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邦信】如履薄冰 第三章 (4)

【邦信】如履薄冰 第三章

(4)

  这场追击终于结束,刘邦一面慰问百姓,一面下达着决定人生死命令,那副笑颜叫一些人看着胆寒。

  韩信杀到他面前截断敌方追击后便来见了他,周围的武将多数都疲惫多日,刘邦之前在彭城弃将而逃还让他们心有余悸。

  伴君如伴虎。

  “韩卿,为何离我这么远?好歹你现在也受封了。”他敲了敲木头桌面,韩信离他近了些,刘邦笑道:“在这种戎马倥偬之时,还是韩信你来的靠谱些啊,不亏我看好了这么些年的人,我还是没有老眼昏花啊。”

  刘邦这是夸是贬?
  听着这么一番阴阳怪气的话,韩信心里总是很别扭。从张良传消息给他时,那种震惊就一直挥散不去。

  他也没想到自己那封不成样子的威胁书竟然真逼的刘邦赐封了。依据刘邦的性格不应该是一封急令强要他先杀过来再商量封赏的吗?他想解释,但当着众人的面他也不能说这事情并非他意。

“我这是在气什么……”他脸色阴沉,别人看起来就像是在生气一样。
侧翻在位置上的刘邦不想最后自讨无趣,聊了几句也没什么好心情,只说让他下去后好好休息,便起身离开了。

  韩信退回自己住处,吩咐周边的守卫今晚不必来自己这边。刘邦有夜晚找他谈话的习惯,他是在给那个人行个方便。

  入夜半晌他听到身边有了动静,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伴着风很快进到室内,他半睡的神经清醒了许多。转过头去,刘邦举着他房里的灯站在他面前。

  “为何连与我对视的气势都没了?之前信里要挟的气势是叫敌方吃了吗?”刘邦拿着配剑,举起来直指韩信眉心。韩信缓缓将头抬起,隔着灯望着刘邦身后的黑暗,还是默不作声。

  你为何不在大庭广众之下问我?为何不敢当着别人的面斥责我?

  韩信脑海里忽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之前也是,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像是在护着自己的禁脔,但是又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与他之间的关系。

  那么齐王这个所谓的称号只不过是刘邦对床伴的赏赐了?他原先想用来解释的话都被这番突如其来的想法打乱,身为让刘邦怜之又恨之的棋子,他真是可悲至极。

  配剑在他眼前晃了一下,被持剑的人收回鞘中。灯也被在离床一段距离的桌上。刘邦把他抱上床,扯开他的衣领,把头埋在他的心脏处亲吻着。

  “韩信你到现在都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

  身侧的敏感位置被一只手抓住,他不敢动,由得那人温热的呼吸不断倾吐在自己脑后。

  “臣不明白什么心意?君主想要臣作为床伴却又不想叫别人知道?”

  动作都停了下来,刘邦狠狠压着他的肩膀,愤怒的看着韩信。
  “你便是如此想我的?”
  “是又如何?”

  他拼命反抗着刘邦,想从他身下逃出去。刘邦又不是绣花枕头,怎么会让他有机可乘,他压着韩信,狠狠的捏他手肘处的麻筋,疼的韩信大叫。

  “那我便要叫你明白我对待床伴真正的样子。”趁韩信手臂还没缓过劲来,刘邦拿起衣带一圈圈捆住他的手,韩信咬牙想挣脱开,但奈何衣料质量太好他根本动不了。手臂越使劲就越往后压,胸肌与刚才被亲吻的绯红一片暴露无遗。

  刘邦坐在韩信的大腿上,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下方咬牙切齿的韩信。他往韩信身上看,饱经风霜的皮肤上有数道刀伤,看上去竟是最近才添的。

  “受伤了?”刘邦的手指轻轻抚摸过刚结好不久的血痂。

  以韩信的能力正面能伤他的人很少, 这伤是被偷袭的人划中的,那几人的刀法真是不错,他身上软甲保护不到的地方受了伤。还好身边亲兵及时反应把那几人抓住,但他当时想着刘邦的安危便随便叫手下处理了这几人。

  腰腹部的伤口一阵刺痛,他从回忆中过神来。刘邦扯动着伤口附近的皮肤,疼痛不断刺激着他的脑海。

  “嘶……住手!”

  他话还没说完,刘邦手上的力道加重,刀伤被扣破,血流到了刘邦的手上。越是嘴硬的强忍着疼,刘邦就越不断抠破那些还刚刚结好的血痂,一不注意有些血液都流到他的床上。

  “我乐意。”那道伤口被死死往里摁,韩信疼的攥紧拳头,刘邦低头吮吸伤口流血部分,血液从唇齿间流过。

  “今夜周围没什么人,韩卿何不叫上几声来听听呢?”他抬头吐掉口中的血液,红齿白牙的模样像极了恶鬼,韩信被捏住下巴,又按住伤口强迫着韩信从声带里嘶吼出声。

  “呃啊……!”

  “能好好思考事情了吗?如果不能我还得再教你一会。”刘邦眼神中的凶恶藏的极深,那是他最开始起兵组建军队时的野心,以及对背叛的恐惧。

  “你知不知道有人开始弹劾你了?”
刘邦边给韩信止血边说道:“你之前送过来的消息被人截断过几次,那人多半是看后开始对你产生了极大的抵触,你想要受封齐王的那封也被人看到了。如果我答不答应你都是一个结果,还不如多给你点实权叫那个人对你多些忌惮。”

  做完这一切,他松开韩信,躺下给他揉着手腕。韩信始终不肯转过去看刘邦一眼。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说。”
  “那就别说,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

  韩信不再出声,刘邦今晚早没了兴趣,也不再撩拨他什么,两人就这么躺在一块,仿佛赌气一样谁也不肯第一个说话。

【未完待续】

前两次更新的热度真的是吐血……车被我砍了,气的半死。
要不是我金主七夕礼物安慰了我一点,我真的想弃坑,一点热度都没有我更新来干嘛??耍没人看的杂技搞笑???
 
开学更新可能会稳定。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