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极东】同居生活

#异色极东##私设注意#
《同居生活》by月栾画
王黯,大……不算大龄的青年一个,家有兄长一名,为求一袭容身之处,每天在酒吧以陪酒和买酒为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就是个十足的酒托。

某日深夜,刚从酒吧回来的王黯在漆黑的浴室里边洗澡边回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听到公寓大门叮当一阵响,门开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他感觉情况不对,来不及穿衣服,用浴巾围住下身就冲了出去。只见一名黑色短发的青年把行李放在门口,人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他抬眼看到王黯的样子,话几乎是脱口而出,“你怎么洗澡不开灯?小生还以为家里没人。”

怪我?王黯接着话换回去,“什么家?这里是我家本田葵你怎么会有钥匙?”

“黯君习惯把备份钥匙放在家门口的花盆里,这一点小生很早就从耀君的口中得知了。”葵把钥匙套在食指上转了转又收回,“小生租房时间到了,没地方去只能来你这里了。”

“你不到你哥家去呢?本田菊他最近似乎都很闲。”王黯回到浴室换上准备好的T恤和裤子,坐到沙发上开了罐凉茶,喝酒喝多了他可不希望酒精中毒。

“兄长大人和耀君去旅游了的这件事情您不知道?”本田葵把手肘架在膝盖上, 撑着脑袋斜着眼睛看着王黯,“再说了,这么晚了小生熟悉的人里就您一个还没睡的,小生不来您这还能去哪?”

“你还真是无情啊,遇到好事把老子晾一边,一遇到困难就又回来找我了。这次说好,你睡沙发。”他把凉茶喝完,罐子捏扁扔进垃圾桶,走到卧室里甩了一个枕头出来,“超市打折,耀买了两个,现在这个天气应该不需要被子吧。”

“不用,小生先在您这将就一晚就好,明天去拿其他行李。”本田葵接中飞来的枕头,拍了拍倒在了沙发上。

半夜,王黯被冻醒了。他没盖被子,但谁知道今年厄尼诺现象这么严重,原本以为不会下雨结果才几小时就瞬间变脸。

从躺椅上拿毯子回房间的时候,他看到被冷风吹的缩在一团的本田葵。

忘记家里还有他了,王黯暗叹一口气,冷到他爷还得照顾,这次便宜他了。他把毯子摊开盖到本田葵身上,自己则关好窗户躺回床上。

大半夜的雨下到清晨,王黯习惯晚睡早起。他一睁眼就看到自己身上那张原本盖在本田葵身上的毯子。出房间就看到他裹着件大衣睡的正熟。

“这兔崽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嘴硬啊。”他捋了捋头发,去厨房准备早餐去了。一个单身多年独居的人不会做饭,开什么玩笑。

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本田葵已经醒了,坐在沙发上发呆。

“哟,醒了?醒了就过来吃饭。”他端着两份早餐坐在餐桌前。

“别吵,小生好像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他聚精会神的听着,王黯一听这话,噌的一下从餐桌前起身。

“靠,绝对是那只熊来了。”没等本田葵开口,他接着说,“记住了!他等下要是敲门就说爷不在!无论什么借口都得给我拦住他别让他找到我!”

“黯君你惹到什么事情了?小生可不是你的挡箭牌,出了什么事我可都不负责的。”

“少废话!你挡住他我再和你解释,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在我家!”

王黯说完躲到卧室的衣柜里去了。不过三秒钟,就有人敲门的声音传来。

本田葵开门,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和他一样赤红的眼睛。旁边站着一个女人,似乎在阻拦他进来。

“你看,我都说了王黯不在,你还不信。”那个女人似乎是房东,语气中带着怒气,可想是被烦了多次了。

“你是谁?黯呢?”那人身上有很重的酒味,本田葵知道不能轻易招惹一个酗酒的人,“小生是谁不重要,黯君一个小时前闹心脏病送医院去了,如果您想见他,说不定可以在他的葬礼上见他一面。”

高个男人眯着眼睛盯着他,“我没别的意思,麻烦让路,就算他死了我也要带点东西走。”

本田葵伸手拦住那人,眼神中写满了不屑。 “那还真是抱歉,他留下遗言,房里东西全部转让给小生了,您无权动小生的东西。”

他看到他明显皱了皱眉,看了眼大门紧闭的卧室,瞪了眼本田葵,没说什么转头走了。

房东送了口气,接着问本田葵:“这位是王黯朋友吧,他人没事吧,刚才听你那口气我都差点当真了。”

“黯君无碍,劳烦了。”说完他关上门,走到卧室门口敲了敲门,“黯君,出来吧。”

“本田葵你嘴真毒啊,说什么不好非说我死了,你就这么希望我翘辫子?”他坐回餐桌前继续吃他的早餐,本田葵也坐到餐桌前。“还有,昨天晚上你闯我家害的我以为是进小偷了,你必须给我个补偿。”

“又不是第一次了,当时看您的表情也没有任何惊恐,现在来要补偿未免太无赖了些。还有,现在可以给小生讲讲刚才那是什么情况了吗?”

王黯给了他一个白眼,“那个人是酒吧的客人,前段时间莫名其妙的总缠着我不放,我都动武了还来找我。”

本田葵本能的想到是黯的仇家,但如果追了这么久还没有动手,那就可能是……

“您明明可以走的,为什么非要在一家酒吧做?”他去厨房盛了碗粥,燕麦粥很稠,他不爱吃甜的,就加了点小菜进去。

“想太多了吧,不在这家熟悉点的酒吧我还能去哪?我干的可是酒托这样的勾当,更何况现在还得养活你,更不能辞退了。”

他喝着粥,没说什么,等王黯去厨房洗碗的时候打开大门走了,他没带行李,王黯也不管他去哪了。

傍晚,吃完晚饭的王黯前往工作的那家酒吧,进门就看见本田葵坐在吧台前,酒吧服和那双赤色的眼睛,他看着居然有那么一些喜欢。

“你怎么在这?”他走过去,一把拿过本田葵手里拿着的那瓶他眼生的酒。

“打工咯,黯君既然在这打工那小生为什么不可以来呢?以及……”话没说完他凑近王黯,出其不意的在唇上吻了下去。

“以及,看看有谁能在小生的眼皮底下动您。”


【填坑ing】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