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雷卡】存活 (约)

  #刚入坑匆忙写的应该有ooc

#末日设定 短篇


滴——

  “大哥……活下去。”

…… 谁。

  灰色的天空笼罩着这个由钢铁构成的世界,斑驳的地面上到处都是死亡的气息,这里没有了光 更没有空气,没有雨水。

  这个世界已经死了,从人类开始自相残杀时就已经从里面开始腐烂。

  那双由迷茫的紫色织出的瞳孔正从废墟中呆滞凝视着钢条顶端挂着的红色围巾。墨发上沾满了鲜血,肉眼可见的伤口横在胸口,虽然血液已经干涸,但是肺部已经恢复不了了。大脑里一片嗡鸣,好像有无数台闪着雪花点的电视机在他脑子里发出尖锐的噪音。

  “第……99次。”

    上下嘴唇撕裂开来,连声音都被破坏的‘人’,想从坍塌物中伸出一只手去抓那抹红色,可他四肢的骨骼都碎了,根本没法抽出手来,只能徒劳的眨了眨眼睛,看着灰尘落在自己的眼前。

  这个被神抛弃的世界,真是可悲又可恶……

  他其实不是真正的人,准确的说是人类为了等待这个世界再度出现光明而准备的半生命体。一种带有人类灵魂,只要有数据在就可以无限重生的存在。仿佛游戏读档一般的永久退路,让他其实连自己都很厌恶。
 
  “大哥。”

  一个小小的声音从脑海深处响起,仿佛晴天里游动的鱼越出闪着光的海面,于是噪音一下子都消失了,只有那个清脆的声音还留在印象中。

  他喊不出那个名字。

  那个孩子是他的弟弟,是在充满了黑暗的世界里,唯一的阳光。那个任劳任怨、言听计从的存在,虽然不是很明亮,但是却已经能够让他为之守护。

  可是就像被恶鬼诅咒一样,只要他停止寻找光明,那个孩子便要消失在他的眼前。明明每一次都说好,自己的命令是守护他。可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死在自己眼前,为了保护他而死。

  那些因为死亡而狰狞痛苦的模样刺激着他拼命回忆起更多的事情。
 
  那个孩子每一次的死亡,都是在压迫着他的神经。终于,一次偶然让他在一个曾经的科学家的住所处找到了让世界重现光明的方法。

  只有人类的灵魂,才能洗净这个世界的绝望。

  这个世界上有灵魂的两个生物,便是他们了。只有删掉自己的数据,灵魂才能从这个身体里释放出来。

  灵魂其实也有颜色,是绿色的,生命、植物、苏醒的颜色,那是他诞生时第一段记忆,他从实验室里坐起,身上粘贴着各种仪器,而坐在他身边的便是那个孩子。

  “他说他在找我,他是我的兄弟,可是我没有感情啊……为什么要与我相遇……”
   雷狮闭上了眼睛。

  卡米尔从废墟里睁开了眼睛,他爬了起来,一抹光从虚空的云层中降临到破碎的大地上,凛冽的雨仿佛无数哭泣陨落的星,风吹开动他的头发,他看到不远处自己的围巾却不想去捡回来。

  “卡米尔,活下去。”



【刚入凹凸凭感觉瞎写一通👇,被骂我也认了】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