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耀湾】银杏(练习作)

#耀湾亲情向##本人私设,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与修改##描写练习#
《银杏》by:月栾画
“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诶!王少爷!夜里寒你怎么站这啊?快随我去里头!这码头夜里亮,会冻坏你的啊。再说你这……”
“刘叔,不要紧的,我在等人……咳。”

王家的香火,从乾隆年就没断过,只不过,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错生在了北平。


“咳咳……”
“哥……大哥……咳出血来了……”
“不要紧的……咳破了嗓子而已。”
王湾的记忆里,“不要紧”这句话占据了一半,剩下的便一直被中药的苦浸染。从她的父母,再到一直护着她的哥哥,原还在幻想中的她被现实叫醒。
梦在一瞬间破碎,四散奔逃的是无处躲避的她。
“王小姐……这缺了一味药……”
“……什么?”
“银杏果,这东西南方多,可是这战火烧的实在厉害,已经断货了。唉…我换一味试试吧,就是药效可能会不好。”
“医生……怎么去南方?”
“混在去那边的客商里有可能,怎……王小姐你可别这样疯啊,战火连天的,你一女人家怎么说都不能离开家里的。”
医生的话,从她的右耳进去,再从左耳出来,她只剩一个念头,我要去南方。
回到家中,见到自家哥哥正在望着院内水缸里的鱼发呆,不觉得喊了一声:“哥。”
“湾湾……你回来了?大哥感觉身体要好多了,药就减点量,你去买点女孩子家的胭脂水粉吧,你都瘦了多了。”
“这怎么可以?大哥的药是绝不可以减少的。”
她回到屋里,一边听着王耀有一声没一声的咳,一边烧火熬药
“哥,银杏什么样的?”晚餐是她下厨,已经没什么好东西了,简单用白菜豆腐凑了一桌。
“叶子像把扇子,秋天时金色的。怎的?想要了?想要你便去找信客,写封信托给你南方跟着那个英国人经商的哥哥,让他寄回来给你。”王耀强忍着咳嗽的想法说了这么长一段话,嘴巴里咸咸的,是湾儿多放了盐吧。

“不,这没什么,我也就随口一说,哥你别放心上。”

自从王耀无力去经商开始,信客就时不时的在院外喊话了。

“湾小姐!有你家的信咯!”

“湾小姐!你家来东西了!”

每每听到这样的话,她就得快步从房里奔出去接东西,然后把早先写好的信给信客。这些东西都是她两个哥哥寄来的,他们早先离开王家出去打拼,一个去做了茶商,一个做了瓷器商人。

信里总会带来钱和一些嘘寒问暖的话,王耀看完难免说一句他们报喜不报忧,之后寄来的钱又被拿去买药,周而复始。
去南方的念想深深刻在她的脑子里,甚至夜里也反复的想着,怎么都睡不着。

南方的金色银杏林,她一闭眼就能感觉到,仿佛就在眼前,伸手却又抓不住。

现在吧……就是现在,她等不了了,哥哥的命都在自己手里了。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迅速翻身下床,借着一点点微弱的光,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这一去不知多久可会,金银细软就不必了,带些换洗衣物和钱财便是。

天光乍亮,她将纸条悄悄放在王耀枕边,背起包裹便登上了开往南方的大船。

“耀先生?”
“你是?”
“我是湾小姐请来的管家,未来就是我照顾您了。”
“湾儿!”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即将要入春,江面的船只渐渐的多了。原来还有些人破冰捉鱼,现在倒是不见了。

“张管家……我和你商量个事。”

“先生讲便是。”

王耀在王湾走后,收到了医生送来的药,医生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煎煮喝下去。王耀知道,自家妹妹在远方送来的东西,全包在这一纸包的药里了。喝了不到半月,病好了。

“我要去等湾湾。”

王耀虽然不经商,却在闲时学会了糊灯笼,纸灯笼被他画上画纹,居然引得一些大姑娘小媳妇专程去找他买。

听客商议论过,最早去江南捡银杏的,是在秋末初冬的时候。算着,盼着,他便日日去那码头候着那支载着湾湾回来的船。

“哥!”

半夜的时候,他没有任何预兆的醒了,下床披上斗篷,提着一支纸灯笼他悄悄的出了门去。

码头听得江风呼啸从耳边而过,江水解冻,带着些碎冰碴子向远方奔流去。

他手上的灯笼画的是一朵牡丹,昨日刚完成的,牡丹看着不难画,实际着工笔自在画手心里藏着,外行人看得只觉漂亮,内行人看门道,摸得几分却都不敢动笔画牡丹。

远方,宽广的河面忽闪动了一束灯光,王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一闪。他看清了,月光的反射下,那船上举着一个灯笼的,不是王湾还是谁!

“湾!”他挥动着手臂,仿佛回到十几岁,自己是个稚嫩的孩子一般,在码头上跳跃,呼喊。

那盏画了牡丹的纸灯笼,被点燃,发出高亮的火光,印着重逢二人上的眼泪,闪烁着,如此滚烫。 




【600多度的眼睛突然痒了两天,正好又是我瓶颈期,一边揉眼睛一边被瓶颈掐得死死的,这一次的耀湾也是第一次写,设定虽然是我另一个长篇里的,但是文风稍微变了一点,我都感觉越写越在倒退。难受至极】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