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邦信】如履薄冰 第三章(1)

【邦信】如履薄冰 第三章

(1)

       张良的起居都是由刘邦的一个亲兵照顾的。他性格并不是十分刁钻,对刘邦的安排并无意见。

“先生早起看的什么书?”那人把他账中的炭火拨了拨,好奇似的凑过来看。

“不过是些我师傅所写的文章而已。”他性格好但也不喜别人这样亲近他,那人尴尬的笑笑,又说到:“那先生觉得大王这几仗打的怎么样?”

“探囊取物而已。”

    他眯起眼睛。
    刘邦这人强大是因为天,他是有天命扶植的人,只是伸手往天上一抓那江山主人的位置便要落入他的口袋。 但至于真正往囊中探出手的是谁,不言而喻。

他也只用负责书信一封给项羽,告诉他刘邦只取这部分土地,并无谋反之意,加上几句奉承话,就已经足够了。昨夜信件便叫人送了去,顺带还有一些金银之类的。

相比起现在看似安逸的生活,他其实更喜欢跟随师傅学习的那几年。别的不说,师妹做的饭就比现在吃的要好。他想着,又随意翻动了面前的书,心里郁闷,瞟都没瞟一眼放在一边的饭食。

亲兵看他这样,问道:“先生是觉得军队里环境不好吗?” “想起昔年师门一些事而已,听说那项羽娶了我的师妹,不知道师傅那边会不会出事。”

“呵,扯远了。”他不愿再多说什么,话题又拉了回去,“行军总要吃苦,不必挑剔。

   亲兵点了点头,站直了不去往那边看。但张良觉得他总在身边,就如同被人监视一般,心中又是一阵不快。“你也别总是站在这里了,回大王那边去吧。”

“大王要我呆在先生身边……”

“……那也请你也去门外吧。”

亲兵看他百般推辞,也只能出了帐去。 没走几步,但见出帐那人突然笑了笑,朝着韩信的军帐轻声行去。

——————————

  刘邦早上出韩信军帐去告诉自己的亲兵自己昨晚去了韩信那边商量事情,现在还留在韩信帐中。韩信还在休息,怕是昨晚折腾的他太累了。

“昨晚也还不算太多,就吃不住了,跟雏鸟一样……”

刘邦手指顺了顺韩信的头发,韩信皱了皱眉头,还是不愿醒。 门外的亲兵正巧进来,看到韩信正躺在床上便是一愣,又见到刘邦坐在床边,屈身诺诺道了声:“大王。”

刘邦不记得这人名字,但是看服饰明白了这人的身份。 他疑惑的问道:“你不是我派去照顾子房的亲兵吗,怎么会来这里?” 那人不敢说话,他知道自家大王心思重,怕一个多嘴说错了什么。

这时韩信被吵醒,睁眼看到那个士兵边皱眉揉腰起身边嘶哑着嗓子问道:“是不是探出什么来了?”

“将军你的嗓子……?”
他听到这声音吓了一下,最近打仗时将军总是扯着嗓子喊,肯定是伤着嗓子了。还没想几下,他赶紧回神:“探到了,军师不是完全没有亲属,据说他有位师妹,正好是那项羽的夫人!”

刘邦心中一疑,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你先下去,记住了不许乱说。”韩信摆摆手要那人下去,自己便解释开:“君主不是在原来就希望军师多帮自己一些吗?”

“是,但这……”刘邦原来和韩信说过这事,不过随口一提韩信居然记住了,不由感到欣慰。

“贿赂、强令都没用,这是您也清楚的,所以我便想到如果军师有亲近的人,我们请那人打感情牌不就能让您更好的掌握住他?然后我便笼络了您派去的一个人,那人是我同乡,打探来的消息便是您刚才听到的。”说完还补了一句只此一条消息,他起身起身去喝水。刘邦心中暗喜,走过去搂住他的腰。 “你现在终于肯和我私底下说这些了?还怕我吗?”

韩信又不说话了,刘邦笑着把头埋在他的肩膀处:“你放心,我不会怪你没和我说的,我知道你总会给我些惊喜。”

从最开始的偷袭,到后来他推行的管理粮仓的点子,那么多东西都给刘邦留下了印象。但与此相比,韩信的忠心更是让他感到安慰。

韩信怕他还有下一步,马上挣开他,有些紧张的道:“君主…白天还请别这样。”

“哈哈哈哈。”刘邦愉悦的大笑,“我喜欢你,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会忍不住会想要动一动你,你也答应了我喜欢你,别拒绝我,好不好?”他正想伸手去拉韩信的手,把他往自己怀里带,还没伸到一半,嗓子一痒便剧烈咳嗽起来,连咳了十多下还不见停。

韩信慌了,就想朝外面喊,刘邦一把拦住他不停的摆手,叫他不要出声。过了一会,他缓过来,揉着嗓子道:“老毛病了,天寒就咳得厉害,小问题没必要叫人。”

   韩信坐在他身边,把刚倒的水递给他,看着他喝下水。

“君主还是以自己为重,江山我必会为您夺来。” 刘邦喝完抬起头,韩信红色的长发披散着,刚睡醒还慌乱着的的样子很想让他吻一吻。他不说一句话就凑到他面前,轻轻吻在韩信的唇上。

“我会以我为重的。”他盯着韩信的眼睛看,“还有,你现在被我感染了,你也要记得照顾好自己,江山和你,我都要。”

韩信的脸默默红了一片,心里却把这话记下来了。

“唉,其实前几年都还没这么严重的,现在身体不好也不敢和不亲近的人说了。”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躺下把头枕在韩信腿上。

“哪里老,就像长不大的小孩子一样……”韩信听着刘邦发牢骚,心里吐槽着。可是他低头,看着他紫色的发间已有它色,又不再乱想了。

“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懂,你还年轻,如果说我是个普通士兵,我年纪老些也无所谓。但这是我,我的身份是绝对不允许我漏出疲惫的样子的。”刘邦叹息着,站起身来对韩信说道:“你先换衣服,我去吃点东西,你等会来议事的帐中找我。” 韩信点点头,刘邦转身出去了。


——————————

“子房,接下来我们就进驻了,空闲时间你私底下有没有和人出去啊?”刘邦问着张良,一边观察他有没有什么神色变化。 “君主说笑了,良并无其他好友。”

“唉,那真是可惜了,先生如此良师益友,他人竟不识。”他假装很可惜的样子,可门帘一掀开,他就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韩卿来的慢了啊,可是昨晚并未休息好?你可是功臣,要好好休息。”他明知故问,明摆着调戏。韩信一气,也就这么顺着答道。

“是啊,做梦见到一巨龙压住在下的肩膀。在下醒来的时候都一身的冷汗,多谢君主体贴。”

刘邦忍着没笑出声,可脸上还是收不住的。他直看着韩信,张良疑惑得看着他们两个,也没多问什么只是心底叹气韩信被带坏了。

【未完待续】

结尾打个广告,扩列!

有b服玩梦间集的吗?

2101355567 我id

我想扩列啊,不玩的朋友qq扩我也好啊,361496112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