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邦信】如履薄冰 第四章 (2)

【邦信】如履薄冰 第四章

(2)

  楚军不断有人叛逃来到刘邦这边,萧何不再对韩信的事情多言半句,早早的回到后方处理其余事物。

  “大人,当年您推荐韩将军时可想过他会有这么一天?”他身边的侍卫让人把马牵走,自己跟在萧何后面。

  “想到过,我当年就是想让他成为汉王最疯狂的一柄枪才将他推荐去了,但是我却没有想到过汉王竟然会对他……信任得过了头。”他推门进入卧房,正想休息。又站起身来严肃的对那名跟着自己的侍卫小声吩咐了什么。

  “是,属下这就去办。”

————————————

  “你突然找我所为何事?”

  萧何从外面走进去,一路上没见到什么宫人,房间里面坐着个女人,把刚打理好的布匹放在一旁。

  “大王不肯长久的收他兵权,不肯为他添上妻妾,在下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如果先生都不知道如何了,我一个妇人哪里还能有什么点子。”吕雉拨了拨旁边那朵花的花瓣。

  她说话很会把握分寸,既不捧你也不摔你,你提问题就把问题抛还给你。萧何最开始也是这样被呛住了,就像是被拎住了脖子的猫一样动弹不得。这或许是她在被刘邦遗弃的那段时间里学到的一种自保方式。

 
  “大王还是跟原来一样对您抱有戒心吗?”

  “是,就算我女儿替他搭桥,他也没给我半点好脸色。”她没半点恨意写在脸上,反倒很坦然地样子,“大王喜欢的那个妾最近也过的不怎么样,只能说大王确实很忙,忙的不想见人。”

  萧何默然许久,道:“或许吧。”

  他突然觉得吕雉和刘邦很像,都是一样的冷血、野心勃勃。但他们一个是神,为了爱而爱,一个是人,为了被爱而爱。

  “这次拿下楚军,我们就算赢了这个天下了。以我对大王的了解,到时候不怕大王不管韩信,只怕管的太快我们反应不及,先生也别太急于一时,您可别忘了我们最开始的约定。”吕雉一副恶作剧得逞时的微笑,也不再理萧何,又去整理其他的东西去了。

  萧何低下了头,转身退了出去。

  不过多日,垓下传来了消息,项羽陨,其妻虞氏同去,汉王以鲁公之礼葬项羽。
  汉王至定陶,夺韩信军权。

————————————————
 
  张良后来躲着刘邦把那支萧折了,折完手疼,有眼泪一滴滴往下掉,可想这疼的到底是他的手,还是他的心。

 
  他连师妹的尸首都没找着,据说是投了江。江水涛涛往远处行去,如果可以他想把自己也投了进去跟着一起走。
 
  刘邦收韩信军权时的那日他也在,他劝不住刘邦,仔细想想当初捧着韩信的似乎也就自己了,刘邦应该也是忌惮着他的。

  最开始想侍奉的君主与国家已经灭亡,他也不再想留在这里。

  “君主。”张良一如既往的屈身行礼,刘邦手还撑着脑袋,“嗯”了一声,并没有抬头去看他。

   “子房是来请辞的。”

  刘邦吃了一惊,但他宿醉后还未回归正常的脑袋却并没有被他这份吃惊唤醒。刘邦皱着眼睛去看张良,并没有太多变化。

  “你为何要走?你们为什么都想着离开的事情。”刘邦受不住头疼,把身子趴了下去。“你就算了,韩卿为何也想要走……”

  张良听着刘邦的话有些吃惊,本来他以为韩信收了军权后还会继续跟着刘邦,但是那人并不这么打算,甚至请辞请的比自己还快。

  “那君主是不想在下离开了?”

  “不,你走吧。”刘邦挥了挥手,“我身边还有萧何,你也不用担心。”

  “那韩将军呢?您会放他离开吗?”

  “他想的美!”刘邦突然拍桌而起,震得桌面上的东西都晃了一下,“他和你不同,我怎么可能会放他离开。”

  看他前后反应如此大,张良突然放下心来。韩信不可怕,但如果韩信身边有人挑唆,他离开刘邦视线真的指不定会出事。

  “那臣就此别过了。”张良对着面前的人一拜,“祝……陛下江山永驻,寿与天齐。”

  刘邦没有喊住他,没了刚才那种头疼的样子。默默把被自己弄歪的东西放回了原位,靠在椅子上看着张良的影子越来越远,渐渐消失。

  【未完待续】

我质量……差的爆炸,前几篇更是连正常人话都不会写了。
该打。´<_`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