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栾画是个小疯子

笔名月栾画

闭关了,更文会更的,就是人物练笔多了。

小众文手,blbg都写,雷我也没办法……


wz博爱。

bg向 lc、米白、弓凛三大本命cp高度洁癖 。

刚刚往凹凸里跳,博爱,比较喜欢凯瑞。

没啥好bb的了,顺眼互关,我真的很随和的

【邦信】《如履薄冰》第二章 (4)重写版

注:因为实在没法接受自己上一章写的没有考据瞎写的东西,所以直接考虑用加更来补这个洞……上一章已删:(sorry,要你们等了这么久,我会在暑假加快更新速度的,已经没有再打游戏了,天气热起来身体也不会那么容易病倒了,再次抱歉。 

 

【邦信】如履薄冰

 

(4)【r18】

 

  战场前方的消息传了回来,信使刚下马便急忙跑去营帐见刘邦。

 

  “大王!前方战报!我军胜!”

 

 “好!”刘邦兴奋地拍桌大笑,不枉他积极休整数月,此番一夺三秦,谁最有功他心中已然清楚。

  “你先退下休息,韩信。”刘邦唤道,“如今我们已略定三秦,接下来该如何?”

 

  韩信听到消息一脸雀跃,片刻才镇静下来,道:“之前臣与大王所说的乘胜而追就是要一鼓作气击退空虚的敌人。而如今与项羽逐鹿天下的前提我们已经拿到,先缓和一会才是明智之举。”

 

  虽然这么说,但此刻他们攻下三秦的事情必然已传到项羽耳内,要如何稳住项羽也是一件难事。

 

  “大王,我军可是胜了?”韩信看向从账外走进来的张良,他才来,见到营外一片欢喜便猜出一二。

 

  “正是,我与韩将军正在聊余下事情。”

 

 “哦?那你们君臣二人私密的聊天,在下可否加入呢?”

 

  刘邦自然答应,韩信皱眉问道:“我不知可否求先生最近常随我军?”

 

  “将军不必多言子房也会留下的。”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张良此番入汉营其实已然心结大解决定长久的追随刘邦,韩信不用说他也有此打算了。

 

  “我总觉得接下来会有一事要您出手。”

 

  “你也想到了?”刘邦刚想问问张良愿不愿意帮帮忙,韩信就提前说了出来。

 

  “嗯……项羽那边肯定已经知晓此事,如今我们这么快就攻入关内,他必要派一方人来与我们交战。”韩信望向刘邦,发现那人正在盯着自己,慌忙移开眼睛。

 

  张良道:“我也考虑过这事,大王可愿听?”

 

  “先生讲便是。”

 

  “齐王那边欲图谋反,如若将此事告知项羽,必能分散他的精力,到时候我再假作一文给他,说汉王无意东征。岂不是一举两得?”

 

  刘邦思索着开口道:“眼下能拖住项羽养精蓄锐的办法似乎只有这个,劳烦先生帮我。”

 

  “自然全力协助君主。”

 

 

  

  三人商讨完一切事宜后,韩信回到自己的军帐中。事务繁多,战场动向也是多变。如今总归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他正卸甲解衣,忽听帐外士兵喊道,“谁人在那鬼鬼祟祟?”他停下手中动作刚掀开门瞧,就有一黑影从侧面蹿进账中,他手快一拦才发现这人竟是自家君主。

 

  两人私下相处的那次,韩信还记在脑海里,现在再想也还让他的廉耻心放不下来。他忙退开一步道:“君主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贵干,在下正欲歇息。”

 

  刘邦是披着件黑色的袍子来的,刚一解开就漏出他怀里藏着的的坛子。

 

  “天冷,找将军喝酒,这不是很正常的嘛。”

 

  韩信皱眉,他自己定下的严禁饮酒的条令,刘邦可以不管,但他不能带头违纪。见他又是一脸顾忌的样子,刘邦无奈道:“你好像总是在思索些事情,这样是没法轻松下来的。”

  

  “在下想要的不是轻松,在下想要的是我朝的疆土。”

 

  “那你又是为何与萧何饮酒聊天?你可别是故意躲着我......”他不自觉地眯起眼睛盯着韩信。

 

  韩信哑然,但他无法否认自己见到刘邦时总难免会纠结,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个什么。刘邦不再纠结,坐在桌前打开手中的坛子,帐中空气中多了一分酒的香气,“战局已告一段落,这可是将军自己说的,此时饮酒不违纪,将军还不过来吗?” 

 

 “如果是君主的意思,在下又怎敢违抗。”他坐在刘邦对面,可又不敢抬头。看着被推过来的杯盏,只是端起默默饮下。就像他只是对着刘邦,对着他那种虽然年长但依旧风度翩翩的气质,他无论怎样都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话从心中讲出。

 

  越是这样,在他人眼里就越是神秘。

 

 

  “我真不希望你这样对我,我最不愿让身边人心中藏着事情。”沉默久了,开口打破这冰冷气氛的依旧是刘邦。他盯着帐中取暖的木柴烧得正旺,火苗扑腾跳动着。“果然上次我在做那样的事情对你是有些过分了,而且我当时脑子很乱也没跟你讲清楚。”

  “......在下不愿再谈此事。”

  “可我偏要说,我也希望你能听进去。那个时候萧何去找你是我暗示他去的,我想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他顿了一下,“现在我清楚了,韩卿,我心悦你。”

  

  韩信似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不敢逾越过内心的沟壑。刘邦绕到他身后,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诚恳地道:“一切都不是不可能的,你愿意相信我吗?试一试,就一次,如果你同意,就让我抱着你吧。”

  

  说罢,刘邦从他背后搂住他。他想挣扎,但是刘邦抱着那样紧摆明着是要他同意。也对吧,就算自己不同意也是不可能的,他嘲笑着自己,默认了眼下的一切。

 

  殊不知,刘邦此刻正是一副奸计得逞的嘴脸。

 

  

 

评论(2)

热度(21)