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邦信】如履薄冰 第三章 (5)

【邦信】如履薄冰 第三章

(5)

  夜里风凉还伴着雨,刘邦是抱着韩信睡的。他其实睡的不怎么好,脑子里总想着昨晚刘邦说的事情以及最后那句没说的出口的话。直到风小了,外头声音不大了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早上刘邦已经松开了他,他看了几眼刘邦安详睡着的侧脸,翻身悄悄从床上起来坐到桌前,默默处理着昨晚因为刘邦而崩裂的伤口。疼归疼,但是好歹刘邦没在他身上泄欲,他还不用去处理别处淤青。

 
  “我以前就说过你松懈,你还没记住……”可能是疼痛吸引了注意力,他没注意时背后突然被人抱住,两人赤身贴在一起,“昨夜那么任性不肯听我说正事,结果睡的不好吧,你翻了好几次身。”

  韩信把绷带打好结,抬起手搂住刘邦脑袋仰头吻住他。

  唇舌交缠着,纠缠的水声不绝于耳,两人都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个吻,半响才分开。

  “亲都亲过了,还不肯和我说话?”

  “不是不肯,只是君主还要我说什么呢?弹劾臣的事,只要您不信就都是浮云。”

刘邦靠在韩信边上,并没有对他的话做何回答,看样子怕是默认了。

  ‘咚咚咚’连着三声敲门声响起,刘邦披着衣物坐起还没一下,便有一年轻小厮推门而入,看见里头二位,慌得将手中衣物都没拿稳,一下子跪在地上。

  “小,小人不知大王也在,打扰二位!小人该死!”

  韩信看了眼那个手都还在抖的人,疑惑的问道:“我原先的仆人都知道我与君主会在早上面谈,你是……?”

  “小人是替他来送衣物的…您先前那位仆人生了重病……”

  早上清闲时刻叫个下人打乱,刘邦有点烦躁,“韩信,你下次记得把这人换了,看着都烦。”说罢,起身系上衣带。

韩信使了个眼色,那个下人把衣物搁下很快就逃了出去。他摸着那衣衫的料子,想起自己原来在这个少年这般年纪时过的日子,叹了口气。

  “下人无心犯错,君主何必为此烦恼。”

  刘邦背对着他冷哼一声,伸手拉好前襟,“你这话得要算上这人的胆量,看他在不知道事情后果前是否有胆去做这件可能犯罪的事。如果他有胆做,他就一定有罪。”

  韩信默默穿起衣服,刘邦带好发冠将要推门离开,他突然拦住刘邦。

  “敢问君主,那些弹劾的话语中,可是有质疑臣多年征战却从未娶妻的话呢。”

  刘邦眼皮一跳,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推开门逆着外头的阳光眯眼笑道:“有是有,不过都被本王压制下去了,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本王都当没听到。”

——————————————

  后来那个小厮被韩信分去别处,刘邦也再没提过这事。

  九月,项羽将刘邦的家人还了回来,刘邦也没总缠着他了,他偶尔穿着甲衣去宫里,透过侧门也能见到那个被刘邦丢下车几次,又被夏侯婴捡回来几次的可怜孩子。

  “那位大人还是跟原来一样,总不肯舍弃任何人。”韩信自心中默念着,想着这几个月为抚慰士卒,萧何也总找不到人。停战后也就他能算得上轻松。

  “你在我这发呆,要我怎么能集中精神去处理政务呢?”刘邦盯着韩信的眼睛半天,看他一直瞅着桌面半天没反应,这才出声打扰他。

  “君主,虽说现在是停战了,但是现在放走项羽,无异于放虎归山,臣总觉得不妥。”

  韩信回过神来,他刚想到上次喝的低度的酒,虽然自己不胜酒力,但也能喝下一些,况且味道也不错。刘邦只看到他笑了一下,也没问他那笑意为何。

  “确实不妥,所以我这次找你过来就是要你来带兵追击项羽的。”刘邦手上的竹简一搁,人就不自主的往后靠了下来。

  “君主为何总要提前与臣说这些您只需要直接下令即可的事,不是多此一举?”

  “最近政务都我一个人处理,有些累。”刘邦摇摇头,打了个哈欠,舌尖顶了顶牙床上的溃疡处,疼的一皱眉,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大口,喝完擦擦嘴,“与你提前说,是要你有准备,不会在其他人面前对我的决策有意见。军中这帮人称呼你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如果你都对我完全无意见,他们也就会老实闭嘴的。”

  韩信点了点头,外面来人通报,那人凑在刘邦耳边嘀咕了几句就很快退下。室内的香料才烧了一半,韩信不懂这些东西,只觉得闻着有些困意,想要早些退下。

  “君主……”

  “韩卿,下面人来消息,子房又去见了他那位师妹,而且听子房语气,他似乎急着去提醒他那师妹啊。”他有些漫不经心的说着,“子房也真是宠那名女子,明明给我分析战况,要我继续东征的也是他。”

  “无碍,君主放心,他再怎么提醒也没法帮到她,有我在,楚军必败。”韩信坚定的攥紧拳头,嘴角上扬。

  刘邦喜欢极了他现在这副斗志满满的样子,笑着刚想凑过去讨个吻什么的,外面又来了人,他又换了副严肃模样赶忙坐好。

  “父王,儿臣听说韩将军与您正在交谈,所以想来求父王一件事。”下面的孩子跪着,韩信看不到他的脸,但喊刘邦父王的人,多半是那个倒霉孩子。

  韩信脸上冷了下来,看着那个孩子,想想自己和刘邦真正的关系,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

  “起来说话,你想求什么?”刘邦和吕雉是面合实离的两人,刘邦对自己这个儿子更是冷漠,本来刘盈根本不抱希望,现在父王居然肯让自己说,那事情或许有转机。

  “儿子想让韩将军空闲时来教儿子一些兵法……因为宫中兵书不比实战,儿臣想多学点知识。”刘盈望着自己父亲,眼神中透露出渴望来,但刘邦依旧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公子想学,可以找更多有战场经验的人来教,为何指明想要臣来?”韩信心有戒律,他不能多管其他的事情,尤其是在刘邦面前讨好他的孩子。若是不小心叫刘邦起了疑心,那就不是教不教的事情了。
 
  刘盈恭敬的站着,眼神中满是对韩信的崇拜,“军中人人背地里都叫韩将军为战神,战无不胜之人,必是极强的人,我…也想变强些。”

  刘邦此刻的脸上冷的都能结冰了,一旁的韩信看到刘邦的脸,心里暗骂这孩子缺心眼,一边道:“大王刚与臣探讨了下一步的部署,臣军务繁忙,实在无力教导小公子,还请小公子见谅。”

  刘盈只好作罢,悻悻退下。看他走远,韩信才急忙对着不说话的刘邦解释道:“大王莫要介意此事,小公子只是听了宫里人以讹传讹罢了,臣这番功绩也是有大王提携才如此的。”

  刘邦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又打了个哈欠。“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也不必为了他解释了,你的强大我是知道的,没错,你是强大,但是你也是属于我的强大。”他扳过韩信的肩膀,轻轻吻了一吻在他的脸颊上,随后转身往后殿走去,“本王困了,韩将军退下吧。”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