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法贞】口谕

“天父啊,我祈祷,战争可以安定,和平永存于法/兰/西。”
人民永远都不会忘记,九年前查理六世与英皇亨利五世签下的那张充满屈辱的条约,他将法/兰/西的罗亚尔河以北的地区交予英/格/兰管理。
漫长的时光里,绝望笼罩着仅剩半壁江山的法/兰/西,人们祈祷着神的降临。
然后,那个身着银色铠甲,一头深栗色短发的少女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她像得神旨意一样,带领着军队出其不意的打击了那些所谓的高傲的英格兰属地的绅士们。
“圣女!圣女!圣女!”人们欢呼着,高喊着,而她却在人群里看到了一双不同于其他人的眼睛,高贵中却有种隐隐的伤感。
假扮男装的她在穿过敌方勃艮第广阔的领土后,在希农的城堡里找到了那双眼睛的主人。那个衣着朴素的她,单膝跪在地上,闭上了眼睛,捧起他的左手,亲吻了他硕大的红宝石戒指。
“法/兰/西先生,贞德终于见到您了。”
他的存在,就是整个帝国。而她,就是守卫整个帝国的圣女。
他问过她,你愿意陪伴我一生吗?
少女的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起来,有那么一丝受宠若惊,“先生,您的一生我陪伴不了啊,您可永存于世,而我却………”
话没有说完,她再一次被查理七世派去了战场,而这一次,她被俘虏了。
“那群人不敢动圣女的,至于救援的事情,以后再议也不迟。”
那个冷酷的君王抛弃了她,她被移交到给了英/格/兰人,她逃跑了,她摔断了腿,她被迫签下了承认十二条罪状的审判书,她被判火刑了………
牧师用他蹩脚的法语问她,“我问你,你是否认为自己得到了上帝的神谕?”
“我只得到过一个人的口谕。”
她不是异端,不是神棍,不是骗子,她只是个女孩。
过膝的木柴中的那个少女如此的圣洁而高贵,她笑,不是嘲讽,不是临死前的疯狂,如此真实的笑。
她想起了法/兰/西的美景,宁静的夜晚、缓缓流淌的河流、充满阳光的稻田。
她想起了自己当初带过的军队,飘扬在土地上的她扛起的战旗,光芒四射的她是那么的果断的打赢了一场又一场天方夜谭一般的战役。
她还想起了先生。
火烧了起来,她隔着火焰看到了他,他的嘴巴一张一合的。
“为了一个冷酷的君王和法/兰/西咬牙坚持了这么多年,最后也因此而亡,值得吗?火刑可是很痛的。”
她的回答随着那青烟消散于世间,他摸了摸自己的心脏,还在跳动,又摸了摸自己的眼角,没有眼泪。
“忘了她吧,她不过是为了这场战争而诞生的一个普通人而已。”他这么自我催眠自己。他走了,没有回头,肩上落着一只蜉蝣。
他会永远记得自己亲口下答的口谕。
“我需要你守护我一生。”
“我愿意忠法兰西一世。”
愿过去如风暴,强大也转瞬即逝,愿我的爱人的生活能再次和平。

【凭感觉乱写一通】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