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dover】时间·回忆·黑死病(下)

《时间·回忆·黑死病(下)》
时间能隐藏伤痛,同样也能隐藏起那些被伤痛困扰的人。
他睡醒时雨已经停了下来,电话亭内空气是寒冷而干燥的,花完全干枯了,手一碰就碎成了粉末。
门吱嘎的响了一声,他推开走了出去。外面的路灯亮着,街道两旁门窗紧闭,锈迹斑斑的临时站台旁生了野草。
此刻的世界极度安静,以至于他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动。连马鸣声都消失了。
从未有过的紧张,眼前的景物无比熟悉,每个细节都毫无变化,但却觉得前方总会出现什么。邮局的信箱上的永远不变的花纹,那个警官的车还是一如既往的停在一排车辆中最显眼的位置。琳太太的花店习惯性的会点上一盏灯给附近的住户。可是就算处处都有生活过的痕迹,可连最喧闹的酒吧里都没有人就很奇怪了。他连续不断的去拍那些人家的房门,没有人回应也没有人开门。
他们不是在睡觉,亚瑟敲碎一户人家的窗户,玻璃渣子散落一地。小心翻进去,里面是空的。一个柠檬被切开一半放在厨房的案板上,水分蒸发的一干二净。再打开冰箱,里面有一盒还未开封的牛奶。什么异常都没有却处处重办异常。来到那户人家的卧室,干净整洁的床上有一份报纸,可是时间却被撕掉了。
他才发现到自己一直没看到能代表时间的东西,手腕上的手表也不见了。坐在床上,大脑很清醒。他把这一路看到的事情总结了一下,不出意外的话,这座城空了。
有次世界会议上他和王耀聊天,谈起时间的定义。王耀一脸严肃的说人能在时间的基础上建立一切,可是时间也可以轻松的把人类从世界上抹去。
他现在想想确实如此,但自己还没有死亡,那就说明其他人可能也还存活着。
“弗朗西斯!对了,他如果没走的话……应该还在这座城市的。”
现在什么希望都必须抓住,他打开门向着弗朗西斯暂住的方向跑去。
气喘吁吁的停在门口,门没锁一推就开了,沙发上坐着的正是他寻找的人。
“喂!红酒混蛋你在干什么?睡觉吗?外面的世界变成这样你没有任何知觉吗?”弗朗西斯没有任何反应,他皱着眉头走过去,这时才发现他嘴角有血,整个人是靠在沙发上坐着的。
亚瑟呆住了,他与弗朗西斯吵架的原因,那段历史……他摸了一下鼻息,还是存在但很微弱。摇晃着弗朗西斯的肩膀,希望他能醒来,希望他那双眼睛能睁开。
“亚瑟……别晃了……头晕。”
他听到这句话马上停止了动作,扶着他坐起来。
弗朗西斯的脸色很难看,头发也凌乱着。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没有一个人?”亚瑟急于寻求一个答案,这里是他的家,自己没有知觉,那么自己的人民一定是出了事。“是不是与你抹去我的记忆有关?”
“亚瑟……哥哥我并没有抹去你的记忆啊……你忘了吗?是它席卷了全世界,你忍受不了便独自跑开。”弗朗西斯扶着自己的额头,身体上的疼痛感让他很不适应。
“怎么回事?我记得……不,我忘了……”话只说了一半就卡了壳,那些关键字他一个也不记得。
弗朗西斯茫然的看着他,“它当初被药物抑制过一阵子,后来再度反弹时变得比过去更厉害了,城市里的人基本都没了。”
“弗朗你看着我的眼睛,如实的告诉我今天是星期几?”亚瑟缓缓站起身,他想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了,那段历史没有发生,它被以另一种形式压制了。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让历史再发生一遍。他必须想起那些被抹去的记忆。
“星期……六吧,怎么了?”弗朗西斯没有看着他的眼睛,站起身揽住他的肩膀,“要是想做什么就快去吧,时间不多啊。”
亚瑟看着他,这个和自己打打杀杀这么久的人,现在却成了自己唯一的帮助。
房间里只有一盏台灯开着,橙黄色的灯暖暖的。身边人给的是最熟悉的陪伴,和他的世界里一模一样,他想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时刻。
坐车去是弗朗的建议,他把车库里的车开出来,亚瑟坐在副驾驶上。他知道了时间,他再次看手腕时手表便回来了。下一个线索是一个市场,他记得那是一个拥挤不堪的老市场,有很多垃圾的地方。
开车的弗朗西斯听完他说的话,立刻想起了那个地方。“是伊斯特奇普市场!当初那边有很多普通百姓,而且是个垃圾堆放处。只不过现在应该什么人都见不到了。”
“你说在中世纪时期要怎么切断它呢?”亚瑟把脑海内的线索串起来,“星期天的伊斯特奇普市场人很多……万物都害怕火!对了,失火了,那家面包失火了!”
