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米白】siegfried&Одетта(2)

“我年轻的王,你为什么不愿意坐上这个位置?”王后披着昂贵的皮毛坐在太妃椅上轻叹着。
王子,不应该叫新王了,我们的新王坐在她的对面。他说自己本来就不能胜任这个位置,自己的哥哥亚瑟才是最佳人选。
不过,这个王后怎么会答应他把位置交出去的想法,他还是得不到自由。
“王,你可以去享受你应有的一切,但别忘了现在还是国丧期,你可得把这场戏演完了。”
国王摔门而出,他恼火了,王后出尔反尔虽然不是一次,但她从没想到这次居然直接不认账了,可恶至极。
仆人们知道王的不顺心,就帮王举办了一场舞会,旋转的伴侣,高歌一曲的演唱者,人们都在庆贺。而王却拒绝了两位大胆的交际花,他独自一人走到了观景台上。
“阿尔,你在想什么?”身后传来亚瑟的声音,阿尔弗雷德攥紧拳头,狠狠的砸在石质的外栏上。
“我曾问过你什么是自由,你并没有回答我,现在可以给我一个答案了吗?”
他走到他身边,指着前方的森林说道:“自由的定义太多,你有这个野心和实力,能拿到多少便是多少。”
国王看了自己扭头哥哥一眼,笑着问道:“新制造了几把不错的弓,陪我去森林里练练手吧。”
真不愧是两兄弟,两人十分默契的击拳,约定熟成。
窗帘后传来细琐的声音和一个女人的叹息。
“是啊,答案太笼统,我年轻的王,这个答案多到敌人绊倒你时,你都想不通。” —————
她本是邻国公主,跟随自家哥哥来森林里游玩,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但幸好,她从小就学识森林中的种种,娜塔莎渐渐的适应了森林里的生活。她尝试过逃离这里,但以湖边一棵百年橡树为中心,她只能有极小的活动空间,一旦超过,就像有一堵墙挡着了一样,她逃不掉。
夜幕降临,枝头不知名的鸟儿啾鸣着,她终于能变回人形。
她开始想念亲人、朋友。虽有魔法却不能自救,每个白天都要提防森林里的猎人,这样的日子很难熬。
阿尔弗雷德的出现,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她们在一次国宴上见过一面,那个时候娜塔莎冰冷的性格还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
夜深,他们驻扎地离湖不远,隔壁帐篷里的亚瑟已经入睡,阿尔独自去往湖边。
“阿尔弗雷德。”娜塔莎从橡树后面走出来,但被念到名字的那位明显吓了一跳,提起剑做出防备的动作。
“你是……邻国的公主?”阿尔弗雷德认出了她,“等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按照计划,我想你应该已经成为新一代的国王了吧。”她故意不说自己的处境。原因她想了很久,
自己会变成这样无非是那群人希望让知晓实情,却又不肯帮忙的自己永远闭上嘴巴而已。
“你们既然要害我,就不要怪我下手狠。”娜塔莎心里暗骂着。
“你的意思是……我国内部有你们的人?但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阿尔弗雷德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对方是一名女子,他把手里的剑放了下去。
“我想要逃出去,但是我自己做不到,但你身边一定有能帮我的人。只要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把我国的奸细抓出来,好好想想吧,这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她把自己这几天的情况说了一遍。
“原因呢?只是逃出去吗?我想你哥哥应该可以找到你的。”阿尔弗雷德靠近她,那次国宴上娜塔莎的举动足以证明她与他哥哥的亲密度。
“哥哥身边的人都是为了篡夺王位,既然有人要害我和哥哥,我又何必与他们客气。”
年轻的国王选择帮她一把,为了自己。
但阿尔弗雷德并不是法师。

这个短篇世界观算是我最大的一个脑洞之一,等毕业我就把这个坑和另外一个一起写起来。(受到鼓舞我文力回来了一些)


【暂定完结,本文长篇等待考后填补】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