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渡劫去也。

【武华】观山(那啥18系列)

lofter爸爸求您放我一马!求您了!我真的没写什么出阁的东西!别屏蔽我啊!(;´༎ຶД༎ຶ`)

#面冷其实腹黑武当年下攻x皮到不行可是非常单纯华山受#
#武华#

1.
  他轻功飞上檐顶,正好撞上那个一直不爱说话的道长冷冷的眼神。

  “哎呀,巧啊……道长也有这等闲情雅致来这赏雪?”他尴尬笑了笑,拉了拉自己的衣领。

  华山的雪深不知多少,天寒地冻少有人愿意来这里,偏偏这道长总是能找的到他。

  他好奇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这么吸引这武当。

  二人第一次见面时是在江南,他一人一剑一马,忽听旁边林子里传来打斗的声音,他赶过去一看,却见武当被一帮盗匪纠缠着。

  那歹徒阴险,竟偷偷摸到武当的背后,手里刀似要砍下去,他心道不妙。右腿发力猛踹一脚旁边的桦木,借力飞身挡在武当身后,寒芒一闪而过,落叶纷飞。他一剑挑开那歹徒的刀,眼都没眨一下,直接一剑封喉干净利落。

  武当惊讶于突然出现在自己背后的人,一个轻功跳上树远离了他,他却毫不在意的笑了一下,飞身再战,剑似银龙破云,极快的同武当合力将剩下的盗匪全部绞杀。

  他啧啧了两声,又笑着朝武当看去,发现他已经跳下了树,朝自己走过来。

  他这是第一次出山,原来总听师兄说武当有多凶,控住了人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那种。可真见到又觉得他并没有那么凶,而且看起来像是比自己还小。就是眉峰张扬眼神深邃了些,看起来像龙渊一样冷的很。

  “道长,请问这里周围可有什么可以歇脚的地方?”
 
  武当只看了他一眼不做回答,从那些已经死了的人尸体里找起东西来。

  “道长?你在找什么啊?”他过去套近乎,眼尖看到那边一个尸体怀里正揣着块成色上好的翡翠,武当伸手要去拿,他知道这东西肯定重要,一剑极快的擦着武当的脸而过,挑中翡翠上的红绳,把那东西夺了过来拿在手里。

  “此去向南,不远便有客栈,还少侠请将这东西还给在下。”武当扶了一下背后的剑匣,华山把那玉佩晃得飞快,边晃边往后退,“我不,我就好奇这是什么东西,等我看过了再说。”

   话还未完,他发现脚下突显剑阵,把手中东西往怀里一收,瞬间有种被人抓住了后颈的感觉,轻功一点化盾往上跳去。

  “真的是动手不动口!说打就打!”华山在空中看清那人所在位置,闪身突进他跟前提剑便刺,可这武当却像换了个人似得,闪得极快,一下子又不见人影了。

  糟糕,华山心中暗道不妙,他少与武当交手不是很清楚他的出招,飞剑朝着他杀了过来,他两下闪避开,大喊道:“我不跟你打了!东西还你!”

  说罢,他抓起玉佩就往空中抛去。武当飞身去抓玉佩,他自以为能正好借机直刺到他,却突然一阵眩晕无法动弹。

  武当抓住了那玉佩,悠悠落在不得动弹的他面前,林子经历一番打斗树木多有被劈砍的痕迹,黄昏的光穿透树荫照在武当身上,看得华山咽了口唾沫。

  “那个……道长……我开玩笑的,你真的…真的……”华山觉得自己词穷了,他原来夸人的词他一概想不起来了。

  武当把玉佩收了起来,转身上马就要走。华山解了控制,回头一个呼哨他那匹听话的马儿就跑来了。

  再看,那武当人就没了。

2.
  “道长,你清修之人不能喝酒,我这还有胡辣汤,你喝这个吧。”华山把酒坛旁边的壶子抛给武当,武当接过来喝完长叹一口气。

  “所以道长这次找我,还是为了钱?”
   “钱财乃身外之物。”
   “那为了什么?”

  华山躺在自己清扫开雪的檐上抬头望天,武当坐在檐上转头看着他。

  “在下将要去一处秘境,此去不知是否有归途,此次是来拜别的。”

  华山窜了起来,一脸惊异。
“你不是你们那边年纪偏小的吗,为什么不要其他人去,非要你去?”

  “在下已经到了需要提升的地步,此次便是历练。”武当说的很平淡,仿佛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华山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孤独的他,只是总免不了要心软。他们武当若是历练,总有两三为伴的好相互照应,只有他一人是独自出行。

  后来他在客栈遇到武当,算是不打不相识,那人与他聊了起来。他不管武当同不同意,便强行要与他同行。一个人实在太容易被针对,有他在,武当能轻松很多。
 
  “那这次我还陪你去,有我在,我们肯定能从那里回来的。”华山凑到武当身边拢了一把他毛领上的雪花,笑嘻嘻的好像把这些事情全当平时做的任务一样。

  武当一身不吭,眼神却始终没从华山那移开。

  “少侠可要想清楚。”
  “我想的很清楚,你就当我是偿还债务也可以。”
 
  远处的山上开满了白梅,花香伴着寒凉,一点一点似有若无的漂浮在空中。
 
  “你把手给在下,在下替你算一卦。”武当张开手掌等着华山把手递给他,华山愣了一下,很坦然地伸了手给他。

  “道长,我能求你帮我算算我以后能否变得更强吗?”

