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随便看看就好

“你要跟我喝酒?”

  “好啊。”帕洛斯把挡住视线的刘海撩起,一巴掌拍在吧台上,吧台后面的人便把杯子摆上,熟练的为他与那个要求比赛的人倒上酒。

  那个男子比帕洛斯高上几个头,一身健硕的肌肉,钱包就明目张胆的放在外套口袋里,漏出一大截也不怕被人惦记。

  一杯一杯的连续灌着,一层杯子结束,垒起来起码有二十杯,帕洛斯的黑衬衫上湿了一块地方,散发敏感酒精味道的嘴唇极度诱惑。

“喂,看到那个坐在吧台左边拼酒的人了吗?”沙发上的雷狮盯着那边的比赛,悄悄对旁边的佩利说道。

  佩利转过身朝雷狮说的那个方向望去。

  “看得到,很普通的样子啊。”

  “你去找个人,让他掩饰住身份和样子,找机会揍那小子一顿,不要下狠手打死了。”他痛饮一口杯中的酒,架着腿不再关注那边动向。“做成了打电话通知我。”

“切,就这么点事。”佩利披上外套离开沙发。

  那边两人的比赛似乎即将要到尾声,要求比赛的男人此刻双眼与皮肤一样通红,喉咙里冒出一连串咯吱的异响。旁边的赌徒一脸期待的盯着他,他们攥紧手里的钱,嘴角都带着疯狂的微笑。

  “喂,你这就不行了吗?”帕洛斯好似没事人一样站起身,一把揪住那人的头发又往他口中灌进了半杯酒,那人白眼一翻晕了过去。他微笑着松开手,任由他摔在地面上,抓起那人靠背上的衣服往吧台上甩了一个钱包。对酒保使了个眼色便离开了那堆还在为他出色表现而兴奋的赌徒中。
 
  他上了个厕所,哼着曲子推门出去,他心情不错,通缉令上悬赏金额又增加了,他的名声也越来越大,刚才那个拼酒的估计就是来试试他深浅的人,他倒也乐得如此,和酒保串通好直接卖掉了那人。

  这个酒吧是个黑店,平时没什么人,只有特定时间才会无比热闹,周围简陋的路灯与破旧不堪的房子,与那个酒吧的情景完全两幅模样。他不再哼曲子,踢着脚下的地面上滚落着的石子,任由风吹过脖颈迅速降低着体温。
 
  眼角余光扫过几处光照不到的地方,他低着头继续走着,车开不进来,停在这些房子的尽头。他神态自若的握紧了衣服口袋里的枪,迅速加快脚步转进了旁边的一个昏暗的巷子里。

  “他妈的,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一声低声的咒骂从巷子外传来,帕洛斯嘴角正扬起一丝微笑,脑海里突然蹦出来自己的头被猛的一下撞在砖墙上的画面,立即警惕的背靠墙回头。

  身后是一片漆黑,他略微定了定神,把外套脱了挂在手臂上挡住拿着枪的手,弯腰贴墙继续往前。

  另一边的路上也是十分的安静,只是要更宽一些,有一两辆摩托停在路边,他走在房檐下,不时回头看自己身后的动静。

  几声犬吠打破了这种寂静,卧在某间店铺大门口的狼狗警惕的盯着面前的陌生人,帕洛斯瞥了一眼那只狗,"啧"了一声,加快了步伐。

  马上就到停车的地方了,再拐一个弯。

  “砰。”

   帕洛斯捂住肚子躲进巷子里,疼痛迅速攀上大脑,他知道刚才射出子弹的地方在哪,但是那个狙击手是个老手,完全不给他反应的余地便直接开了枪。
 
  血液流失的速度很快,他咬牙躲在矮墙边一堆破砖后。

“看那个人的样子,可能是有备而来。他们现在肯定在沿着血迹寻找我的下落。”

  帕洛斯咳了几声,角落里的灰尘让他嗓子痒痒。疼痛使他的脸色很难看,他咬着牙不敢出声。

“真是……大意了……”

  “喂,你还能动吧。”

  声音从上面传来,月亮的光正好能让他看清楚,帕洛斯迅速举枪抬头。雷狮趴在矮墙上,以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俯视着帕洛斯。

  “你是……雷狮?”

  “正是本大爷。”

  “是你害的我!?”帕洛斯把枪对准雷狮的脑袋,“害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们雷狮海盗团缺这点钱?”

  “喂……谁说是我害你的了。”雷狮从墙那边翻过来坐在墙头上,“我找你,是来问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海盗团。”

  帕洛斯嗤笑了一声,对准雷狮致命部位的枪却并没有挪开。“你觉得就我现在还有回答你这个问题的权利吗?”
 
  坐高处的人不置可否。
 
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选了,帕洛斯放下自己的枪,看似不再对雷狮抱有敌意一样的笑了笑。
  “那请问船长大人,您能为您的船员解决一下眼前的危机吗?”

  “聪明。”雷狮跃下墙,拽起帕洛斯把他的枪拿过来,一边打电话通知卡米尔准备接应。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做个好人咯。”

 

评论(7)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