“亚瑟你想到了什么?老城区有严格的灯火管理制啊,伦/敦是不会很轻易的失火的。”
亚瑟冷笑几声,“当初那个市长丝毫不在意这种事情。你知道那附近有什么面包店吗?职工很疏忽大意的店。”
“有一家,在普丁大街上,我认识的一个法/国钟表匠还和我抱怨过那家店。”
他总觉得还差了些什么,“星期天凌晨,一家面包店由于员工的失职,意外引燃了一场大火。不,现在不是中世纪,没有木质的房子……”
“你忘了?老城区还是有木质结构的房子的。”弗朗在开车的空档扭头看了看亚瑟,他正在整理整个时间轴,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有些事情是他难以理解的,包括时间、记忆与弗朗西斯。
“怎么可能?!这边的城市不都现代化了吗?两边的差距就算再大也不可能大成这样。”
中世纪的木质结构最容易引燃大火,火势是因为木质结构的房子才把一发不可收拾的。火光照亮了整片天空,他想起了自己当初的狼狈,只有干等着这场大火烧灼着土地。
车开的飞快,新城区到旧城区,他一点点的拾回自己的记忆,醒目的红色粉笔叉,他越往前走就感觉时间越往后倒退。疑惑也随时间的推移不断的在脑海内蔓延。
“到了,你说的那家面包店,这就是木质的房子啊。”
此刻的亚瑟背后有深深的凉意,真的是同记忆里一样的场景,可他同样记得很清楚,自己刚才还处在现代的城市里。他缓缓转头,背后没有汽车和那个紫色眼睛的男人,什么都没有。
他不管不顾的转身走进面包店,没有一个人在旁边的烤面包的炉子关着,除了借着微弱的烛光,他什么也看不见。
他颤抖着手,把火炉打开,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把窗帘引燃。
“你想干什么?”门口的铃铛被推门进来的人撞落,另一个装束的弗朗西斯慌张的看着亚瑟。
他似乎是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样,拉着亚瑟要走。火已经攒上房顶,并且烧的极快。
被拉出来的亚瑟看到一匹马,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就翻了上去。再一看拉他出来的人,又没了踪影。
马不知是得了谁的指令,自己跑了起来。而亚瑟,他从点燃窗帘到上马一直沉默无话,他渐渐明白这个世界的存在,时间在里面能任意裁剪,但是谁在指引着他?
到了一块高地,马停了。站在那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世纪的弗朗西斯。
“好久不见。”亚瑟翻身下马,它很快的跑开了,“告诉我为什么?没有原因就把我带到这样一个时间混乱的时空,我不相信。”
“你不是被我带到这里来,所以你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弗朗西斯站的位置能看到伦/敦的全景,它在燃烧。
“那么这里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亚瑟看着比自己矮很多的他,心里憋着什么却总也说不出口。
“你问我?那么我也问问你,为什么要和‘我’吵架呢?。”弗朗西斯抬头看着亚瑟,“你不记得吗?那个世界的我为什么要抹掉你的记忆?”
“他不希望我难过,我只知道是如此的。”
“那为什么你还能找回那些事情的记忆?那个世界的我成熟而稳重,你认为他会失手漏掉吗?不,他只是把那些事情封存了而已。”
亚瑟犹豫着,他说对了,确实是这样的,弗朗西斯的办事能力说快不快但要是真想做他也不可能做不到。而且他确实没有彻底忘掉。
“那么你是来告诉我那些被抹掉的记忆的?”风撩动着他的头发,他的眼里有火光。
“不,我只是来救你的,你来这里是个意外,让一切都回归正常吧。”
他说完,亚瑟只觉得身体一空,意识渐渐开始消失。伸手去抓那个人,他只是笑,眼睛里好像有眼泪。
“不要去问,不要去想,失去的早已失去,未来你会拥有更多。无论在哪个世纪,我对你的爱情永远专一,至诚不变,我爱你亚瑟。”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一片空白的墙以及被挂起来的输液瓶。弗朗西斯枕着自己的手趴在他身边。
不太想说话,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从开头的闹剧到现在住院,其中的经过都太复杂了。
“喂,醒醒。”亚瑟用另一只手去摇弗朗西斯。
“亚瑟……你醒了!身体还有哪不舒服吗?我知道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会轻易改动你的记忆了。”
他看到他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怎么了?是不是饿了?哥哥这就去帮你做点吃的去。”
“不要走。”亚瑟见他要起身,慌忙抓住他的手,他的手心的温暖传递到他的手上。“别想多了…我有事情要问你。”
弗朗西斯坐回椅子上,手不肯放开。
“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今天星期几。”
他照做了,亚瑟看见弗朗西斯一脸的疲惫,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毕竟是自己不小心掉进了那个世界。
“亚蒂,今天星期日,以及你的眼睛好美。”他一如既往的说着那样的话,亚瑟听着却很安心。
“俏皮话还是说给你的情妇去吧。就知道你个混蛋不会说什么好话。”亚瑟闭上眼睛钻进被子里去了。
“亚瑟,你没听过撩的人不爱,爱的人不撩这句话吗?我爱你哦。”
被子里的人听完,没有回答。可是弗朗西斯比谁都明白他的心思。
“不要去问不要去想,你只要知道我从过去到未来一直爱着你。”
【The end】

哦,要不是共蠢催稿我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坑,一通胡写之作。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