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极东】(练习作)

《最愛》

#极东#

  我是皇后。

  因为最爱的是你,所以才那么不清晰。

  梦你入山林,一束黑发静止如墨。梦你藏迷雾, 一瞬回眸淡然如水。我能隔着梦境触摸你,现实中却只能远离你。

  红心国皇后登基大典,我是即将登基皇后,黑桃国骑士的你,是前来拜访祝贺我的人。

  黑桃与红心,一黑一红,孤独的对立面。隔着身份,实际隔着两个国家。我选择走这条路,你选择臣服那个人。

梦境是美好的,现实是黑暗的,你仅仅在我的劝服下停留了三日。听眼线说,你要去的是草花国。

  即使是这样也无法阻止我靠近你,靠近如梦境一般轻易消散的你。

我的身份是皇后,我怎么可以被允许爱上黑桃国的你。不过这没关系,我不能爱上你也没关系。只是做了个替身替我坐在这孤单的位置上,我静静在远处的守着你也是可以的吧。静静的,看着你也是幸福的吧。

  梦境里的你笑容多么温柔,所以我才会那么想在现实里去遇见你。

  “所以,去得到他吧。”我心里有东西复苏了一般,蔓延滋生,最后吞噬掉我。

  我给国王下了药,一种我自己调配的药。控制着他,下令攻打黑桃国。他心里本来就想要吞并黑桃国,只不过顾虑太多。不然以我这点药物怎么控制呢?顺水推舟罢了。

  黑桃国虽然强大,但也不是难攻易守之地,整个战场就像是一盘国象棋局,我方逐渐占据上风。

  我决定自己前往前线,劝说黑桃国的士兵放弃。但是我没想到身为骑士的你不在营中指挥而是直接冲锋在前线。

  你我在战场上直面时,我其实是心疼你的。凌乱的黑发,不甘中透漏着怨恨的眼神,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后悔发动战争了,但是为时已晚,黑桃国选择和谈。可是才短短三日,三日后的两国和谈你却没来。我借口打听了你的下落,重伤晕厥。

那日的我整个人的灵魂都是空荡的,人说心别走的太快,你要等等你的灵魂,我觉得我的灵魂应该留在了那日与你的初见,那日你神采奕奕的眼眸中。

  “这样,值得吗?”

  和谈结果不也是我想的那样,黑桃国国王拒绝交出你,他还是很疼惜人才的吧。在外人看来我也就是个心狠手辣的皇后,跟随着一个勇猛的君主,打着好听的名号去掠夺土地。但我是清楚我自己的

  我错了,我错误的认为战争可以得到你,但我忘了那会伤了你的心。

  但我还是非常非常想见到你。

  所以我做了更疯狂的举动,我逃了,严肃的说是叛国,叛离红心国一切的荣耀,只身一人前往黑桃国,只为奔向万千星辉中那个美好的你。

  为了虚无的爱而抛弃一切,我一定是个愚蠢至极的疯子。但我的心脏跳动着,它告诉我我的目的地是你所在的地方。

  我换了样子,与高高在上的我完全不同的样子。不是冰冷的眼神,不是傲慢的语气,只是为了你而改变。

  叛逃第20天,躲过千难万险,逃过数次追捕,在一个明月高挂的夜晚我流着眼泪看到了那个月桂下调养生息的你。

  你认出我是谁的时候愣住了,我知道,红心国皇后叛逃之事应该早已轰动整个大陆,甚至应该在百姓中间流传得不成样子,成为人们餐前饭后的笑柄。国王应该在骑士的辅佐下平复民心吧,毕竟也就我一个皇后干过这样的事情。不过,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了呢?

  我劝住你,我想你不要说出我是谁。你的眼神依旧不如我当初看到的那样,你变了,我也变了。可我怎么还是喜欢你呢?

  我告白了。

  就如我所想的那样,你没有答应。你不可能答应一个敌国皇后的告白,但你却也没有拒绝。你是不信任我吗?是我发动的战争让你无法原谅我吗?

  所以这便是命运吗?好想听你对我说那些话,好想让你如太阳一般的笑容照亮我未来的路。好想在下雨的季节,只让你一个人撑伞。这种来自人生中的讽刺啊,残忍到了极致。

  在下是旅人。

  因为爱的是你,所以才那么痛苦。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骑士先生,在下来自远方,请问能暂时在这里休息吗?

  在下,本田菊。

【要返校了,sad,不能浪了,练习作而已,不要当真。】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