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极东】挚爱


王耀生得似不染俗世烟尘的仙人一般,这在那所大学里是人尽皆知的。
“诶,你今天真打算告白?”那个梳着两条麻花辫,手里拿着一封信的女孩被另一个女孩嬉笑着拉住。
“这…这是肯定的!我喜欢王先生!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喜欢他!”她扬起的脸上尽是骄傲,她相信以她的身份和容貌,这个男人一定没有理拒绝。
正午,忙完工作的王耀坐在自己的书桌前揉着太阳穴,而那个胆大的女孩站在他的面前。
“同学你还有事情吗?”王耀看着面前的女孩,笑着说。
“先生!如果您愿意的话,请接受我的告白!我喜欢您,从您第一次到我们学校来写生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您。您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心,像三月的春风一样。风吹过我的心,在里面种下了爱情的种子,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在一起的!”她红着脸把长长一段话连惯的吐出,就像已经在心底背过上万遍一样。
霎时,原本空荡的办公室里围上了一群学生,他们都在叫喊着让他们在一起。
王耀真的慌了神,一脸凝重的看着面前那个女孩,他不知道怎么办。
“耀君?”正当他慌了手脚乱了阵营的时候,门口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他知道是谁来了。
那人身着一件碧色旗袍,不说那料子有多金贵,单是看那苏绣就知道,这件旗袍必定是心血之作。
一众人都因为这名“女子”的到来而安静下来了,
那名短发“女子”手里端着一方白瓷盖碗茶杯,笑盈盈的一步步走到他的身旁,把茶向前递给那人。
“夫君请用茶。”
他差点没喊出他的名字,眼神里满是感动。
王耀的心全因为那名“女子”而放了下来,长舒一口气接过“她”端来的茶,刚开的水配上茉莉花茶,最是舒缓压力。一瞬间满屋飘香,而那声“夫君”,着实在无形间给那个女孩一记响亮的耳光。
王耀没回答她的话,那名“女子”却站在他身后,一边为他揉着肩膀放松放松,一边说到:“我刚才在门口听到,有人在告白?你们大可继续,不用管我。”
底下起哄的一群人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说起了悄悄话,那个女孩尴尬的一个人站在他们面前。她早就愤怒了,她请一群同学来为他们的爱情做见证,为不曾想王耀早已有妻室,这次的脸都被丢光了。
“你…你算得上什么!我是真的爱他!你就算是他的妻子又怎么样!我相信我不会比你差!”
“她”摇摇头,停下手,走到那个女孩面前。
“在…我问你,你可知道什么叫爱,什么叫喜欢?”'她'一步步逼近那个女孩,墨色的短发随着步子一摇一摇的,“我能给他的是陪伴,是爱;而你能给他的只有所谓缥缈的喜欢。”
女孩诋吼道:“不可能!你们肯定会有分离!等你人老珠黄,他定会抛弃你!那时我正当风华正茂,我定会以八抬大轿的形式做他的妻子!”
喝完茶正打算看戏的王耀一听,“砰”的把杯子搁在桌上,猛站起身搂着自己“妻子”的腰,一个吻落在唇上。
“我王耀,一生只爱他,就算他怎样落魄,怎样丑陋,我一生也只爱他一个。”
后面看热闹的人群早就散了,女孩看到刚才那一幕,却还是冷笑着,扬起她的头,“我是城主的女儿,我想要的东西,还从没有拿不到的,那个女人,你最好主动离开他,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王耀真的是火大了,他早就想找个借口离开这个混乱的学校了,这样一来正和他意。随机豪气的甩下一句“随你怎么说,我们今晚就离开。”然后搂着自己的爱人,大大方方的走出了学校
而他身后那个女孩,知道自己彻彻底底的输了,跪坐在地上,眼泪忍不住的掉,“我真的喜欢你,我对你的爱是别人比不了的……你若是想出国…我都可以…都可以陪着你……"
可再怎么浓郁的爱也比不上相守一生的人啊。
马车上,王耀一脸茫然的看着换过一身衣服的的本田菊,“菊……你怎么穿着这个来了?虽然我很喜欢…"
“其实,在下也不想的,只是和您的弟弟玩骰子,骰输了……他说要在下穿着这件旗袍到您这里,帮他把您每日的茶送过来。”本田菊红着脸说,“不过,那个姑娘是怎么回事?您得给在下一个解释哦。”
王耀笑着捧起自家爱人的脸,用一个深吻做了一生的解释。
我只爱你,时间不能代表一切。


【和别人打赌写的,也就是个女装脑洞而已。】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