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极东】你曾是我眼里的风景

#私设##禁止修改转载# 《你是我眼里的风景》

by:月栾画
作为一名新上任的公司职员,每天早上必备功课一定是赶公交,不多不少,是一个对于强迫症来说很厌烦的时间点,七点五十。
这个比八点早十分钟的时间,是王耀在这个夏天最头疼的存在。每当指针指到这个点时,意味着他必须挤进像被抽空了的真空包装袋一样的公交车。七点五十和八点的差距是很大的,短短的十分钟,意味着他将拎着公文包飞奔进办公室。如果还在路上不小心遇到麻烦,那么他就只能看见经理那张阴沉沉的脸了。
不多不少的时间,就像他不多不少的生活和工资。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看上去轻松自在,实际换做大城市,你就必须早起并且选择合适的交通工具出门,不然的话,摆在你面前的只有迟到和工资泡汤。

他也是如此,不是谁都有一份合适的工作和一个离工作地点近的住所,于是他每日都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奔波,只是为了活下去。他不是很喜欢这份工作,麻烦不说,上头还很挑剔,简直就是个完美主义变态。

这种枯燥乏味的生活,就像干咸鱼一样,不喝水只能让人濒临崩溃。确实如此,在这个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他与那些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前胸贴后背。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汗味,不适感与眩晕感不由得传来,他只能忍受,谁让出租车太贵?

但他也不得不佩服这路公交,它的车体的寿命就和它在线时间一样的长。狭窄的车厢,木头的车位,大夏天却无空调,无奈的只有沉默。每天都这样,当到站停车时,那个下车的人会用一种董存瑞炸碉堡的姿态,挣脱旁边的人,冲到后车门再快速跳下,落地后长叹一口气,整理好衣服再步行前往公司。他也如此,听着机械女生冰冷的报站声,僵在车上某一个小地方等待着跳下车后的一声长叹。

但就在这样一个一如往常的艳阳天,七点五十的公交车上却多了一丝不同。不知道是车厢的过于空荡,还是习惯性的想找个位置坐,他上车后朝着左边看了一眼。然而就是这一眼,让他很快的记住了他。

那是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人,黑色齐耳短发,白衬衫,撑着脑袋看着窗外的风景。他带着一副黑色耳机,和白皙的皮肤相衬。清晨阳光照耀下的他与这个场景格格不入,但就是这么吸引眼球。他不由得脸红起来,好端端的怎么会对一个男人脸红?他也不知道。是一见钟情?他不相信狗血,但他相信缘分。

可能是种族特性的过于敏感,王耀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和自己不是一个国家的。他走了过去。

王耀在那个位置上坐下,而看着风景的那个他毫无反应。就像被一抹鲜艳的红色沾染颜料的白色画布,他对于这一种陌生的感觉很是惊喜。但这里不是优雅的咖啡店,不是安静的图书馆,而是他现实生活中最枯燥的公交车。

人越来越多,站点一站站的报出,每当那个最熟悉的报站声响起,他都要用眼角的余光偷瞄他一眼,看他是否要起身。 这种若有若无的感受,像小猫抓挠着自己的心。

终于,在离他公司还有三个站点的时候,身边人站起了身,灵敏的侧身从人群里穿过,一口气跳下了车。而他的目光,顺着他一连串如行云流水的动作,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才收回。

这一天,他面对那些工作不再是一味的犯困,那个人就像一剂强心针一样打在他的心头。他渴望接下来的每天都能如此,事实也和他想的一样。

还是他,在七点五十这个尴尬的时间,一样的位置,一样的姿势,一样的耳机无论听着什么。他像隔绝了与这个喧嚣的世界所有联系,拥挤的人群在他眼里宛若空气,他的眼里是有他。

“他应该在起点就坐上车了吧,这班车的人这么多,每次都坐的一样?这也太不可能了。”

他就像恋爱中的少女,一边满怀着激动和对生活的的憧憬一边贪恋着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实际上他是在贪恋那不平淡的生活带给他的一点点的乐趣,一天又一天,一次又一次的坐上七点五十的车,遇见七点五十的人。他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即便是做自己最不喜欢的事情。这场“恋爱”,受益的只有王耀,单恋的也只有他。用最熟悉的陌生人来形容他们的关系是最好不过的了。

然而就在这平凡的一天,像上天注定一样,燥热的车箱里熟悉的他身边那个人到站起身了,他刚要过去坐下,就听到旁边有人“哎呦”的叫了一声。

他“噌”的起身,回头看见那个位置上坐着一个年龄偏大的女人
“嘿小哥你看到我要坐下来了吗?”
女人话中带着明显的讽刺,沉重的鼻音听起来很不舒服。车里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这是一场好戏,所以都看着他作何反应。是道歉,是争吵,还是忍让?相互认识的人在窃窃私语,嘴角上扬在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在对他投来的目光中有他,不过确实他的生活也需要调味品。

车内的气氛被她一句话搅活了起来,而且似乎还不依不饶。满嘴俏皮话,说的王耀无地自容的低下了头,而那个人在看了几眼后就又转了回去看风景。这趟车程太长了,长到他都没发现那个人早已下车。

接下来的几天,王耀都选择在别的时间点出门,七点三十、七点四十。没有七点五十,他在刻意躲避七点五十的那班车和人。但少了每天一针强心剂,他又开始食不知味困不晓眠了。

这样的状态极易出岔子,经理原本就不是很喜欢他。于是就在他把一个重要时间签错的日子,他被赶出去了。

回到家,躺在床上车沉默。一切来得太快走的也太快,不经意间的一切弄的他心力交瘁。他想忘了他,可是那个清秀的脸庞,透过人海的缘分,让他念念不能忘。明明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人,却比谁都重要。

离职第二日,他再回到过去的时间点生活,不过这次他不用那么忙碌。但那个熟悉的人却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了,那个位置上坐着另一个人,低着头玩着手机,与他截然不同的画面。一切都变了,这路公交车再次变得平凡,聒噪的生活再次回归,轰鸣的引擎声无休无止,可憎的七点五十永远不变,但人呢?

后来,王耀经人介绍去了一家外企,凭着自己的能力一步步往上走去。他在这座城市里买了车,拥有了自己的房子。那些记忆都被磨平棱角藏在心底,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未来还漫长,只要我还存在于世,总有一天我也能成为你眼中的风景。”

【这个短篇不算是最熟练的文风,故事套路可能会有些陈旧。建议在空闲时看,不是速读文字。献给精神与肉体皆被束缚在闭紧空间或者是过去中的人们。结局你们完全可以自己脑补,毕竟王耀去的是外企,生命还长。(笑)】


万分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