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邦信】如履薄冰 第四章 (1)

【邦信】《如履薄冰》第四章

(1)

  汉军追杀楚军半月,无论是兵力还是粮草,都是他们这边占优,而项羽部下都已是残兵败将,怎么也撑不过冬天了。
 
  夜空里浮动的乌云,仿佛疾走而来的灰衣仙人,不扫人间惨败光景,也听不到哀嚎悲苦。

  坐在火堆边的人喃喃哼着:“沙场壮士轻生死……十年……”

  “韩卿,你在唱什么?”从后面走来一个人,因为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所以他也没太戒备,捡起木头捅了捅烧的有些暗下去的火堆。

  “在唱我母亲小时候教我唱过的歌。”刘邦走到他身边坐下,从一支布袋里抽出根萧递给他。

  “你可会吹这个?”

  “臣不会,不过君主哪来的……洞萧?”

  刘邦拿回那支萧,转动几番,又扔给韩信,道:“这萧是我叫下面的人给我找来的,子房当年还在与他师傅学习时,偶尔会吹/xiao打发时间。”

  “君主想要子房先生吹给谁听?”韩信疑惑的盯着那支做工不错的萧,心中有些彷徨。眼睛盯着火光有些久了,眼睛里迷迷糊糊的。

  “吹给……他们楚军听。”刘邦把萧收起,“韩卿,现在我们已将项羽围在垓下,他们远离故土,自然会想家。你想家的时候,若是听到乡音,会不会泪流满面呢?”

  韩信醒悟,满是差异的看着刘邦。

  “别这样看着本王,这招是子房想出来的,我只是顺水推舟,把这条命令下达下去而已。”

  “那臣倒想看看,您把这舟推得多远了。”

  刘邦从地上拉起韩信,穿过一片树丛,便听到不远处正有歌声传来,军中的人不通音律,唱的虽然有些跑偏,但并无大影响。

  张良在其中一顶帐篷中坐着,他身边还坐着萧何与另一位将领,三人也未聊天,只是对着火发呆,见刘邦来了,不约而同的站起来。

  “大王。”

  刘邦坐上位,韩信立于侧,其他三人还是站着。

  “子房,我替你寻了你要的萧来。”

  韩信把手中的萧递过去,张良接过,解开绳子看了看,四五龄的紫竹做成的萧正好不过。“多谢大王为臣寻来此物,箫声与歌声相合,效果怕是会更好。”

  “那我们就一同去外头看看,子房你的技艺能有几番了?”

  几人出帐,萧何竟然一直都未开口说话,韩信有些心疑。夜中星斗闪烁,四周汉军军旗飘扬,大有几番已然得胜的气势,这块驻地距离楚军最近,歌声虽然凄凉,却缺了点伴奏的东西。

  “献丑。”

 
  箫声瑟瑟起,柔和幽美,不似笛声清脆,却无比惆怅惋惜。韩信只是在宴会上听过一两曲,但张良现下吹的,却一点也不比乐师吹奏的差了。

  有风吹动着藩旗肆意飞扬,张良盯着旗子无主的摇摆,心中只剩凄凉。他现下吹的曲子,其实正是送虞姬的礼物,两方对立,无限苦楚又岂是言语可述。

 
  单是张良一人吹奏自然是没法影响到楚军,刘邦早安排好一些会吹箫的士兵,带着梅花萧一同合奏。一些伤兵听着外面的歌声,一时也留下流泪来。

  多年征战,家中妻儿老小也不认得了,无法敬孝,便是要尽力保国乃求得心安。

  “今夜怕是无眠了。”韩信暗自说道。

————————————

  虞姬刚醒,便听到外头传来的箫声。她本以为是营中将士思家,伫立在火光边听许久,才听得那竟然是她与师兄在师门时做得曲子。

  “师兄……你此时这般,不就是想要让我去找你吗……”火光映得女子眉目如画,她心中不快,箫声催的人声泪俱下,叫那进来的霸王看了个清楚。

  “虞姬,你莫哭,你马上渡河吧,回到江对岸便可逃走。”

  虞姬红着眼,明明带着眼泪却还是强硬的态度,“霸王这是要丢下妾身吗!陪伴霸王身边后,妾身可又说过半句怨言?您这般是要将妾身止于身外吗……”

  说罢扯起袖子擦了眼泪,换了一副柔情的样子抱着项羽在耳边轻语:“妾身只求能与您形影不离,便是这颗心也已经属于您了。”

  “唉……想那刘邦已得楚地,孤大势已去,你若是逃走,他们也不会为难你,何苦呢。”项羽心疼的又替虞姬擦了擦她眼角的泪,他那双长满茧子的手,轻轻摩挲着虞姬的眼尾,心头不由涌上几分痛苦。

  面对着爱人,不能护她周全,面对着与自己出生入死的将士,不能带他们回家,他力能拔山也奈何不了天时不利!悲矣!

  他松开虞姬,对外大喊道:“传我命令!召集八百人,今晚随我突围!”

  虞姬想要去拦他,那刘邦的队伍人数众多,又岂是说突围就能出去的呢。她怕项羽出事,项羽却把虞姬扶了回去。

  “虞姬,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打了七十多场仗,称霸天下所向披靡,又怎会怕那刘邦的围剿,你安心在这等我。”

  说完,他便要走,虞姬留他不住,只得看着他骑上马走远。

——————————

  “报!项羽带兵从南突围,一路被我军剿杀数百人,现在陷入低洼地中,我军即将追上!”

  韩信心中雀跃不已,却还是督促下面的人小心项羽还有别处的突围队伍。

  昨夜军中人人都警惕着,时刻地方项羽的动作,韩信总觉得他不可能就这么罢休,一代枭雄被人打的灰溜溜回到故乡,项羽还怎能在江东父老面前抬起头。

  抓着他这点心理,很快就有人发现了那支突围队伍,韩信便立刻派了当时和他一同在帐中的骑兵将领灌婴带五千人追杀去,现在又让项羽走进低洼地,这是天要亡他啊! 

  刘邦把战场丢给了韩信,自己在旁边休歇着。听到消息的那一刻他也醒了过来,对着韩信笑了一下。
 
  “君主,说起来这好像还是臣与项羽第一次对上,现在看来当初臣的选择确实没错。”

  “这便是你我缘分吧,韩卿,你当真是……呵,没什么。”刘邦揉了揉额头,回想最初时韩信那般拘谨,又笑了笑。

  “大王,您这样夸赞韩将军,可有想许给将军什么?比如……妻妾……”一旁不说话的萧何此刻却开了口,一开口便是这样的话,这让韩信有些紧张。

  “萧何,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与我谈起这件事了,我也说了很多次,韩将军还未将国土全部收下,现在就急着要他成婚,根本不便于听候调遣。”刘邦声音低沉道,“你到底在和谁谈什么,不要以为我没注意,只是你们两个都是和我这么多年过来的人,我不好对你们动手而已。”

  萧何的头低了下去,没人看得到他现在脸上的表情,只是听到一句“是,臣多嘴了。”他便又回到之前的位置上不做声了。

  【未完待续】

我真的没开车!!!!这已经是第六次删改了,不要再屏蔽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