  “在下学艺不精,只算姻缘。”

  “好好好,那姻缘也行,求道长为我看看,我以后能否遇一知心人呢?”

  武当握着那双温热的手,掰开他常年练剑磨出茧子的手指,眼神越发凝重。
 
  “少侠已经遇到了此人。”

  “嗯?”华山疑惑,想把手收回来,却被武当牢牢抓住。他没再想收手,脑子里却不断在想到底自己遇到的人里头谁才是自己的的爱人。

  “你已经见过很多遍这个人了,只是你不知道自己是否爱他,他却已明了自己的归宿。”

  华山盯着武当的眼睛,停止了思考。他确实不太能分得清感情这种事,他从小无父无母,友情爱情根本没人教他区分,身边的小师妹虽然都很喜欢他,但那是爱吗,他不知道。

  “你能告诉我……那个人有多爱我吗?”

  武当松开他的手,摇了摇头,“抱歉,这个在下算不出。”他把华山给的胡辣汤喝完,还给他。
“但是……至少能明白一点。”

  “什么?”

  “你在看灯,他在看你。”

3.
 
  华山最喜欢的一个小师妹会糊纸灯,原来穷的时候,他们还去卖过灯。

  其实穷惯了也就无所谓了,但是一人一张嘴,还是得吃饭的。所以每逢节日去赚点零星菜钱,已经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了。

  小师妹总能吸引很多人来买灯,所以他只需要在一旁等着就好了。
 
  他从江岸这边朝着那边看去,看到斑驳的竹影中,那个人正在买灯。

  “道长!道长!来买我家的啊!”他朝武当挥手,武当放下手中的灯,轻功跳上江上渔者的船,几下就落在华山身边。
 
  华山朝自家小师妹招招手,小师妹哒哒哒几下跑过来,给了他一盏灯,又快步跑了回去。

  “给,算我免费送你了。”华山把灯给他,武当取了点火,叫华山端着灯,自己默默将灯芯点燃了。

  华山托着那盏灯,看着它一点点飞远才反应过来。

  “哎呀,这灯是道长你的,却叫我放了,不好意思啊。”

  “无碍。”

  华山看到他将头扭向一边,影影约约的月光下,看不清他的脸。

4.

  “要死,老子拉着你一块死!”

  华山一个翻身惊醒,背后全是冷汗。他缓了缓,提起自己床头放着的剑,出门准备去找武当多了解一下那处秘境里的事情。

  他刚才做的那个梦十分古怪,简单点来讲就是他们遇到了一条巨大的蛇,出招方式诡异莫测,他挡在武当身前,决定以命换命,杀了那条蛇。

  “还好梦都是反的……”他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去敲武当的房门。
  “咚”
  实心的门板敲起来发出空空的声音,他瞬间意识到这里不太对,抬手拔剑破门,房内果然空无一人。

  他一路快跑,跑到他们所住的客栈门口,果断推开门,外头原本喧嚣的街道空无一人。

  “疏忽了。”他皱眉道。

  没想到那个秘境的影响范围有这么大,他轻功飞到高处朝四周看,西北方向的城中唯一的灯光就是他住的那个客栈,可是这里并没有看到另一个人的影子。

  他换了个方向,看到不远处还有一座小院也亮着灯,他不由自主的朝着那边跑去。

  院子里站着一个人形的东西,他冲过去,发现地上有血迹和一些打斗的痕迹,他瞬间想到是不是道长出了事。

  血痕一路拖到院内,再拖到房内 他走进去,才发现那人形的东西其实是被架起来的假人,可能是做迷惑作用的。

  房间开着门,他进去就看到了坐靠在墙边的武当。

  “道长,你怎么样了?!”

  武当微微睁开眼睛,他嘴角还挂着血,却挣扎着想要说什么。

  “后边……”

  华山还未来得及回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刚才还奄奄一息的武当迅速接住昏迷的人,擦掉嘴角的血,神情又恢复成之前那般高深莫测,双手抱起华山像没事人一样大步向外走去。

  他一离开院子,周围的景色立刻恢复成正常的样子,灯火通明好不热闹。

5.
此段为山体滑坡区域,请各位亲绕路去评论区查看停车场,谢谢合作

6.
 
  华山悠悠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墙边睡着了,脑后还有被人敲过的疼再找武当,他在屋顶打坐。

  问了问这是怎么一回事,武当说他们已经过了秘境。

  “那只是我的梦?”华山疑惑不解地小声念着,武当一手搂过他的腰,眼神又如常对上他。

  “是梦亦非梦,但少侠撩得在下七情六欲是真,在下想要与你继续共赴巫山也是真,你还想逃了吗?”

 

  :D

(end)

@绝世西瓜。

送他滴礼物,这是一个帅的一批的华山。

评论(5)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