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邦信】如履薄冰 第三章 (3)

【邦信】如履薄冰 第三章

下篇开车,别人开学了我却更新的快了起来……毛病吗……

(3)

  暮秋夜里,韩信的营外突然响起噼啪马鞭抽打着马的声音,传信的士兵跑去给韩信最新战况。刘邦那边,彭城兵败而且出现了叛徒,兵少粮缺,急需他带兵去支援。

  韩信北伐时的粮草便有不足了,根本匀不开去给刘邦。况且魏王豹已被他亲自俘获,那边的航运应该已经打开,又怎么会缺。

  韩信表面紧张,内心却不由对刘邦感到不满。他手底下带出来的兵都是精干强壮的好兵,现下与刘邦背靠背,刘邦全靠韩信的北伐打出突破口,而韩信需要刘邦为自己拖延时间。

  话虽如此,随着北伐进度不断推进,刘邦不停的抽调走他培养出来的兵,说是他那边的兵力严重不足,留下些老弱病残给他头疼。

  不止一次,刘邦拿着他们间的关系让他不好过。韩信早就知道他那副样子下面的实力根本不如自己,却只能敢怒不敢言,不停满足刘邦的要求。

  士兵退下,他正在帐内暗怒,谋士蒯通求见,他换了副表情让人进来。

  那人韩信还是熟悉的,便放松了下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蒯通道:“将军,大王派去齐国游说的人说服了齐王,他那边投降了。”

  “……他这样一意孤行就根本没想过我这边的处境,他是觉得我要是借兵于他就攻不下这区区齐国?!”韩信感觉有气在心中攒动,多一个外人刘邦就又多一分被背叛的可能,他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装糊涂,想以此事为契机叫自己把兵权交出去?

  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个道理他比谁都清楚。但一味忍耐就是懦夫,刘邦不懂如何灵活运用兵法,一味拖延的做法和韩信目前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一边韩信想着快速攻下齐国,一边刘邦却派出人去游说齐王投降与项羽对峙等待转机。这中间最大的阻隔便是兵权,将军的实力全看带兵打仗如何,刘邦什么都没和他商量。

  刘邦不懂二人皆精疲力尽之时,萧何在后方带来了筹集的军队士兵与粮草是多大的帮助。如果攻掉齐国,那会比投降得到的东西要多很多。

  “可是大王也未给您下达撤退命令啊。”蒯通没有丝毫犹豫的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韩信一愣,转过去冷冷看了他略显苍老的脸一眼。

  “你什么意思。”
 
  “其实我也曾略懂一些面相之术,我看过您的面相,乃是富贵险中求的一脉,而且最多不过侯爵。但您的身形却是让人捉摸不透的,说明您未来的路一定有很多的可能。”

  他顿了顿,又说:“多年纷争百姓已经麻木了,对他们来说谁做这天下的皇帝都无所谓,只要这个坐上去的人不是对天下有害的人他们都不会有任何反抗。如今刘邦项羽两方对立,他们之中项羽已快失去民心,刘邦靠着能人才士才能与项羽抵抗。而士兵都明白您才是掌握一切的人,您助谁谁便得天下。”

  韩信的手放在自己的刀上,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我择明主而息?呵,过去我就是从项羽军中出来的,我可是很清楚的知道他这个人不善用人。”

  蒯通呵呵一笑,道:“您有没有想过以您的聪明才智,攻破齐国夺取他的国土,加上您的精兵,联合燕、赵,杀向他们二人的后方,打一个措手不及,自立为……”

  他话还未说完,眼前一点寒芒闪动,韩信拔剑一个刺喉,配剑以极快的速度刺向蒯通的脖子。韩信脑子里虽然被气的混沌一片,但怀中还放着刘邦的锦囊,要他背叛刘邦对他的那份好?简直是在做梦。

  “你有没有想过,以你的这些话我能治你的罪让你人头落地?”他看韩信眼神冰冷,剑已贴上咽喉,只要再往里一点便要刺入皮肉。蒯通紧张的手如筛糠一般哆嗦,背上冷汗密布将布衣打湿一片。

  “难道您想等刘邦得了天下后来围剿您吗!他对您只可能是利用啊!”千钧一发之际,蒯通嘶哑着喊道,韩信的剑已刺破他的皮肤。他这么一喊,韩信收住了手,没有刺下这一剑。他将剑就这么收了回来,叹了一口气,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先生先下去吧,我会自己考虑。”蒯通绝望时的话有如醍醐灌顶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是啊,自己为刘邦拼死拼活能换来什么?他说他爱自己,但除了几次交合,几句话,他们之间的关系和旁人也无异。他们的感情又不像刘邦与吕雉一样能放在大众眼中,刘邦一旦变心,他又该往哪后退。

  他早就明白这一点,怎么之前还会这么一心一意?如果……刘邦得了天下,自己会怎么样……

  他的后颈酸麻一片,回到床上躺下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叫门口的亲兵帮他端了壶热水来,他喝了几口才算舒缓下来。

————————————

  刘邦坐在高处闭目养神,今早韩信那边传来消息,那是一个他从未料想到的回答。

  “君主,我已攻下齐国,斩楚王麾下大将龙且,齐国这一块地方若是无人管理必要出事情,请您封信为齐王。我便很快来解您之危机。”
 
  聪明点的都能懂他话里的意思,他想要以解围要挟刘邦为他受封齐王。刘邦冷脸看完韩信传来的消息,将那块皮料丢进火里烧了。

  他轻抚自己的下巴思索着,如果是以韩信自己的想法,他肯定会不顾一切来救自己,但他这次开出了条件,就说明是有人在策反了。

  这么一想他也没这么生韩信的气了,召了张良来见他。

  张良听说了齐国的事,进来时也是一脸阴郁。

  “那齐国莽夫竟把郦食其施以烹邢,当真败类。”

  “先生还请勿再言此事,我今日是请你去一趟齐国,去找韩信。”

  原来刘邦称呼韩信总是韩卿韩卿的叫,这次突然换了个称呼,张良一下子还未反应过来,晃了一下神才回答道:“为何?君主不是让……他来替我们解围吗?”

  “呵呵,他想称王。”

  “什么?”张良一脸错愕,仿佛自己耳朵不好听错了什么。

  “他想以替我们解围为筹码,换得齐王这个位置。呵呵,本来我方已有大把胜算,楚军与我们周旋已有数月,只等韩信他带军来剿灭这帮人,可没想到韩卿他竟然有这样的想法。”刘邦释然的笑了一下,他不是不会给韩信这个位置,他那么喜欢韩信的样子,他想要什么刘邦不会给呢。但是韩信这番以此要挟,原来那般顺从的模样一点也没有了,这让他心里一阵不爽。

  “那君主要在下去送受封诏书?”张良听完脸上的阴郁明显加重了。

  “不然?他只是要做齐王而已,又未谋反,我现下更是无法分心,只能随他去了。”

  刘邦说完动笔立召,张良退下叫人备马。

【未完待续】

  春二月 韩信受封齐王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