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邦信】如履薄冰 第四章 (3)

【邦信】如履薄冰 第四章

(3)

※改立齐王韩信为楚王
  楚王韩信、淮南王英布、梁王彭越、故衡山王吴芮、赵王张敖、燕王臧荼拥立汉王刘邦为皇帝。

—————————————— 

      刘邦登基后,韩信对他便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他以最快速度收了兵权,让韩信去了封地休歇。韩信也发现之前那个鼓动自己策反的谋士没了踪影,心想这人恐怕也是怕了自己杀他。

  但他说的确实不错,刘邦靠天命不可违逆,他靠实力众望所归,比较一下是自己更有能力。可他心里一直都把自己看作臣,一心一意为刘邦卖命。

  真的有人要故意找事告他谋反,刘邦可能会放过他?生死之事,或许就存于一两句话之间。

  现下他只要多心自己什么时候会被人盯上。事实如此但是他嘴上却闭口不提,这种东西说给刘邦听了对他百害无一利。

  韩信攒了攒手里光滑的面料,换上下人准备好的新衣,他找理由让身边跟着自己的几个人快点走开。

  他昔日的部下逃出,刘邦处处寻他,他走投无路便来求了自己家将军,韩信自然是将他藏了起来。
 
  “楚王。”

  “有些话我们这次说完可能就再没下次机会可说了。”韩信皱了皱眉,叹了口气。刚才刘邦安插在他身边的人一直跟着他,弄的他心情不太好。

  “……将军,这是我私底下最后一次这么叫您了。”

  韩信说不出话来,眼神中无不透露出他内心的烦躁。

  “在下相信您是看出了端倪的,只是您一直敬重当初扶持您起来的几位大臣,不愿与他们为敌。”那人压低了声音说道:“在下前不久听闻大王将子房先生‘请’出了殿。”

  韩信听出他加重那个字的意思,心里不由一紧,张良于刘邦如师,如今才隔了多久,怎的就要离开。

  他不时私下回到刘邦处,可刘邦却从未和他提过这些事,只是一味让他放心。加上他半推半就便是要脱衣躺下行欢好之事,什么话都套不出。

  “或许您还不知道,现在谁都开始相互猜忌了,连萧丞相都选择站了吕后的阵营,大王现在的举动……您不会不懂。”

  “……他大概要做什么我明白。”韩信闭目,想起自己当日被点为将军时,身边的人向他庆贺时的样子,那日种种,此刻再也回不去了。可他还是不完全信,不信刘邦如今坐上车撵便忘了昔日良驹,杀完了猎物,便把刀剑丢弃在一边。

  “现在朝堂上的人都觉得您和大王肯定是一边的,要是他们决定谋反,您必是首当其冲啊。”那人说的情真意切,仿佛十分有九分都在担心韩信的安危。

 
“如果……你们真的打算造反,我可以考虑暗中推你们一把。”斟酌片刻他吐出这句话来。

  “谢谢将军!”

  那人兴喜若狂,韩信抬脚离开了密室,可脸上依旧愁云满布。他有几分不安,总觉得接下来可能会出事。

————————————

  “陛下,您要找的人现在正躲在楚王府上,属下已经派人过去抓人了。”

  刘邦手中竹简啪的往桌上一砸,厉声道:“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在谁府上!?”

“在……在楚王府上。”那人战战兢兢的把头低的更下了些,“陛下,之前就有大臣向您进言,说楚王居心叵测,您不信……现下……”

  “走!我要亲自去与他对峙。”桌上待批的东西一下子被他摔了一半,刘邦站起身,后头的人立刻去备了车马。

  车马平日里是不快的,在他要求下马夫加鞭抽马,马儿被抽的嘶鸣,不停有人传来消息,说韩信有意发兵,现下与军队已经打了起来。

  刘邦根本不信韩信真的造反了,他不曾亏欠过韩信任何,韩信又怎么会说造反就造反。可等手下护送他到那边时,他给韩信找的理由都碎了,他看到属下把他要抓的那个人的人头提了出来,头直接被快刀齐切断了,血还在往下滴,眼睛怨毒的睁着,死不瞑目。

  韩信身上沾着血,头发散乱,身上中了几刀,被人擒住压跪在地上,四周的士兵逐渐被压制。韩信神情狰狞的盯着站在他面前的人怒斥道:“卑鄙小人!空口无凭便要抓我!我无罪!”
 
  “先把那颗脑袋给我扔了,再把韩信关起来。”

  刘邦冷着脸,不理他的斥责,转身找来手底下一个平时做事聪明的人吩咐了几句,那人听完就下去了。

  “刘邦!你别给我装聋!世人皆知高鸟尽,良弓藏,你要杀我就正大光明的来,何必找这些借口!”韩信不停的想翻身挣脱压着自己的两个人,他从没吃过如此大的亏,拳头攥的死死的,不停想冲到刘邦脸上给他一拳。

  他确实无罪,本来在府中好好的,突然下人都逃了,一问才知原来是有人杀了过来,他为了自保不得已才动了兵。

  可到了刘邦耳中,却变成了他带兵谋反,可笑至极,却无人为他辩驳。
 

  “楚王窝藏逃犯,现已被擒,带回去再行发落。”

————————————
 

  韩信被带回了国都,住在一所宅子里,长期称病谁也不见。谁都清楚这是软禁了他,刘邦在那之后直接夺了他的称谓,降为候,朝堂上本就紧张的氛围更是填了一把火,人人自危。那些原本就害怕的人,此刻都做好了辞官或者硬抗的准备。

  某日,刘邦找来那日吩咐的人,私下里跟他出了宫去找韩信,他要听韩信亲口说明这件事情的过程。

  那人脚步飞快,带着刘邦走了条暗道,不过多久就通到韩信所住的地方。刘邦叫他等着,自己推门进了韩信的屋子。

  房内点着灯,榻上红发男子横卧。

——

更新一下,等一两分钟分钟有辆邦信车,大概3000+的,深夜福利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