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备香】何其有幸

《何其有幸》by:月栾画

#备香#

#私设#

#严禁私自转载#

1.

  刘家有位少爷,名备字玄德。他们家代代经商,他父亲将家业做大,年少气盛的他自然轻松得很。

  刘玄德不比别人多几分才气,独爱在这大陆上游山玩水,广结朋友。不顾家人劝阻,孑然一身闯去西域,是听了长安内剑仙一番美赞后,匆匆决定的。

2.

  西域呆够了,他也得回去的。

  家里人虽然没有来这边抓他,但是他毕竟不能走的太久了。

  “老板,今天……”他刚想用那半生不熟的西域话跟老板打声招呼,大堂中突然爆发一阵喧闹,伴随着酒坛子被砸破的声音。

  “你这人!站住!”

  他疑心道这声音略假,并且还是中原地区的语言,站起身靠过去凑了个热闹。

  破碎的酒坛碎片在那名墨绿色男子脚边,他拎着一个贼眉鼠眼的人的衣领,咬牙切齿的从他那里夺回一枚玉色极佳的翡翠。可等刘玄德再仔细看那人眉目,不由得嘴角扬起一抹笑。

  那哪是什么中原的公子哥,他分明是女人!

3.

  刘备看人很有准头,那公子哥就算是保养得再好,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草草记下那人大致样貌,人群散去,正想上前去与他喝上一壶酒,套一套她是中原那边哪家的女子,生得如此有英气。那“公子哥”却飞快离开,三两下消失在他眼前。

  他摇摇头叹声可惜,接着又回去喝他的酒了。

  告别老板的挽留,刘备回到自己家乡,父亲这次没说他什么,只是让他快些去趟东吴地域处理些事物。
  这次得了上边人的外出准许,他刘玄德自然邀上好友一同前去。

  好友谁?诸葛孔明。

  他这好友是当年学堂的招牌。才气过人不说,情商还极高,收到的情书多的能凑本字典。

  “孔明兄对东吴之地什么印象?”

  “呵呵。”

  “当我没问。”

  孔明没有直言他刘玄德也懂他什么意思,当初第一个直面呛孔明的人就是东吴的。他对东吴自然是印象不好。

  东吴那边冬季天气阴冷,但是和别的地方一样有些集市什么的。他喜欢热闹,留孔明一人在驻店,自己带上个小生跑去了集市。

   刘备买了碗馄饨坐在路边摊上吃,天气冷,这种东西吃起来特别舒服。人群喧闹,他瞄了几眼对面的小食摊,目光停在两名少女身上。

  “咦?那是谁家的小姐?”

  小生道:“哪家?哦!云杉翠绿斗篷的那个小姐和她旁边那个是吗?”

  “你快说,那个人是谁!”

  “少爷,她您还不记得?她是孙尚香啊!”

  “什么?!”
4.

  刘备他是记得她的名字的,只是他不知道她如今的长相罢了。

  孙尚香小时候曾经在刘备家暂住过小半月,据说是她们家出了点事,反正在那次事情后孙尚香再没见到她母亲。

  她初来刘备家,很是怕生,未叫一句长辈就躲进房内。这一躲就一连躲在房间里几天也没出来,吃饭全靠别人送在她房间门口。对于这个新来的女孩子,刘备好奇更多的是同情,毕竟永远与母亲诀别,一个小女孩肯定哭了挺久的。

  一天晚上,刘玄德半夜偷溜去玩,正巧路过她居住的院子,看到了藏在长廊阴影中长发的孙尚香,吓得手中的灯笼都差点掉了。

  “你……你是住我家的那个女孩子吗?”

  孙尚香带着戒备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非常不信往后退了一步。

  “呃……你别怕,我叫刘备,字玄德,你叫我刘玄德就好。”

  “……”

  “哦,我忘了你挺怕人的,抱歉了孙小姐。”

  当年的刘备情商完全没起来,是个十足的傻小子,聊完就没话说了,气氛很尴尬。

  咕噜……就听孙尚香肚子一响。

  刘备好像知道她为什么天黑都还会出来了。
  “走,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他们家厨房哪有什么吃的,他自然是带孙尚香出了家门去了街上。街上还有些人,红灯笼点亮了街道。他给孙尚香买了碗米酒汤圆,他则要了碗面条坐在她旁边吃。

