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仏英】两封信


给亚瑟·柯克兰的一封信
亚瑟,好久不见,还记得哥哥我吗?
听到你们将在今年结婚的消息后哥哥我有些吃惊也有些伤心诶。当初和你在一起的可是我,你这家伙和阿尔说走就走算什么。
不扯别的了,我明说吧写这封信的我希望你能回到我的身边,当然只是希望,因为那是不可能的。
我曾经问过自己为什么我的爱留不住你的离开。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们从始至终都是恋人,但你需要的是依靠,一个可以依靠一辈子的人。
嘛,我这个混蛋的性格确实做不了依靠吧。
有些话是阿尔这家伙懂不了的,他情商低,比起哥哥我的情商那更是低的厉害。你要是有什么话想说却没人听的话,来找我吧。我愿意当你这个家伙的听众。
因为只有我能听懂你角落里的心事的,就算你爱他,就算你把手交给了他,就算我做的一切都以无法挽回你。他也依旧读不懂你的心。
你太脆弱了,像中/国的瓷器一样的,完美但也易碎,或许我没资格去说这种话,但有些时候这种脆弱只有我才感同身受。所以当你选择阿尔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只有当个听众的资格,默默的安慰你。
如果你累了,回头看看吧,我还在当时那个地方守候着。对于我来说,远远的静静的看着你们还是挺好的,毕竟哥哥我还可以另寻新欢。
默默的悄悄的爱着你,这也是一种幸福的资格,足够了。
有些话我选择保持沉默,毕竟那是你的私事,我无权干涉,但也请你别把最后一层戳破,就让我一个人留下吧,毕竟我们在一起也只剩下内疚了。
好怀念以前我们三个人出游的时候啊,不过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那是不可能的了。那时候的你真的很漂亮。
希望得不到的、美好的你和阿尔好好生活,多做点司康饼给他吃哦~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给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回信
亲爱的弗朗西斯:
你是不是又喝醉了?连最基本的书信格式都忘了,醉得不轻啊。
你为什么要寄这封信给我,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如果是来打扰我们两个的生活的话,那么恭喜你你做到了。你一定猜不到阿尔在邮箱里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脸绿的,像苦瓜一样。
如果你是想趁最后时机来找回我的话,放弃吧,这是不可能的了。当然我在看到信的时候就猜你这个混蛋永远不会这么干。果不其然。
有你这么一个朋友就挺好的了。
哦,对了,你的信到的那一天,王耀刚好来阿尔这里催还钱,他看到你写给我的信,说了这样一句话。
“啧啧啧,没想到你们两个的红线竟然也这么不牢固啊。”
我问他,什么是红线?他说,那是中/国古代的一个神话人物月老手里的牵姻缘的东西,一个长着白胡子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把红线,看到相爱的人便将他们的红线相连。
有些时候就算红线系的再紧,只要有一方选择剪断红线,那这两个人就要说再见了。一开始他讲的一些事情我还听不懂,但他讲到用红线锁住对方的时候,我才明白。
是我选择了放开你,你用红线软禁了我,而我却固执的用剪刀剪断了它,转而将它绑在了阿尔的红线上。听起来像爱情的转移吧,虽然你们并没有什么像的地方。
但阿尔的红线确实强大,强大到可以很容易就抓住我的心。
在我离开你之后我开始正视和承认这个问题。
我发现,我爱你。
我不会表达心里的想法,所以写了首诗来总结我们的关系。
【我爱你,但与你无关,就算我忘记了你的眼,也不愿意与你对视,
我爱你,但与你无关,即使是在房中的空等,我也不愿敲开你的房门,
我爱你,但与你无关,为什么我总梦见你的微笑,留下一段模糊的光阴,
我爱你,但与你无关,那只属于我的悲伤,我选择躲开不让你听见,
我爱你,与你无关,我想要的是生活的伴侣,而不是在后面追着我,却遥不可及的你。】
做我一生的朋友吧,弗朗西斯,虽然,我爱你。
司康什么的,我一定会多做点的,好让阿尔感觉到我的爱意,你不用那么悲伤,毕竟你还在我身边。
愿天父保佑你一生幸福。
挚友:亚瑟·柯克兰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