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米英】健忘症患者

我是个摄影师,最近休假,居无定所。不过在接到休假的消息的时候我在国外的一个小镇上,原本在国内的话还有人能陪我说说话,现在,能陪我的就剩下我的照相机了吧。
耐不住寂寞的我选择带着照机出去转转,沿着小道,一路向山上走去,听当地人说,在晚上,那里的观星台不仅能看见漫天的繁星,还能纵览沿着海岸的原始森林。
一抹红茶特有的香味留住了我的脚步,咂了砸嘴,感觉有些口渴。寻着香味找去,发现了一家有欧罗巴风格装修的的咖啡店。
“抱歉打扰了,请问有人吗?”我推门而入,发现店里并没有人,而桌上摆着一杯飘着热气的红茶。
“先生您要来点什么吗?”我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看见一个年纪稍微比我小一点,金色短发绿色眼睛的少年正抱着一盆玫瑰看着我。
“啊…嗯,一杯红茶就好。”那个少年侧身经过我,把花放在门后的桌子上,笑了一下,“不需要吃点什么吗?例如司康饼?”
我并不是很饿,放下单反,转而用更礼貌的语气回答道:“因为在出门前已经吃了点东西,所以我并不是很饿,谢谢您的好意。”
他并不介意,笑着说了句没事。然后拿着一个蓝色的本子走进走进厨房去了。
我凑近看,发现那个还飘着热气的杯子上有一小行字母,出于无聊,就断断续续的将它们拼了出来。
“How many seconds do you remember?(你的记忆有几秒?)”我感到奇怪,按说记忆并不是按秒算的,为什么这里会问我的记忆有几秒?
亦或者这只是一句装饰性的话?
“先生您的红茶,纠正一下您一个错误,您刚才读的那个句子有一个音错了哦。”少年出现在我的身边,打断了我的联想。我这才发现他的那一口纯正的英式发音完美的像他给我的那杯红茶一样。
“这个杯子是你的吗?”我的英语是半路出家学的,所以总有些怪怪的感觉,以至于我在他面前有些手足无措。
他端起那个杯子,里面的红茶不由得晃了晃。描金的边,纷繁复杂的花纹,加上那行字母,很显然这是个定做的杯子。
“是,但也不完全是。”他拿出那个蓝色的本子,自顾自的在上面写着什么。“先生可愿意听一听我的故事?”
于是在这样一个午后,我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听起了一个不是很长的故事。
“我是个健忘症患者,很严重,基本上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会忘记昨天一整天我做过的事,我说过的话,我见过的人。”
“在我做完身体检查后,我选择带上行李旅行,去世界各地看看那些我从未见过的景色,把它们装在我的相机里,这样我第二天醒来时,看到这些照片我就可以回想起一些美好的东西。”
“直到我在这个镇子里遇到了一个和我一样的少年,他的眼睛美极了,像蔚蓝的海洋一样。一路上,我看见过很多城市,很多人,我以为自己的走走停停已经麻痹了自己的记忆和神经,但在见到他后,我发现我走不了。”
“我在这里开了一家咖啡馆,每天,他都会来找我,哦,抱歉我有没有说过他和我一样是个健忘症患者呢?好吧,我有些乱了,请允许我梳理一下。”
他停了下来,又翻开那本蓝色封面的笔记本,我看到他认真的找着。沉默了一会,他抬起头,接着讲了下去。
“他也是个健忘症患者,而且和我一样严重。我当时在海边的森林里散步,不知不觉就迷了路。”
“这时候我看到了他,这个莽莽撞撞的家伙居然和我一样也迷路了,而且还直接在森林里睡着了。”
我有点想笑,因为他在讲这一段的时候脸上不由自主的抹上了一丝丝红韵。
“这个神经迟钝的家伙。”
“后来我和他的关系逐渐好了起来,从朋友一步步发展到………恋人。但在确定这种关系后我却接到家里的通知,以至于我必须回家一趟,而且还需要一年。”
我理解为什么他在说恋人前会停顿一下,毕竟这种关系也不是谁都能接受的,还好,我没有歧视这种关系。
他继续讲了下去。
“一年的时间足以让我们忘记对方。因为害怕失去这些记忆,我们约好,要用笔记本记下生活中每一刻的记忆,忘记的时候就看看笔记本上那些记忆。现在,一年结束了,他要来接我了。”
他合上了笔记本,盯着我。我被他这么盯着,手一抖差点把杯子摔了。
“那个……先生你……”
“我想问一下小镇的码头怎么走?”
我被他这么一问差点儿没笑趴下,不就问个路吗何必那么认真?
然后,我就为我的智商感到悲痛,因为他不止是问路,他其实是希望我陪他走一趟。
我答应了,可能只是单纯的想看一下这一对有健忘症的情侣在见到对方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吧。
几分钟后,他换好衣服,从房内出来,站在镜子前。
我盯着他打着领带,骨节分明的手,不住的赞叹。如果不是懂生活的人估计根本不知道有领撑这种东西吧。
直立的领子,衬衫领口自然的容纳下领带的厚度,不显得突兀。我自认比不上他这种与生俱来的绅士风度,哪怕他忘记了很多事也不会忘记注重行为仪表上。
码头上的风很大,而我身边的这位绅士,他拿着一根文明杖站在风里,看着来来往往的船只。
【接下来的结局分为两部分,想看虐结局的请接着往下】
黄昏里,云散漫的飘荡着,海鸥的眼睛里是大海蓝色的光。
他还是那么站在,眼中却有了一丝疲倦。我看着他瘦弱的身躯,心里竟默默有些心疼他。
他终于等不下去了。
夜晚,码头的灯塔射出的光照着远方的路,他眨了眨祖母绿色的眼睛,小声的说了一句:“他忘了我……吧。”
我在一边的路灯下等的快睡着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向我道了声谢,然后转身离开,没入了灯光照不到的黑暗中。
那双眼睛里哪里还有午时明媚的阳光呢?
我想去追,然后安慰他一下,但突然又想起,那是他的事情,我为什么要管呢?
回到旅馆,倒在床上,睡意瞬间涌来,一夜无梦。
第二天再去找那家咖啡馆的时候,我发现它门口那有些生锈的铁门紧锁着。后来我问过很多人,我问他们那个少年去哪里了?
他们给我的答案基本上都是:“你疯了吧,那家咖啡馆很久就没人了,更不可能有人在里面住。” 梦?
不是梦吧,那么真实的一双眼睛,就像………
我自己的眼睛。
【甜结局】
亚瑟合上了笔记本,看了看熟睡的阿尔,又看了看桌前的金鱼缸,微微一笑。
“这次的文不知道王耀看完会怎么说呢?不走平时的风格一瞬间变得高冷了?管他呢,我高兴就好。”他自嘲的笑笑。
凌晨的空气凉凉的,那个叫亚瑟·柯克兰帝的青年作家关了灯,躺在爱人身边进入了梦乡。

解释虐结局*亚瑟就是摄影师,阿尔其实死在了来见亚瑟的路上,因为船触礁沉了。然后亚瑟接受不了消息,他就当起了摄影师,开始满世界跑,这个镇子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结束。亚瑟的语法很棒,但是这个杯子是当时阿尔送的礼物,他当时在送的时候拼错了语法。

解释甜结局*亚瑟是一名网文作家,耀君是他的责编,他这是在写番外。

#写得太差##有些不对##晚安#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