  两人吃完,都已经满足了。他没了刚才出门时想去外头玩闹的兴致。刘备看到孙尚香微微打了一个颤,想了一下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以后要是饿了,可以从我带你走的这条道翻出来买东西吃,没钱可以问我要点。”

  她头埋得很低,小声说道:“……谢谢你。”

  “没什么,回去吧。”刘备道。

  他们顺着翻出来的路回去,在相遇的长廊告别。第二日孙尚香便从房中出来,对当日未曾开口叫过的长辈一一赔礼。家中长辈的脸色有所缓和,刘备平时也能跟她聊上几句了。

  孙尚香不喜女红,孙家人也知道自家大小姐若是学习道理良德只怕是跟坐牢一般,所以特地跟刘家的人嘱托,不必太过宠溺孩子,这也就是刘备能出入孙尚香居住的院子的原因。

  说来也巧,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刘玄求了家中厨娘米酒汤圆的做法,在夜里闲暇时偷做好就往孙尚香房间门口端,回回都变着花样的讨她欢心。

  二人嬉笑怒骂,关系不知不觉已经亲近许多,暗地里私自定下姻缘。

  半月后,许是孙家处理完了要紧事务,快马加鞭派人来接孙尚香。她还在房中准备去找刘玄德商量今年灯节要如何玩闹,听到消息脑子里嗡响。

  “香香……照顾好自己。”

   站在刘家大门外,孙尚香看着比自己略高的人的温柔的眼神,不忍心的低头转过了身去。

  “你以后一定要强大起来,强大到能保护你自己,我相信你。”

  刘备在她背后温柔的笑,仿佛那个背过身去的人能看到。丫鬟请她进车,孙尚香钻进车里。

  “……刘玄德,不要忘了我。”她隔着车帘,低声的说道,刘备看不到她的样子。

  “好……只要我还能见到你…”

  刘备一直站着,直到马车的影子消失,那个女孩的身影消失。
 

5.

  碗空,刘备站起身向那个女子走去。

  “姑娘,刘某人觉得你好像我的一位故人。”

  面对如此老套的搭讪套路,孙尚香早已不再有兴趣玩闹,她回头,看到刘备不由得大吃一惊。

  “刘玄德!”

  她咬牙挥拳砸在刘备胸口,刘备嬉笑着呲牙咧嘴道:“大小姐手下留情。”

  身边的小乔疑惑的问她,“他是谁?”

  刘备一看气氛有机会缓和,笑道:“在下刘玄德,孙大小姐的未婚夫。”

  “你这人忒不要脸了点!本小姐还从没答应呢!”

  刘备拉起孙尚香那只打他的手,一把把她拽入怀中,“不答应不放手。”

  他也就趁个一时嘴快,孙尚香瞪了他一眼,他还是乖乖的放了手。

  “香香,你是不是去了趟西域啊……”他刚一松手,就望见孙尚香白净的脖颈那里有根红绳,刘备想起上次的男子,不怀好意的开口问她。

  孙尚香疑惑道:“这……是,我不久前去过,不过你怎么知道?”

  “还穿着男装?”

  “你跟踪了本小姐吗?”
  刘备见她又要翻脸,忙道:“不敢,不敢!我只是去那边游玩而已。”

  孙尚香去西域只是因为家里逼婚逼的太紧,她逃”出去散散心而已。如今她看到多年未见的人,内心的不愉快都散去。身边乔婉见刚才还在叹气的人见了刘备连那一丝愁容都不见,自然也懂得道理,提前告辞去找她的未婚夫了。

  刘备处理完事物的刘玄德并未急着回家,他听到孙尚香的抱怨,决定赶快向孙家提亲,风风光光的用八抬大轿把孙尚香娶进家门。他还向家中父母保证绝对不会再丢下事务出去了。

  “若得妻如此,天下风景也不过那般吧。”

6.

“抱歉,让你等太久了,谢谢你没有忘记我。”

  一杆称柄挑起面前人的红盖头,刘玄德眼波中净是温柔。

  “你我夫妻,还讲谢谢。”

  他低头吻住孙尚香的唇。

【没有肉!不要想多了!没车的!修改稿跟没修改的一样辣眼睛!我懂!】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