人类的兵法,对于壮大自己的家族他却没有任何想法。 
 

  亲王于三日后逝世,葬入墓园后便是两位王子的登基之时。因为亲王的命令,没人敢反抗两位王子同时登基这件事情。

  登基前下着大雨,白起穿着礼服敲开嬴政房间。

  “阿政你找我有什么事。”

  嬴政坐在棋盘前,晃了晃手里的酒瓶,“看你太紧张了,找你喝一杯。”

  白起落座,只是一瞬便察觉四周多了一层结界。

  “阿政……”

  “外面有人,小声点。”

  他立刻闭上嘴巴。赢政小声道:“你给我传来的方法可靠?若是有闪失,你要如何担待。”

  “……也就只有拿命来担待了。”白起咽了一下口水,方法虽然铤而走险,但是这也是唯一的路了。

  “……我会快点结束的。”

  赢政说完,移动了一下棋盘上士兵的位置。白起瞬间有种被目光贯穿的感觉,赢政说的是对的,外面有人在盯着他们。

  “你这种对家族未来未有任何想法的人,不如将位置完全给我,和你一个废物分享权利实在碍手碍脚。”

  “是的……我确实很碍事。”看到赢政语气转变,他也很快恢复,拔出一把银制短刃,把手柄递给面前的人。“那么杀了我。”

  嬴政拿起短刃,象征着吸血鬼死亡的银制物在月光下闪耀着。

  他动手了,木质的长椅被人强制推倒,在他压倒白起的一瞬间,匕首被刺进了心脏。

  “相信我,我的王。”白起在他眼前渐渐化为灰烬,消失了生的证据。

  藏在黑暗里的谋士看到全部,兴奋的宣布新的亲王诞生,嬴政才是真正的主人。

  从城堡内部赶来此处的人都在欢笑着,他们新任亲王只会更强大。

 
  “亲王大人您好。”

  还未等众人的兴奋过去 ,一个磁性的声音在嬴政耳边响起,在白起倒下的地方,凭空出现了另一名黑发吸血鬼。虽然未与其交手,但是凭着那人周身散发的气场,嬴政断定那是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吸血鬼。

  “我希望您紧张一下,因为我要您立刻退位。”

  “凭什么!”嬴政怒视对方,他本就高傲,调整状态后气势渐渐不输于那名外来的吸血鬼。

  “您没有条件与我抵触,”那人手里抓着一只怀表,“您的命在我手中,不信您可以看看自己的上臂,这种恶毒的诅咒只有下咒人,也就是在下才能解开,您若不退位,那我只能让您与那位去做伴了。”

  他忙掀开袖子,果然如那人所说,咒印已经蔓延开来。

  “您放心,退位后我就会解咒, 您还可以指认别人成为亲王。”

  “混蛋!”嬴政将桌上的棋子扫落,下面的谋士立刻上前劝说嬴政,毕竟亲王还可以再选,命才是真正重要的。

  嬴政盯着那人的眼睛,牙关紧咬丝毫没有松嘴的想法。

  “永生。”黑发吸血鬼朝着赢政比了个嘴型。赢政除了惊厄已经没办法形容此刻的心情。莫不是……白起?!赌一把吧,嬴政心道。

  “我退位!”

  话一出口,嬴政手腕上的契约突然就剧烈燃烧起来,卧室虽然点着灯光,却也不如此刻耀眼。而明明已经死亡的白起,在火焰中重新出现,站在那名吸血鬼的右边。

  “什么?!”四周因为新的亲王诞生而赶来的仆人都惊呆了,他们无法理解生命,但是她们知道死而复生,这在被银刃杀死后是不可能的事情。白起的存在就是奇迹 。

  “我既是生者,却也已死去,阿政,谢谢你能赌这一把。”他向着嬴政单膝下跪,“赢得永生,我也能替你赢得天下!”

  嬴政清楚白起会复活。

  因为是他自己开出获得权利让白起成为死神的条件。但是死神是听从地狱的,此刻的白起又是个什么身份?他不知道白起这是什么盘算。

“你在做什么?”

  “这是一个漏洞。”白起重生后,身上多了一副白色的盔甲,“阿政你当时半夜躲着死神的监视来找我,告诉我我死后能成为死神时,我就有这么个打算了。”

  “首先,死神无法直接越位干涉我们的继位。所以我的赌约达成条件是我拿到权利,死神答应我,会让我获得永生。而阿政你的赌约达成条件,便是你继位成功,我死亡。现在你继位成功,契约让我成为死神。我请另一位死神逼你直接退位,这样我就能达成我的条件,拿到权利,重生并且摆脱地狱的限制。阿政,这天下能命令我的只有你,无论生死我都会赶
回到你的身边。”

  赢政嘴角上扬,这波套路的完全让死神那边吃瘪,虽然白起居然让人用诅咒逼他放下权利,但得到那人忠心不二的承诺,他心情不错。

  “嬴政大人,这是要如何?”谋士见两人的话题谈完,诺诺上前问道。

  伪装成吸血鬼的死神在白起说出真相后解开了伪装,正打算离开,白起站起来拦住他。

  “请等一下,稍后我想再和你做个交易。”

  黑发死神手背在背后,等待白起的下一步动作。

  “众人听令。”白起面向嬴政再次单膝跪下,“即日起,单方面撕毁与圣殿方的和平条约,在亲王赢政的带领下,发动战争!”

  “这个条件能让你们死神一方满意 并且和我做这笔交易吗?圣殿方面对我们吸血鬼的打压,早就让阿政很不爽了。而且你们死神交易的灵魂马上要下地狱却在最后被圣殿净化升向天堂,你们背地里也在咒骂圣殿不是吗。这个条件让我们互利,我觉得不亏。”

  死神欠身问道:“当然可以,地狱的主宰很欣赏您的能力,并且战争能够让我们带走更多灵魂完成业绩,那么请问你想要什么。”

  “很简单,让我和阿政在一起,永远。”

【套路系列应该是白起和赢政两位的主场,后面我会接着写,因为里面提到了圣殿方面。官方的皮肤一直没给背景,那就自己写出来满足自己好了,虽然文笔不好,但还是希望各位看官能开心。】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