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极东】(练习作)

#葵雁##私设#
自家兄长打来的电话的时候,王秋雁正光着身子在在浴室里冲凉。

冰冷的水从莲蓬头里喷出,夏日的暑气便削减了半分。裹着浴巾坐在沙发上,面前是一份冰西瓜。

她回拨过去,除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王耀也就是在电话里问她过的还好不好,还说家里面的事情多,他一时半伙抽不出身去日本陪她。她似乎习以为常,应负责答应着。

刚一挂断电话,手机震动了一下。

她额头上还未擦干的水掉落在大腿处的浴巾上,用勺子挖了口西瓜,她看了眼手机提示,上面三个字:本田葵。

“这小子,找我准没好事。”她又吃了一口瓜,心想着鹿儿岛是日本最热的地方果然名不虚传,手指滑动解锁,映入眼帘的是本田葵发来的一条消息。

“在日本过的习惯?”

她习惯性回了一句“嗯。”就把手机扔在一边沙发上,打开电脑看视频。

她是自愿去日本休假的,没别的原因,公司就剩这里没人去,她图个清闲,不希望有人吵,所以提着行李和笔记本以最快速度登上了飞机。

真的是个很好的休假胜地,但提到日本,秋雁就会想到自己大学那个日/本同学本田葵。

本田葵的中文,是跟着他哥哥本田菊学的。本田菊早年留学中国的时候正巧也是自家兄长的同学,但是本田葵的中文还说的不是很好,在人生地不熟的时候,他也只能找到秋雁学中文。

一来二去,秋雁倒也学了半吊子的日语,本田葵骨子里有种不服输的精神,很快的从秋雁这出了师。

但是,本田葵有次的事情令她很厌恶,她本来以为他是个严谨的人,直到一日她看见他与本校的一位女生关系暧昧。

而前几日,这一幕发生在他与另一位女生身上。她忍着没去揭穿,自认为看清了这个人,心里暗骂他是只狐狸。

因为这件事,她和本田葵也由朋友,变为陌生人。

如果不是他主动从社交软件上加回秋雁,这两个人应该也会就此错过。

“如果不习惯,小生到鹿儿岛来陪你。”

再一震动,还是本田葵的消息,秋雁瞟了一眼,无心回答,又是一个哦。

“你过得还好吗?据说在中/国找工作很难。”

“呵,顺利毕业,找了个私营大企,现在是销售部长。托你的福。”她想起那件事心里就厌恶起他,假惺惺的装什么。

突然,门铃响了,她突然想起自己没上链子锁,把腿上的笔记本赶紧放下,不管不顾的冲到门口,先把锁全部上紧了。

“谁?”她压低声音用日语问了一句,透过门口的缝隙,他看到外面的人影闪动了一下,没回答。

紧接着是一阵狂暴的踹门的声音,她吓了一跳,但马上反应过来,冲进房间拿起本田葵电话就以最快速度拨了过去。

他接电话的速度很快,刻不容缓秋雁连珠炮一样的吐出一段话。


“喂!本田葵你先别说,一切听我的,我遇到了麻烦,你等下用日语以最大声音对着电话喊一句话!”


她也不知道喊什么,但是能最快震慑他人的方法就是这个字,但最主要的是她需要一个男声来证明自己屋里不是单一个女性。


房门还被踹着,她把手机开到最大声音,本田葵大概也听到了踹门的声音,还没等秋雁说话,他主动开口喊了一段秋雁听不懂的日语出来。


门外安静了,秋雁回到沙发上躺着,电话还没有挂,本田葵语气有些急促的问她什么情况。

“你告诉小生你住在哪里。”

安静了一阵,他又说了一句,秋雁冷着脸把地址告诉了他,然后挂断了电话。

“糟糕的休假。”她并没有打了个电话给前台,对于这种事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缓和了一阵,换了件衣服,接着吃西瓜看视频。


她不是神精大条,是这个世道逼着她冷静对事。

晚餐她没心情吃,倒在床上睡了不知道多久,有人敲门吵醒了她,与此同时,电话也响了。

“开门,小生在门外。”

她透过猫眼,看到门外的人那双一如过去的红瞳,心里竟然有一点的安慰。

门开了,他拉着行李一脸严肃的看着她。

“门上全是鞋印,到底怎么回事?”

“你不懂?”

“匪徒……吗?秋雁桑你有没有事?”

“你操心我干什么?我不需要你的关心。”

“走。”他拉着王秋雁的手就要离开房间。

“你干什么?!放手。”她用力挣脱了他的手。

“小生请你出去散散心,当初学心理学的时候就是为了疏导心结。小生不希望你被事情烦的假期不快。”

她把头一撇,“我去拿点东西。”进去半分钟不到出来了,手里多了个包。

因为有本田葵带着她,她们去了海边。

“秋雁桑,说实话,在中国的时候小生就很好奇你这样一个顽强的女人,哭是什么样?”

秋雁皱了皱眉,冷哼了一声,“恶趣味,我当真是看透你了。”

“不,当初毕业,很多女同学都笑着哭,就是你只是笑,脸上一点留恋都没有。小生只是好奇。”他加重了最后一句话,证明他绝对不是变态。

“哭哭啼啼难舍难分算什么事情,迟早都要散了的。”

“那为什么连小生的话你都不肯听?”他在那场毕业晚会最疑惑的就是这件事,原来关系挺好的两人,为什么她说翻脸就翻脸。

“没有为什么。”

本田葵真的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惹得她这样,场面尴尬。海风很大,秋雁的头发没梳起来,风吹的飘了起来。

“如果是你看到了什么,大概是假的,小生不是很能理解你的想法。”

王秋雁转身刚要走,他一只手拉住她,把她拉近自己的怀抱里。还没等秋雁回过神,他便松开了。

“抱歉,小生不是有意的……回去吧。”

“………………嗯。” 剩下的假期都是极度愉快的,有了一名日语向导,她在这座岛屿上玩的很开心,毕竟她是来度假而不是来找烦心事儿的。回国那天,本田葵没有说什么,只是告诉他下飞机后记得打开手机打个电话给他。


而那句秋雁听不懂的日语,实际上是告诉外面的人,不要来这里,虽然他不是一这个女人的丈夫,但是她是他的,明白的话的就离开。


或许她王秋雁根本就不需要太多的关怀,她那样的性格,只有行动能够证明给她看,她所期望的真心实意的爱情。

【日常生活练习作品】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