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味音痴】死亡证明

【昨晚2点才肝了这么点粮食】【缺粮缺爱缺钱】                


他一个人走在深秋下过雨的街道上,天气渐渐转凉,天空的乌云压低了,要下雨了。


没有一只鸟儿愿意在这钢筋混凝土组成的森林里歌唱。


有个拿着折伞的行人从他身边借过,撞了他一下。他没有在意,插在风衣口袋里的手也没有拿出来,隐隐看见口袋里有一张纸。


没有一朵玫瑰会自愿在暴风雨来临时正面迎上它。


他逆着人群向前走着,尖尖的下巴藏在立起来的风衣领子里,金色的头发挡住了他大半的表情。


没有一个人知道上帝的玩笑会来的如此突然。


风很大,他有些冷,将风衣拉紧了些,抬头的时候,看见他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睛却写满迷茫。


他不知道自己要走到什么地方去,要下雨了,没有带伞呢。


街边的花店,未经修剪的玫瑰随意摆放在店门口,雨就在他看到玫瑰分神的片刻落了下来。


他走开了,没有回头,雨点很密,有些人叫嚣着,他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快步走开,街道上人少了很多。她们拿着手机打着各种各样的伞,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对于外界的事情丝毫不关心。


他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红灯还有几秒转换成绿灯,他不知道为什么,手竟不由自主的向那一抹红光伸去。


在飞驰的汽车的远光灯下,他看到前面安全岛上一个蓝色眼睛的男人向他挥舞着手,嘴里好像在喊着什么,他没去听,因为他感觉耳朵里像钻进了一只蜜蜂,嗡嗡作响。


人们捡到了他口袋里的那张纸。


【死亡证明 死者:·········】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