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米白】归航

庆祝我终于活着回到了LOF

#米白#

我在外面散步。
我承认我确实很无聊,以至于我怀疑我出现了幻听。
“我爱我所爱,因为我知道我所爱的也爱着我。”
上帝,这里可是美/国,这白/俄/罗/斯语是从何而来?
我望向前方,洁白的高墙,飞翔的白鸽,不过,那可不是教堂,那是精神病院。
我用一些金钱贿赂了门卫走进医院,见到身处花丛中的她。上天赐予了她美丽的外貌,高贵的瞳色如鸢尾花一般闪耀着光芒,她的声音如此动听,就算双手被锁上链条,她依旧如此美丽。
“美丽的小姐,您为何被锁至此?”我走进那片花丛,她注意到了我,歌声停了。
“若你认为我是精神病人的话,请离开。”她高傲的姿态让我一瞬间觉得自己才是那个被锁住双手的人。
她坐在长椅上,继续唱着她的歌。
“并没有这么认为,我只是觉得您的声音很好听。”我觉得眼前的少女似乎并不是精神病人,毕竟没有一家医院会将病人放出来,即使她带着锁链。
她再次停下,扭头问我:“你愿意听一听完整的歌吗?”
我诧异,虽然觉得她重复的歌词很美,但却如何也猜不到这竟是一整首歌的一部分。
“我爱我所爱,因为我知道我,所爱的也爱着我,哦他的父母如此残忍,把我的爱人送出海,远航的船多么残忍,把我与爱人分开……”
“这似乎是一个故事?”我站着听完问她,她看了我一眼。
“先生你似乎不是当地人,自然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家那个爱上自家异国女佣的少爷。”她纤细的手腕上被锁链勒出红色的勒痕。
“我虽未停过,但您应该就是那位女佣吧。”我心疼这个女孩,如花的年龄,却被锁止于此。
“如你所听到的歌,我被迫关在这个医院里虚度光阴,我的爱人阿尔弗雷德被他的父母遣送出国留学,呵,但我依旧忘不了他对我的好。”她的手边似乎摆着一个花环,混合着玫瑰与百合的花环。
“哦,上帝绝不会让您苦等的,您的爱人必会回来。”我刚想转身离开,她的锁链响了。
她突然的站起,用手捂住眼睛,我向外看去,那里站着一个少年,金色的头发似乎能让人感觉到吹着海风的沙滩。他无视我的存在,冲过来紧紧抱住了那个少女。
“娜塔莎,亲爱的我说过我会回来的。”
她松开捂住眼睛的手,张开雪白的双臂拥抱住他,“阿尔弗雷德你不要吓我,你是我的爱人吗?”
“是的娜塔莎,我仍是你的爱人,我逃回来了,我会弥补你所受的伤害,我们可以远离那些禁止我们相爱的人,我爱你。”
我衷心祝福这对恋人一生幸福,然后我解开了锁住她的锁链。
*我为精神病院院长新请来的医生,在还没有到医院前听说了他们的故事,院长将钥匙交给我,让我去检测一下她到底是否如人们所说的那般疯狂。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