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春待】星游梦

#春待组##冷战组##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与修改#
《星游梦》by月栾画 


阿尔吸了吸鼻子,继续在太空中行走,没有声音。

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个有着天使般纯洁金发和蔚蓝色眼睛的少年。他看上去很年轻,往大了算才不过20岁,以至于很多人都猜不透他的真实年龄。

他对于宇宙有着无比的向往,这源于他的梦,也是另一个人的梦。为了完成这个梦,他付出了很多。这个世界上没有他做不到的——无论多么艰难,只要是他就一定能做到。

他去触碰散落的尘埃,去追踪未知的星球,他放空了自己,以至于他终于想起那个被自己忘却了的梦。

太空荡了。

空荡到可怕的感觉,他转了一圈,一颗紫色的碎屑从他的眼前飘过。他朝着它飘过来的方向望去,那是一颗星球。

因为重力的原因,他向那颗星球飘去,紫色的星球,他很好奇上面会有什么。

“yo!年轻的星球啊!如同我一般年轻!”他不断的靠近它,那颗星球,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眼熟。

管他呢。

阿尔弗雷德刚要降落,后面有人拉住了他。

“阿尔君不要去。”一个软绵绵的声音传入大脑。宇宙里是没有声音的,阿尔弗雷德猛的回头,正对上一双眼睛。

“阿尔君,回家吧。”

软绵绵的不仅是他的声音,还有他的样子,看上去很温柔的样子。紫色是很温柔的颜色。

阿尔弗雷德下意识的问道:“你是谁?虽然知道宇宙无法传递声音,但是他却收到了回答。

“伊万·布拉金斯基”

“为什么?你为什么能在宇宙中?还有你让我回家,哪里是家?”

他忘记他的手还被他牵着,他一拉,阿尔弗雷德便朝那个紫色眼睛的人靠近。

“阿尔…忘记了吗?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阿尔弗雷德,我很清…"

“不,你叫美…"

话没听完,他眼前一黑,紧接着一阵眩晕的不适涌上大脑。四周黑黢黢的,他无论怎么都抓不到东西,像宇宙一样,太宽了。他的记忆在大脑中如走马灯一半流过,最后定格在一片金色的葵花田,夜里的葵花带着露水,月光下如一地武士;太阳下的葵花田上方漂浮着淡淡的紫色烟气,一只只花盘表达着他们对太阳的热爱与忠贞。

葵花的样子,天真、稚气未脱、却坚贞而又无比固执。像谁?

谁?!

他从床上惊坐起,眼睛瞪的大大的,不断的急促呼吸。

戴上眼镜穿上衣服,他飞快的穿好鞋冲出家门。

“谁?”他不断的念叨着,是谁?背后留了一背的汗,冷的他一缩脖子。公园里停歇着不知名的鸟,他跑过,惊飞了一大片。他知道自己要去哪,那是一种信念,指引着他不断奔跑不断奔向他的信念。恐怖的信仰牵引着一个恐怖的人,这是无比恐怖的事情,没人知道他干的出什么。

这座城市的雨说下就下,他在雨水中抵达了那片土地。

心形的叶子,只见一地的葵花盘。金色的花瓣,面朝着灰暗的天空,失去了他应有的光彩。

被揉碎了的葵花的森林,以及一个站在这土地上的男人。


“谁…你是谁?”他大口呼吸着,雨水早将他的一切淋湿了,湿漉漉的头发不断地滴着水,他抹掉眼镜上的水雾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

“你是谁?”军装男子戴着与这个季节不相匹配的围巾,他质问着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我很清楚我叫什么。”


“错。你叫美/利/坚/合/众/国 。”

哄然巨响的一个惊天雷打了下来,紫色的闪电映照了这片天空。


阿尔弗雷德醒了,他揉了揉鼻子。


他看到了一颗紫色的星球,引力吸引着他不断的靠近。
没有梦能阻挡他,除了那个梦。那个他一辈子都不会相信,以至于一辈子都铭记的梦。 【The end】
六一儿童节提前快乐。
略略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