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米英】味觉情谱

#味音痴##私设注意!##禁止修改转载#
by月栾画
我大学时候有两个室友,一个是美国人,一个是英国人。我们三个人可以说是这一届新生中的骄傲,毕业后,我留校研究起了数学,那个美国人和那个英国人都进了同一家公司。
故事结束了?不,讲给自家孩子的浪荡往事结束了,真实故事才开了个头……
那个美国人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个有点小冲动的男孩,阳光和帅气承载的是他成绩的优秀。那个叫亚瑟柯克兰英国人则是个十分稳重的样子,当然那是我当年没见到他喝醉酒的样子。

开个玩笑而已,作为他的室友我平心而论,他真的很帅。要证据,他大二的时候曾经被几个小女生半路拦着,干嘛?索吻,一个吻100美元。
这可不是开玩笑,他的唇形很完美,自然上扬的弧度没有一丝伪装。自然他后来很庄重的给了那几个女生一人一个吻,不要钱,他对谁都是那样,他说人的思维是纯洁的,做出来的事情就不会龌龊。
大学毕业那年我们三个站在校门口,我抬头看着天空,下意识的问他们:“你们两个未来打算找女朋友吗?”最先有反应的是阿尔,他看了我一眼,接着很轻松地笑笑,“我肯定是会先稳定事业再说,亚瑟你呢?”

他回头看了眼行李,然后点点头,“我和阿尔差不多。”
我记得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聚齐在一块说话。后来的他们,成了一对同性情侣。
亚瑟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喜欢尝试不同的菜系的黑暗底线。这可能得怪隔壁那个中国室友在我们寝室留下的两三本食谱。虽说我们总是吐槽他的菜,但这并不妨碍他在料理这条路上的痴迷。

每当我半夜解题,接到去他家吃饭的朋友打来的吐槽电话的时候,我都感觉到那头的各种黑暗料理散发出来的深深的恶意,一边心疼一边给他安慰。虽说这做饭肯定是会有个难吃的经过吧,但亚瑟的厨艺似乎丝毫没有任何进步,而且照阿尔的话是在黑暗料理界越走越远了。
他的菜分三种,一是不入眼,二是不下咽,三是难入口。有时表面焦黑的一块鸡腿,里面居然还是生的。我见过他蒸的鱼,好端端的一条鱼,他蒸完就成咸鱼了,又干又瘪。

当时的学业重,他又总喜欢钻研课题,所以大学期间我们并没经常吃他做的饭。但当他和阿尔被分到外企,请几个朋友吃饭的时候,他家厨房可谓是爆炸事故现场。

你不吃又不讲义气,我经常见到他们视频里,一个人笑着夹起卖相稍微正常的一块肉,黑着半张脸吃了下去。唯独阿尔弗雷德,抄起一团肉和骨头都分不清的黑色不明物体直接往嘴里送。我惊了,他嘴里响着嘎吱嘎吱的声音,可能是吃着骨头了,也可能是咯着牙了。然后不管别的,往下一咽,接着吃。

我私下里问过他,我说,诶阿尔弗你这么吃不怕出人命?

他笑笑,“把我当味痴好了,更何况爱他就要吃他做的饭。”

但实际上,阿尔弗雷德是个音乐白痴。说这话也有依据,也就是半年前,亚瑟突发奇想想要约我们出去唱歌喝酒的时候才发现的,苍天为鉴,我事后去买了个隔音耳塞,不为什么,只想静静的不打扰他的发挥。

他说的有道理,也就他们一个味痴一个音痴能凑在一块了。有句话可以形容一下,呃…大概是臭味相投? 只是……很可惜,他们恩爱还未到头,亚瑟在第二年圣诞节前期,确诊为癌症晚期,正好在节日当天走了。接到消息那一刻我都懵了头,但第一想到的就是阿尔弗雷德这个痴情的家伙。

圣诞夜灯火辉煌,带着甜蜜气息的巧克力勾起多少人的回忆。我看了眼墙上的钟,披上外套去看看阿尔。我怕他挺不过去。

到他家的时候,雪下得很大。外面的树都刮断了几根脆弱的枝干。他让我在沙发上坐一会,他去做点吃的。
茶几上摆着一台电脑,屏幕的光亮的刺眼,与之相比的是室内的光很暗。他开着一个文档,上面有很多不同的菜,我细细看了一遍,全部都是些家常菜。有些我还有印象,亚瑟做过。
“你要做菜谱吗?”我去厨房,就看他往锅里倒了一大勺盐,我拦不住。
“可能是吧。”他不断翻炒着,不一会,我闻到一阵糊味,菜被承出来了。 我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把那一定咸苦了的菜往嘴里送,然后默默吐出一句,真咸啊。
“你这不废话,加了那么盐能不咸吗?水呢?你家水呢?”我看他咸的都快流眼泪,满屋子找水给他喝。
“别找了,没烧。”他又吃了一口,我看他的脸色,估计是要吐了。
“你别吃了,盐吃多了坏身体。”我刚把盘子从他手中拿过去,就看到不亮的厨房,他的眼里闪着光。
“咸有什么用,还是没有他的味道。”他像个孩子似的,一边哭一边靠着墙往下滑,直到送他坐在地上。

“我只想再尝一口他做的菜。”

我手里的盘子还有些烫,放在台子上。我安慰不了他的痛苦,他是爱他的。

“菜单上的那些菜,都是亚瑟做过的。他说他未来要是做饭好吃了就出本菜谱。”他摘下了他的眼镜,嗓子沙哑着,“可我无论怎么做都做不出他的味道。我只有圆他的心愿。”

“那些菜里到底加了什么……告诉我啊亚蒂……别走……就算让我再次十年我也愿意啊…”

阿尔弗雷德病了一场,我在他家帮忙照顾他的时候顺便帮他修改了菜谱,也没有太大删改,他让我在菜谱结尾留下了一句话。

“给爱的人做饭,无论多难吃,菜都是香的,它的主材是爱。”

【END】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