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米白】siegfried&Одетта(1)

#短篇米白#
#多重设定#
#童话文风#
#略借鉴天鹅湖剧情#


“娜塔莎?”

“娜塔莎你在哪?”
少女听到声音,她很想回应自家哥哥的话,但是眼皮沉沉的。“哥哥…我好困啊…”
少女醒时,已经是第二日清晨。露水凝结在她的身上,她站起身抖落一地。四周没有人的影子,她想去湖边清醒一下然后再走出去找哥哥,但她走到湖边却被湖中的倒影吓了一跳。
“鹿?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影子……不!这不是真的!”

她不敢相信,但事实证明她确实变成了一头鹿。柔软的皮毛,灵动的眼睛,矫健的身躯。她跃入湖水,溅起高高的水花,砸湿了原本干燥的身体,但她还是鹿。
冷静过后,她不得不承认了这个事实,将身上的水抖干,她迷茫的望着森林深处的阴影,不知道该去何处。
———
“王子殿下,您快去看看您的父王吧,他快撑不住了。”仆人急匆匆的找到正在书房里看书的王子。王子放下手中的书跟着仆从去往国王专制的最后的疗养地。
“国王在里面,他希望您独自进屋。”仆人推开一扇门,做出一个请的动作。王子不知道里面的状况,以防万一他还是在自己的长靴里藏了一把浸了毒药尖刀。
房间阴暗极了,大白天窗帘却紧闭着,只有他的床头有一盏蜡烛,国王的皮囊浸染在熏香里,王子一脸厌恶的说了句无可救药。
“阿尔,你可愿意继承我的位置?”国王孱弱的声音传来,王子用衣袖遮住口鼻,他厌恶这种掺杂了过多迷迭香的味道。
“父王,我若是说不愿意你会将一块城池划分给我做封地吗?要知道我可有很多个哥哥,他们的能力都比我要强。”这位年轻的王子平淡的回答道。

“阿尔弗雷德,你永远都是这个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国王突然仰天长笑,不过声音越来愈小,他死了。
这个王子没有悲悯的表情,杀戮残暴的国王死去,换上新的就好,反正不过是一个名声和地位,谁上去他都没意见。他走到窗帘边,猛的拉开,外面金色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王子晶蓝色的眼睛盯着外面的一只金色的鸟,他觉得自己似乎要自由了。
阳光也照在那位死去的国王身上,却只感觉到一阵惨淡。穿金戴银又如何,不照样是死在了死神的手里?

王子的悲嚎声从房内传来,仆从和等在外面的王后冲进来,他们看到王子扑在床前,似乎在哭泣。
“不啊!我的王!”王后擦了擦眼镜,流下几滴眼泪,声线颤抖着,背对着众人,似乎在哭泣一般。
这两人真会演戏啊,母亲哭嚎着把这位年轻的王子推上王位,儿子哭嚎着把前任国王送入墓地,一切都没人反对,权利一手遮天。
————

【未完待续】妈的我又挖坑了……填不填还是个事呢。米白痴汉,文笔再渣我也死撑。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